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事态延续(3更求订阅鲜花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以国安局副总长的身份向田国强下达命令后,便去了对面的国贸大厦为两女卖衣服去了,只留下了一脸震惊的田国强与一群满是疑惑不解的刑警们,留在现场做善后工作。

    “田叔,这……这位首长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连你也要向他敬礼,难道是中央某部的大员不成?”这时已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叶兵满是疑惑地向田国强问道。

    “来头确实不小,就算是市委柳书记也要对人家毕恭毕敬的,你说这来头能小吗?有些事不是你这个级别能知道的,只能跟你说,人家要想杀你,只要一个由头就成了,你明白吗?”田国强此时精神有些恍惚了,说话也是漫不经心的,可是他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他怎么也没想到刘凡的来头这么大,居然手持生杀大权。

    不过随即他的心里又开始火热起来了,眼看着换届选举就要到了,而市政法委林书记也要到点退休了,那么他田国强就是市政法系统头把交椅的有力争夺者,但他的对手也很强劲,自己身后虽然有柳书记支持,可柳书记也是刚到任不久,根基不是很稳,对自己的支持将会大打折扣,如果能够得到刘凡这位强力部门的巨头的支持,那么再上一步的可能姓将无限扩大,所以他现在就是想好好的将刘凡交待的事情办妥当了,以求得到他的支持。

    “嘶……啊……没想到这位……会是那里出来的人,还好刚才没有跟人家动手,不然非惨败不可。”这下叶兵有所明悟了,甚至还庆幸自己没有跟刘凡动手。

    田国强很是严肃地对着叶兵说道:“嗯!你自己知道就行,不过此事出得我口,入得你耳,出了这个门我可不认,保密条令你应该清楚。”

    这时田国强话语顿了一下后,接着语气严厉地说道:“还好你没跟人家动手,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别看你小子有地阶初期的实力,可在人家眼中,你什么都不是,我可是听我那位老战友说过这位的功夫,那是传说中的级别。”

    “咕噜……”听完田国强所讲到刘凡的实力时,叶兵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接着脱口而出道:“不可吧,田叔,这位就算打娘胎里练武也就二十年的功力,能突破天阶就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而且武林中的神级高手都已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

    田国强猛地伸手敲了一下叶兵的头,随即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小子知道天有多高吗?以前没有并不代表现在没有,‘高手在民间’这样的话你没听说过吗?民间是个卧虎藏龙之地,有时你在大街上遇见一捡破烂的老头,说不定人家就是丐帮帮主呢,平时我就教你做人要低调,做事要高调,可你就是不听,老觉得自己一对拳头就能打天下,你以为现在还是古代啊,哼!”

    “呃……田叔,我知道您老对我好,只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人脾气不好,碰到不平事,总想管一管,所以就老惹您和老爸生气,不过我以后会改的。”叶兵嬉皮笑脸地说道,不过心里却很失落,今天的事对他的打击有点大,居然被一个小自己十来岁的小青年打击得体无完肤。

    “好了,别泄气,这世上的能人异士太多了,你比也比不过来,还是将眼下的事情做好再说吧,说不定那位一高兴,指点你几指也说不定哦。”这时田国强很是神秘地说道,他终归是老江湖,一眼就看出了叶兵的心思,所以才说这样的话鼓励一下后生晚辈。

    果不其然,叶兵一听田国强这么一说,浑身都有干劲,随即又高高兴兴地转身出去做事去了,同时也看得田国强直摇头。

    与此同时,远在沪海千里之外金陵市的百花门门主花越此时正在家中会客,几人正谈兴正欢的时侯,手机却响起来了,花越一看是自己门下的弟子打来的,于是接通电话,只不过他话还没来得及说,便被对方的话惊呆了,因为这名弟子从沪海传来了自己儿子的死讯。

    “你说什么,无心他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花越有些惊慌的问道。

    “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还个人也保保护不了,那三长老呢?”一听对方说不清楚,花越顿时勃然大怒地吼道。

    “也死了?立刻给我查清到底是谁下的毒手,如果天亮之前你没查出来,那么你也不用回来了。”花越话一说完,连给对方辩解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将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手机一撞击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散落开来。

    “怎么啦花老兄,是不是令公子出了什么事,若是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我康良必是义不容辞。”这时坐在花越左下手的一名中年男子有些义正词严地说道。

    “多谢康兄慷慨,只是……刚刚听门下弟子说无心与令公子一行人五十几人,在沪海市天上rén间内被人杀害了,所以……我很抱歉,没能保护好他们,对方武功实在太高了,就连我三弟也遭了毒手。”此时花越显得很凄凉,但却还是忍痛地将这一噩耗告知康良。

    “什么?你说……你说我儿子也在其中,到底是谁干的。”康良一听自己儿子也死了,这下他也不淡定了,顿时从坐位上弹身而起,望着花越一脸不敢相信地大喊道。

    花越接过话,一脸阴沉地说道:“是什么人做的还不知道,只知对方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年,其他的就没有了,不过我已经安排门下弟子前去查了,不管对方是谁,我都要将他碎尸万断。”花越话语刚落,便一掌狠狠地拍在了身前的红木茶几上,顿时将茶几拍成碎木块。

    “对……即使将对方千刀万刮,也不足以弥补我丧子之痛,哼!”康良此时心里已经开始扭曲了,说话间面目也变得狰狞起来,正所谓“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怎么啦,老越,是不是……是不是心儿出了什么事了,他不会是已经……呜呜”这时从门外走进一名贵妇人,神色显得有些急促,可能是在外面听到了花越的谈话,所以才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唉……”花越有些颓废地叹了口气,随即又悲戚地点了点头,此时的他已没有了往曰的雄心与壮志,在听到儿子死去的那一瞬间,让他苍老了许多,而这位贵妇人也就是花无心的娘,闻听儿子死讯,顿时昏死过去,这下可吓坏了花越了,连忙让下人送到医院。

    而相对于花这家的慌乱与惨淡,刘凡就显得悠闲多了,因为此时他从国贸大厦买衣服后又回到了河图洛书空间界内,正看着两女换衣服呢,可谓是春风得意啊,却没想到此时正有人在外面收集他的资料,而且还想向他寻仇来着。

    “小凡哥,你说这件蕾丝胸衣好看不?”这时孙筠瑶刚穿戴好内衣便开始在刘凡面前搔首弄姿,一副媚死人的尝命的样子,刘凡可谓是大饱眼福了。

    “好看,好看,不过要是不穿的话,那就更完美了。”此是刘凡已被眼前白花花的破浪晃花了眼,仅剩一副猪哥像,不住地流着口水。

    就在这时赵婉仪已经穿戴好衣服从屋内走出来,她可没有孙筠瑶那么奔放,一见刘凡的猪哥样,顿时嗔怒道:“哼,死相……也不瞧瞧你那副德行,口水都快流一地了。”

    “呃……”被赵婉仪这么一说,刘凡倒是有些尴尬起来了,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擦了擦口水,这才发现在自己被耍了,“好啊,居然敢耍我,看来你是还没有尝够我刘氏的家法了。”随即又如恶狼扑食一样,向一把将赵婉仪揽入怀中,伸手就向她的小屁屁拍了几下,惹得赵婉仪再次娇笑连天。

    (哎呀,今天本书在鲜花榜上被人爆菊花了,求大家鲜花给力支持,让花花来得更猛烈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