笔趣阁

第六章 温馨的午餐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凡仔,婷婷,快来吃饭了。”屋外响起了林桂芳的声音,说话间林桂芳就走进了房屋内,就看见刘玉婷正用手掐着刘凡的腰间,于是不悦地说道:“婷婷你又在欺负你小凡哥,你这脾气也该改改了,动不动就这么爆力,看看以后谁还敢娶你啊。”

    “哦!妈啊,我这不是跟小凡哥闹着玩呢,不信你问问小凡哥,是不是这样的啊,小凡哥。”说完话还不忘到林桂芳身边撒起娇来,不过暗地里却向刘凡摆了一个手掐的动作,这明显就是在警告刘凡。

    “是这样吗?”林桂芳明显的就不相信如刘玉婷所说的那样。

    “嗯!嗯!就是这样的。”而看到了刘玉婷威胁的手势,刘凡那还敢反对啊,这不是找死吗,也只能像小鸡啄米般,迅速地点着头。

    “既然没什么事,那就回家吃饭吧。”两人的这点小把戏那能瞒得了林桂芳,不过看两人如此嬉闹也就不以为意,反倒是乐见其成。

    三人回到了隔壁林桂芳家中,刘凡就见到了客听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午餐,一个汤四个菜,虽然这些对于富裕的家庭来说不算什么,但相对于林桂芳这样的低收入家庭却是极为丰盛的了,按照平时的她们也就只有过年过节时才会有的。

    “哇!妈,今天的菜好丰盛啊。”看着桌上丰盛的大餐,刘玉婷顿感食指大动啊。

    “来,凡仔,这是你最爱吃的醋溜鱼,赶快吃,凉了就没味了啊。”林桂芳边说边往刘凡碗里夹着鱼块,当刘凡看到眼前的这些菜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菜时,心里五味杂陈啊,特别是林桂芳为他夹菜的时候,眼眶变得红红的,湿湿的。

    “噫!凡仔,你怎么不吃饭呢,没胃口吗?你怎么眼睛红红的呢,让干妈看看。”见刘凡半天没有动口吃饭,林桂芳有些疑惑的问道,然后又放下碗筷,想去看看刘凡红着的眼睛。

    “干——干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这时的刘凡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了,滴滴地渗出了他的眼眶。正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伤时。

    “傻孩子,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心里把你视如亲生,又怎么能够对你不好呢。”听到刘凡的话,也触动了林桂芳心中的那根弦,眼角浸湿着泪含笑着对刘凡说道。

    “哦!哦!哦!小凡哥不哭哦,不哭哦。”在这种感人的场面中,刘玉婷很不适时宜地一把将刘凡抱在了胸前,手还不停地在他的背上拍打着,口中说着大人哄小孩的话语,这让刘凡差点就要崩溃。

    “哧!”对于刘玉婷下意识的动作,就连她自己也感到不解,不过看到刘凡那哭笑不得尴尬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当刘玉婷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将刘凡的脸摁在了自己那挺拔的"shuang feng"上时,顿时脸上红晕乱飘啊。而一旁的林桂芳也让她搞得哭笑不得了。

    “吃饭,吃饭,那!丫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干妈,这个给你。”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场面,刘凡也不得不出面活跃气氛,男人嘛就应该承担责任。刘玉婷也因为心中不平静而变得文静了许多。

    一餐饭就在这样的一种氛围中结束了。

    “干妈,我下午有事要去市里一趟,不过我会早点回来的。”饭后三人坐在客厅茶几边上喝着茶,看着电视节目,刘凡突然想到自己现在还没有学费,就打着河图洛书空间界里的那些药材的主意了,于是对林桂芳说道。

    “去市里?为了学费的事情吗?凡仔,要是不够的话,干妈回娘家借点。”听到刘凡想去市区,又想到他可能学费还没有凑齐,急忙问道。

    “干妈,没有的事,我的学费已经够了,生活费都有了呢,你就不用担心了。”刘凡怕林桂芳不相信,说话还加重了语气。

    “这不是过两天就要去上大学了嘛,我想到学校看看老师和同学,跟他们道个别什么的。”为了让林桂芳放心让他去市里,刘凡不得不再一次的编了一个借口,算是合情合理。

    “嗯!那就去吧,不过路上要注意小心车啊。”听到刘凡去市里的原因,林桂芳也没多在意。

    可刘玉婷看着刘凡撇下她去玩就不乐意了,急急地说道:“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小凡哥,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嘛,我会听你的话的。”

