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杯洗脚水(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与两女三人在河图洛书空间中玩耍一阵后,便穿戴整齐地回到了学校,其间当然少不了做一些爱做的事情。

    回到宿舍后,刘凡当然又难免被另外三匹狼盘问一番,不过他么可能会说什么真话呢,只是含糊其词地糊弄一下,但三人又那是那么好糊弄的,一闻他身上的香水味就知道他认定他是泡妹纸去了,顿时三人就不干了,非要他说出实话来,最后刘凡只好无奈地签下了N多的城下之盟。

    比如说明天早上不用出去跑步锻炼啦,再比如说每天早上带三份早餐回来,还有帮他们介绍妹纸,并让他们告别单身,最最可恶的就是张毅居然要他帮三人洗内裤,不过这一条刘凡打死也不干,于是就取消了。

    翌曰清晨,刘凡早早地就外出锻炼回来,手上还带着昨晚战败的贡品,也就是今天的早餐,一进门却发现那三头猪还在呼呼大睡,于是刘凡扯开大嗓门,大喊道:“香甜爽滑的豆腐脑,酥脆可口的一口酥到了哦,手快有手慢无喽。”

    这时张毅刚被刘凡的大嗓门吵醒,揉了两下眼睛后就将头下的枕头丢了过去,随即打了个哈欠,说道:“啊……我太阳啊,老三大清早的你搞什么鬼啊,你不知道饶人清梦犹如挖人祖坟吗?真是的!”话一说完,又接着睡觉,可刚睡下就又猛然跳了起来,惊呼道:“什么?豆腐脑?一口酥?我嘞个去的,你怎么不是早说啊。”

    可等他下床后,却发现在陈刚与王施仁两人已经吃上了,于是连刷牙洗脸都免了,直接嚷道:“喂喂,老大,小四,你们两个不厚道啊,居然趁我不注意,搞突然袭击,给我留一份啊,那可是我昨晚上的战利品啊。”

    “切,你没听到老三说手快有手慢没吗?要怪只能怪你太爱睡懒觉了。”陈刚嘴里说着话,下手可不慢,而却是嘴里吃着,手里还拿着,像是饿死鬼一样,扫荡着早餐。

    “咻咻……嗯嗯,二哥,你要是再说下去的话,估计还一个一口酥都没有了,你就只能干喝豆腐脑了。”王施仁一边喝着豆腐脑,一边点头说道。

    “哇……丫丫个呸的,你们两个禽兽啊,居然将我最爱的一口酥吃得只剩一下了,太没人姓了。”看着两人快速扫荡着早餐,张毅立刻一个恶狗扑食,扑上前去将最后的一块一口酥抢了过来,然后一口将其吞了下去,却没想到吃得太急,结果噎着了。

    “咳……咳……水……水……”此时张毅已被噎得满地找水喝,突然他看到了电脑桌上刚好有一杯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水一拿到手就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最后还“呃”的一声打了一个饱嗝,随即叹息道:“唉!总算没被噎死,不过这水好像有点咸。”说完还不忘砸巴两下嘴唇。

    “呃……”这时其他三人都是傻眼地看着张毅,而且三人的眼神也各有不同,老大陈刚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小四眼是用手在虚空点出十字架,为他表示同情默哀,而刘凡则是苦笑不得地愣在那里。

    刚呼吸顺畅的张毅喝完水,抬头就见到三人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于是轻咦一声说道:“咦!你们仨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我眼里有眼屎不成?”他还以为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呢,又用手在脸上揉了揉,紧接着又开始消灭那最后的一碗豆腐脑。

    这时王施仁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弱弱地说道:“二哥,你……你喝的那杯水好像是你昨晚威胁三哥用的那杯洗脚水。”

    “噗……”

    王施仁的话语刚落,张毅直接就将口中的豆腐脑喷了出来,随后又跑到卫生间狂吐起来,似想把喝下去的水给抠出来。

    “哇哈哈……老二这是自作自受啊,害人不成反累己。”张毅一跑,坐在椅子陈刚再也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不料人高马大,椅子又小,笑得往后一仰,结果他也悲剧了,整个人摔了个脚朝天。

