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行善就是积德(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伴着微风,和着眼帘如电影般流逝的都市风景一路前行,二十分钟后,刘凡就来到了余杭南城广场。

    “小伙子,到了,那就是春华堂了。”中年大叔停下了车,右手指着前方一座高楼下的大门市说道,只见门市入口上方大大的写着‘春华堂’三个金碧辉煌的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翼翼生辉。

    “嗯!确实不错,不愧为百年老字号,麻烦您老了,这是钱,你拿好啊。”看到这么气派的药店,刘凡也不由得大赞一回啊。

    就在刘凡刚想转身到药店时,就听到“嘭”的一声,还有一些玻璃破碎的声音。

    “怎么回事啊这是?”刘凡自言自语地疑惑道。

    “还能有什么事啊,没看到人群都涌向那边了吗,又有热闹可看咯。”中年大叔像是在为刘凡解惑道。这国人就是这样爱凑热闹。

    “大叔,这么说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听到中年大叔的话,刘凡也好奇起来了。

    “唉!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这里靠近国道,经常有一些‘官二代’,‘富二代’在这里飙车,三天两头的整出交通事故,听说以前还撞死过好几个人,不过人家也就赔点钱,然后什么事都没有,现在的平头百姓那里斗得过这些人啊。老话不是都说‘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嘛,这平民有啥办法呢。”这大叔说话的语气也是颇为气愤的。

    “那就没人管了。”听到大叔的话,刘凡的眉头就皱成了一团。凝神看去,见到前方五十米开外一辆银白色宝马X7撞上的一辆黑色的奥迪A6,那辆奥迪更是被撞得翻身倒地,车内一个少妇和一个小女孩也都昏迷了过去,生死不知。而宝马X7的车头也被撞击得不成样了,车内的青年倒是没有多大伤害。

    “哇呜——哇呜——”十几分钟后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了。到达事故地点后,交警很快的拉起了黄色警戒线,试图将围观人群驱散。并且正在织组人员将伤者从车内救出。

    “放——放开我,你——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常委副市长田建豪,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小心我让人扒了你们这身皮。”就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青年被几名交警夹带着下了车,满身的酒气两米外就可以闻到,明显是醉酒驾车,从青年的外表和说话的语气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在车祸中受到多大的伤害,面对交警更是凛然不惧,振振有词,气焰嚣张。甚至旁若无人地打起叫人来摆平这事。而听了青年的话后,几名交警也知这人大有来头,也都停下了手,犹豫不定起来。

    而另外的几名交警正在试图将卡在车内的少妇救出来,就听见一个声音响起:“停下来,千万别动那个女人,不然将危及她的生命安全。”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正在抢救的交警一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这发出声的当然就是我们的刘大仙人啦,在他的想法中,这事故刚巧让他碰上,那就说明她们跟自己有缘,修行之人都是讲求缘法,而刘凡的三位师尊也交代他要多行善积德,所以才会出面阻止交警的鲁莽行为。

    “你是什么人,现在是人命关天,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这时一个像是交警领导的中年男子义正词严地对刘凡喝斥道。

    说话的人叫陈国雄,是市交警队大队长,年过五十,本来像这样的普通事故用不着堂堂交警队大队长的,但由于他为人正直,古板,工作不讲情面,很是得罪了不少领导,所以从刑警队被发配到了交警队边缘化。

    “我是一名医生,这女人的左边肋骨已经断了,有可能刺穿肺部,不能轻易搬动,要是按你们这样搞下去,等不到救护车来她就已经去见阎王爷了。”虽然知道这名交警这样办事也是出于公心,但是人命关天,刘凡也顾不了那么多,大声的对这名交警喝道。然后看也不看一眼的快步走到少妇的车旁。

    这时几名交警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了,转而看向陈国雄,说道:“陈队,怎么办?”

    “就按那个年轻医生说的办,出了事我来负责。”陈国雄沉思几秒钟后便下了决定。

    此时的刘凡也没有闲着,开启天眼检查起了少妇的伤情,果然如他先前的判断一般,便放下背包从中取出了一套古针,当然这一系列动作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的,这套针是他悄悄地用神识从河图洛书空间界中取出来的,要是他手上凭空就出现了东西,那还不让人看成怪物了。