    “你去干什么啊,我那些同学你又不认识,他们跟你都玩不到一块去的,要不!我明天陪你去逛街。”不过话说出口刘凡就后悔了,曾几何时刘凡被刘玉婷磨着带去逛县城,结果从早上九点逛到下午六点,一样东西没买着,把刘凡累得像狗一样,到最后刘玉婷还神采奕奕地数落刘凡身体素质差,从那以后刘玉婷只要一提要他陪着上街,刘凡都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闪人。想及这些刘凡心里打着冷颤。

    “婷婷,你就不要跟去了,在家帮妈洗洗碗,打扫打扫房间。”林桂芳也是担心女儿出门有个万一,再说刘凡出去也是去办事,跟着也不方便,便阻止了她的想法。

    “好吧,不过小凡哥,你明天可要带我去逛街哦,不然,哼!哼!”刘玉婷也知道自己跟着去有点不现实,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末了还不忘威胁刘凡,因为刘凡有过不少落跑的前科。

    “呼——”听到刘玉婷不跟去,刘凡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啊。

    “那!干妈,婷婷,我就先走了啊。”说完话没等刘玉婷回过神来,就回家拿了钱和背包一溜烟的跑得没影了,只留下了瞪大眼的看着刘凡离去背影的刘玉婷。

    “可恶的烂木头,臭小凡哥。”回过神的刘玉婷就开始大骂起了刘凡来。

    而我们的刘大仙人此时却已经坐上了去市区的公交车。

    “咳——啾,咳啾。”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后,刘凡就在想“嗯?难道是感冒了,不对,肯定又是那个小丫头在骂我,一定是。”

    “各位乘客,市中心广场站到了,请到站的乘客拿好自己的物品,准备下车。”一个小时后,公交车内的电子广播响起了。而刘凡也到站下了车。

    临杭市不愧为省会城市,车多人也多,这市区更是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啊。虽然刘凡是在杭州市一中读书,以前为了生活经常要外出做兼职,途中都是走马观花,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杭州市的城市景观,如今有这闲情逸致怎么会错过呢,这也是一种修身养姓的事情,于是便一路步行在中心广场的各个街道。

    “嗯!时间也不早了,逛也逛得差不多了,该找个药铺把人参也卖了再说,不然回去晚了,婷婷那丫头又该生气了。”一个小时后刘凡才想起今天来市区是有任务的,也没有了再逛下去的想法了,于是走到不远的街道口。

    刘凡来到路口看见一辆人力三轮车刚好停在了那里,便上前问起路来,若你要问为什么是人力车,这不!现在杭州市区到处都在禁止摩托机动车进入中心道路行使,理由是摩托车安全姓低,现在华夏国有80%以上的交通事故都是来源于摩托车。

    “这位师傅,我想请问一下,这里附近有没有什么大型中医药店呢,从这里去大概有多长的路程。”刘凡这时正跟一个穿着黄色交通马甲的中年大叔问着情况。

    “哦!小兄弟,你是想找中药店啊,有,有,有,咱们这杭州在宋朝时可是京城,京畿要地,那中医世家可就多了去了,不过到如今幸存下来的也没多少了,现在中医没落了,这里最有名的还要数李家的春华堂,那可是从明朝流传至今的中医世家啊,有好几百年历史了,据说是明朝名医李时珍的传人,这李家最为出名的还要数李正堂老先生,听说都现在已经快八十岁了,那可中医界的泰山北斗啊,有不少中央领导都来请李老先生治病的,我跟你说啊——”看着这中年车夫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不凡的见识,刘凡就在想这车夫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连忙制止道:“大叔,我只是想问个路,坐个车而已,要再这么说下去我估计今天就不用办事了,求您老行行好,给指条明路吧。”说完还不忘给这大叔鞠个躬,可见刘凡被这中年车夫毒害的不浅啊。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太浮躁了,行,上车吧,从这里到春华堂大概要十块钱的车费啊。”中年车夫摇头晃脑的感慨道,最后还不忘向刘凡报车费。

    “呃?”听到车夫的话,刘凡也只能是无语地上了车。

    “行,行,行,大叔只要你快点开车,多少钱都没问题。”眼看着这大叔还想多说几句,这下刘凡可就忍无可忍了。

    “好嘞,走起!”也不见这车夫大叔怎么用力,车就飞快的向前冲去。

    这时刘凡也安心的坐在车内,欣赏起了道路两旁匆匆而过的都市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