    “报应啊,啊哈哈,这叫什么来着……对,这叫乐极生悲,所以嘛,做人还是低调一点的好。”这时已从卫生间回来的张毅就见到了陈刚倒地的一目,原本还郁闷无比的心情立马就好转起来了,甚至还得意洋洋地数落起陈刚来了,看得刘凡跟王施仁连连摇头叹息。

    刘凡眼看没什么事,于是浅笑着说道:“早餐我可是送来了啊,今天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耍了。”说完抬腿就想往外走,却被张毅给拦了下来。

    只见张毅一脸贼笑的说道:“别介啊,这大清早的,上那去啊,不会又是跟你的‘神女’学姐谈情说爱去吧,你至于嘛,昨晚上不才刚腻乎过吗?怎么这会又痒上了,哇嘎嘎……”

    “你小子就是欠揍,知道不?我是那种人嘛。”刘凡没好气的说道,随即又攥着拳头在张毅面前晃了晃。

    “你就是见色忘义,我还想跟你说叨一下股票的事呢,你倒好昨天都没个人影,今天逮到了却又想出去了。”张毅眼神装用很是幽怨的白了刘凡一眼,随即说道。

    刘凡一见张毅幽怨的样子就作势欲吐,接着双手前推,怕怕的说道:“别别别……你千万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我怕我连前天的饭都得吐出来,我今天是真有事,一会还要去交警队拿车。”

    “车?”一听到刘凡有车,陈刚就来了精神了,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勾住刘凡的脖子说道:“我嘞个去的,老三,看不出来啊,你还有是有钱人啊,你那啥车呀,什么时侯借哥们耍耍。”

    “老三,你太不厚道了,怎么买车也不说一声呢。”这时张毅也凑了过来,手用力的锤了一下刘凡的胸膛,接着说道:“咦!不对啊!你不是刚来沪海吗?怎么会有钱买车呢,该不会是自行的吧,还是你去给富婆当小白脸赚来的呢,哇嘎嘎。”

    刘凡白了一眼后说道:“你丫的才是小白脸呢,以我的本事想要钱还不容易,只要给那些有钱人看下病不就有了,所以几百万还是‘湿湿水’滴。”

    三人这下无话可说了,惟有竖起大母指,赞道:“你牛叉!”

    “那我可就谢谢你们的赞赏了。”面对三人的赞誉刘凡很是无耻的笑纳了,紧接着又说道:“你们几位就慢慢耍吧,我去也!”随即转身走人。

    看着已经抽身走人的刘凡,张毅才猛然回过神来,几步上前大喊道:“老三,那我的股票怎么办啊。”

    “就按之前说的办,稳赚……”此时的楼道内已经没有了刘凡的身影,仅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扬长而去了。

    “什么股票啊,难道老三有内幕消息,那我也得加入。”这时陈刚也听出了一点味道了,于是又是焦急地拉过张毅,急吼吼地说道。

    “哦,之前我让老三算了一下股票,他就给了我一只股,说是近期会有爆涨,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什么五行相生啦,什么金木水火土啦,总之神神叨叨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上次他算出了我老爸出事倒是很准,所以我就听他的想明天一开市就去买东方制药,你要是想加入也可以。”

    “这能行吗?万一跌了咋办?”陈刚听得有点太玄乎了,把他都给绕进去了,不过他还是有些怀疑地说道。

    张毅用看白痴的眼神白了陈刚一眼,接着说道:“这个就看你自己怎么想了,老三这人一向神秘得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你自个看着办吧。”

    “我看三哥准行,那天我也是听得很有道理,要不是我没钱,早加入了。”这时王施仁不无遗憾地说道。

    “那行,我……我入股五百。”陈刚好像是很郑重其事的样子,随即又从口袋里掏出了皱巴巴地五张老人头,顿时让其他两人绝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