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再见柳凝香(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都说军人都是酒鬼,这话刘凡以前不相信,但现在看了孙建国一见到酒那猴急的样子,他却信了,不过心里想想却又觉得有些好笑,不就是酒嘛,至于急成这样嘛。

    “嗯!这就是我说的那种酒,不过现在不给开,不然酒气跑出来,估计等会的饭,你也就不用吃了。”刘凡面带微笑地说道,随即又将手中的酒递给了孙建国,而后者却是一把将酒抱在怀里,紧接着又将鼻子凑到酒缸的盖上嗅了嗅,不过却没有闻到一丁点的酒味,于是有些疑惑的看向刘凡。

    刘凡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是以会心一笑,说道:“你就别闻了,这酒的盖子是我用特殊方式密封好了的,在外绝对闻不到一点酒味。”

    孙建国听完刘凡的话,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随即又将刘凡请进屋内去,不过就在三人想要进屋时,却听到了门外有气车的声音,不一会就从车里下来一名少妇和一个小朋友,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手牵着手,款款向孙建国家的小院走来,只见那少妇身着素色休闲装,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将半边脸都挡住了,却掩盖不了她娇好的面容,而她身边有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样子,梳着一个可爱的公主发型,手里还拿着一个布偶,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甚是可爱,看得刘凡也是欣慰不已,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女孩就是他当初在临杭市所救的那女孩。

    孙建国一见来人,便上前几步迎了上去,接着朗声笑道:“哟!呵呵,这不是凝香嘛,还有我们的妮妮小公主,你们这是……”

    “孙伯伯好,我又来看你了哦。”小妮妮一见到孙建国便乖巧地向他问好,而且说话时还嘟着小嘴,简直是萌到了极致。

    这时孙建国的老婆方静伊一把抱起小妮妮,故作生气地说道:“嗯!妮妮,你就想着你的孙伯伯,就没有想过婶婶我吗?我可是准被了好多好吃的哦。”

    “我也好想婶婶呢,婶婶做的菜是天底下第二好吃的,也是我最最喜欢的。”被抱在怀中的小妮妮好像很享受被人抱的感觉,一点都不陌生,说话间还手舞足蹈的。

    “哦,为什么是第二,而不是第一呢?”方静伊也被小妮妮可爱的样子逗乐了,于是又好奇的问道。

    “因为妈妈才是第一啊,所以婶婶你就只能是第二喽,咯咯”小妮妮一本正经地用她那奶声奶气的语调一字一句的说着,不过接着她又很是神秘地趴在方静伊的耳边悄悄地说道:“婶婶,其实妈妈的菜做得一点都不好,上次还把鸡蛋给抄成黑碳,好难吃哦,不过妈妈很辛苦,所以我才哄她开心的哦,嘻嘻!”说着还对着方静伊嬉笑两声。

    可是方静伊却怔怔地呆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妮妮会这么懂事,一想到柳凝香的遭遇,却又为她感到惋惜,心中唏嘘不已,随即又用手抚摸了几下小妮妮的头发,眼神却看向了一旁的柳凝香,却见她一脸羞赧地掩低着头,似是听到了小妮妮的话,可能有些不好意思。

    确实,做为一位母亲,连孩子最基本的做饭都做不好,却还要女儿来安慰,任谁都会感到脸红的,不过也不能怪她,出身大家族,平时都是长辈的心头肉,又那里会让她下厨呢,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你又怎么期望她能够做好饭呢。

    短暂的尴尬过后,柳凝香取下墨镜,看了刘凡一眼后,又对着孙建国问道:“孙叔,这位是……难道就是……”说着心里又有些激动,却又有些忐忑不安,担认错人了,其实早在她的伤康复出院后,她就有意寻找刘凡,只是想当面道谢而已,而她也通过家里的关系查出了当时救她的是刘凡,只不过没有见过真人,只是从监控录像中看到一个模糊不清的脸,所以才有些不敢确定。

    “哦!倒是我忘了介绍,这是我的好兄弟,刘凡。”说着又指了指柳凝香为刘凡介绍道:“老弟,这是我一个侄女,柳凝香,,还有她的女儿,小妮妮,你可能还不知道,其实香丫头还是婉仪那丫头的嫂子哦。”

    刘凡刚才一见到柳凝香后,还感叹世界还真小,事隔近一个月,却能在这里见面,他更没想到的是绕来绕去,两人还是一家人,他与赵婉仪的"qing ren"关系,而柳凝香又是赵婉仪的嫂子,那么就是他刘大仙人的嫂子,这还真是缘分啊。

    孙建国话语刚落,柳凝香就确定了刘凡就是当初救她们母女两的那位小神医,于是走上前,一把握住了刘凡的手,激动地说道“你好,小神医,我终于找到你了”可能是由于太过激动,再加上肺部受损伤了元气,所以没说两句,柳凝香就开始有点喘不过气来,差点就摔倒了,幸好刘凡眼急手快,一把就将她揽入怀中。

    “谢谢……”柳凝香缓过气来后,轻轻从贝齿中挤出两个字,随即又发现她此时正靠在刘凡的怀里,接着又感受到了来自于刘凡身上的热量,以及他所散发出来的浓烈的男人气息,顿时脸上蒙上一层绯红,令她羞赧得不敢抬头,恍若做错事的小女生一样,不知所措的摆弄着一双纤细的秀手。

    刘凡也是看出了柳凝香脸上的异样,遂将她扶起身来,接着有些尴尬地说道:“呃……你别误会,我只是怕你晕倒,所以才……失礼之处,还请原谅。”说着又用两指答在柳凝香的手腕上,却没想到柳凝香一被刘凡触碰到手,就如同被电击中一般,一下子就将手缩了回去,倒是刘凡两指停在空中,很是尴尬。

    刘凡还以为是自己没经过人家同意就帮人把脉,让柳凝香误会了呢,于是又急忙解释道:“柳小姐,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帮你把脉而已,并没有轻薄之意。”

    这时柳凝香也醒悟过来了,之前她只是太过敏感而已,见刘凡还行他解释,于是又忙不迭地说道:“不不不,我没有怪小神医的意思,只是……只是有点条件反射而已,那你继续……”这话一刚出口,柳凝香脸上的红霞又开始蹭蹭地迅速布满,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话是有多么的暧昧,让人摸了还不介意,甚至还让人继续,这就耐人寻味了。

    “呃……”刘凡也听出了柳凝香话里的语病,这下刘凡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遂也不说话,再次伸手搭着柳凝香的脉搏,为她看起病来。

    这时小妮妮看到柳凝香大喘着气,就有些急了,连忙挣开方静伊的怀抱,奔了向柳凝香身边,焦急地大喊着:““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妮妮啊。””

    柳凝香见女儿这么焦急自己,于是弯下身,拍着小妮妮的头开心的说道:“妈妈没事,只是一时有些激动而已,你不用担心,现在叔叔正在给妈妈看病,你一边玩去啊。”

    小妮妮一边用小手摸着柳凝香的脸颊,一边天真无瑕地说道:“真的没事吗?可是妈妈,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呢啊,而且还在么烫,奶奶说这是感冒发烧了,上次我也是这样的,不过奶奶给我吃了药就好了,你要不要找奶奶给你药吃呢。”

    “咳咳,妈妈真的没事,你看,叔叔不正在给妈妈看病嘛。”柳凝香轻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又指着刘凡对女儿说道:“你不是一直想找那位救你的大哥哥吗?喏,这位叔叔就是了。”

    (今天还是四更,请大家能力支持,花花,票票,打赏,订阅通通要哦,古月拜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