    打开针套从中取出了两根仙灵木炼制的木针,快速的往那少妇的手上少商穴和中冲穴下针,用木灵之气分别护住少妇的手太阴肺经和手厥阴心包经,这木灵之气可生机之源,可修复人体机能,端的是历害非凡,就连修真者也可以治疗,现别说凡人了,随后刘凡轻轻的把卡在少妇腿上的方向盘一把扯开,抱住少妇就往空地上走去,轻放在了地上,施展正骨妙法:揉云手在少妇的左肋按下,摸,提,揉,接,抚几个动作如行云流水,瞬间完成,手法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将刺入肺部的肋骨复位后又取出一根木针迅速捻,揉,刺入少妇左胸前中府穴上,利用木灵之气修复少妇受损的肺部,这少妇算了救活过来了,只是还没醒过来而已,刘凡想到还有一个小女孩要救,便对旁边的交警说道:“这女人已经没事了,只要休息调养半个月就能恢复正常了,现在千万别让人去动她身上的针,不然后果我可不负责。”说完也不等那小交警回答就走向小女孩,而见识过刘凡神奇手段后,这名交警又怎么会拒绝呢,如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

    刘凡走到小女孩身前,从天眼看到了小女孩身体内部并没有受伤,只是脑部受到撞击,颅内出血,如果不及时将之清除的话,将形成血块压迫中枢神经,轻者全身瘫痪,重者成为植物人,更甚至死亡。想到此处刘凡不再迟疑,取出四根木针迅速扎入小女孩头顶四神聪穴,借木灵之气修复颅内创伤,然后轻抱起小女孩。

    “快,快找一张平桌来,这女孩颅内出血,急需垫高平躺放血。”抱着小女孩的刘凡急对一旁的交警命令式地说道。

    没两分钟桌子就找来了,刘凡放平小女孩,取出一根最长的金针,这可是用太乙精金炼就而成的,金针主攻伐,用在颅内放血最合适不过了,只见刘凡轻柔的将金针从小女孩头顶的百会穴刺入,几秒钟就已经没入三分之一,做完这一切后,刘凡又将小女孩从头部到脖子处以内部分放在桌子边缘外,面仰头垂下,两分钟不到,小女孩颅内淤血就顺着金针流了出来,滴在了地上。看着地上滴滴黑血,围观的群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啊,而此时的周围更是静得可怕啊。

    “嗯!好了,回家调养调养个十天半个月的就可以了。”见小女孩已经没事,便收起小女孩身上的针,转而来到那名少妇边上,检查后知已无大碍后,也就将木针收回。

    “哇呜,哇呜,哇呜。”这时在众人耳边响起了“120”急促的警报声,医院急救中心办事总是这么的姗姗来迟,时隔半个多小时才到达事故现场,还真是有够慢的,指望他们救人,黄花菜都凉了。

    “快,快,病人在那呢?”这时从人群中走过来几个穿白大褂医生和护士,领头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满头大汗地说道。

    “谁让你们自作主张随意搬动病人的,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可能病人的病情更加恶化吗?难道你们交警连一点常识都不懂吗?”说话的胖医生叫王文奎,是市人民医院的主任医生,他一见地上昏迷的一大一小两人,便知道是有人自作主张移动病人,气不打一出来,劈头盖脸地就对着交警大骂一通。

    其实这王文奎也不像他外表说的那么的义正词严,内心想到的却是如何推卸责任,要是这两人在自己救治的地过程当中死亡,这对于自己的名声也是很大的打击的。时值医院院长大选在即,他可不想在这时掉链子,更何况有那个当领导的不爱惜自己的羽毛的。

    “是我!你…有意见?”站在边上的刘凡一看王文奎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肾阳亏损,说明这人做的缺德事不少,再听到这王文奎讲话颇为傲慢,就忍不住拿话顶他了。

    “王主任,就是这个年轻人用中医针灸医治了那对母女的。”这时王文奎后面的一个交警小声地为王文奎解说道。这交警明显是认识这胖医生的,更了解他的为人,知道他是西医出身,向来反对中医,想在他面前表现一番。

    “胡闹!”听到交警解说,再看眼前这个穿着普通的毛头小子,这王文奎的气势就更加嚣张地吼道:“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医术,你凭什么对她们进行医治,你有行医资格证吗?啊!要是她们不治身亡,是不是你负责啊。”

    “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你又凭什么来否定我的医术,哼!”听到有人对自己如此贬低,内心的自信更是高涨,反唇相讥道,一声冷哼更是注入了少许仙气,把这王主任震得脑中嗡嗡炸响。

    “说得好。”这时从围观群众中走出来一位身穿灰白色唐装的老人,童颜鹤发,神采奕奕。

    “啊!这是李老神医。”

    “真是李老啊,听说他很长时间没在春华堂坐诊了。”

    “那是不是说,现在李老神医又要出山了,我得赶快让家人来找他看看,这机会难得啊。”

    “是啊,是啊。”

    ……

    不得不说这李正堂李老神医的气场十足,一出场围观的人群便议论纷纷,真不亏华夏中医的泰山北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