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门(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须臾间,刘凡的气势又再次加重的几分,而对方几人也没有想到刘凡的气势陡然提升,瞬间就感到压力大增,那两名大校已是有些不堪重负,全身大汗淋漓,身上的军装也都湿透了,眉头皱得更紧,原本直挺挺的坐姿也有些走样,腰身也变得有些躬身,但军人的不屈却让他们苦苦地支撑着。

    而另外三名少将也不再那么轻松,额头也渐渐地渗出黄豆大小的汗珠,脸色也有些涨红起来,就连那名中将也不好受,些时正咬牙硬挺着,而那名神秘的老人也不再是老神在在的端做着,而是眉头紧琐,面色凝重地盯着刘凡。

    此时老人心中也是惊涛骇浪,若是一般人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声,即使是中将也一样,原本他已经从柳严东那里知道了眼前的这名少年是神级高手,但他以为对方是在吹牛皮,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神级高手,那是多么逆天的事情,这样的人已不能称之为天才了,而是上升到了妖孽级别了,但他见到刘凡这么不卑不抗的与几人相谈时,对他的兴趣便浓厚了几分,再到后来甚至敢于与几人连手散发的气势相抗衡而不落下风,甚至隐隐有稳占上风的趋势,这下老人就不得不重视了。

    虽然神级高手长什么样老人没见过,但他自身实力便是天阶巅峰的存在,只差半步就可以跨入神级高手的行列,不过就是这半步却让他十几年寸功未进,原本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只不过偶然的一次机会让他得知道有刘凡这个神级高手存在,于是便想见识一翻,说白了就是相请教一下,好早曰跨过神级的瓶颈。

    军方的这几人的表现刘凡都看在眼里,噗一进门他就知道来者不善,当时心中便猜测几人是中央军方高层,目的自然与当初柳严东的想法一般无二,无非是看上了自己教授给野狼团的那两套功法,只是当时刘凡说过没经过他的同意不得外传,遂才有了眼前这几人的到来,而现在人家只是在试探他。

    不过想明白关键的刘凡却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他是决定让来人吃点苦头,不然以后什么人都想找他要功法,那他岂不是没有安稳曰子过了,遂又再次加大了气势压迫,只见他脚一跺地,身形一个摇晃,对面几人便又感受到了一股更强大的气势向他们袭来。

    瞬间在两名大校的眼中刘凡的形象陡然拨高,此时两人就如同瀚海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原本在大海中已是风雨飘摇,却没想到突然来了一个巨浪,一下子就将两人淹没在广阔无际的海洋中,突然间两人的眼睛也迷离起来,随即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而三名少将与那名中将也好不到那里去,虽然不至于像两名大校一样不堪,但也相差不远,原本端坐着的身姿已是摇摇欲坠,只靠着仅剩的一点顽强的意志力,苦苦的支撑着,说不定下一刻也将步入那两名大校的后尘倒下。

    至于老人此时却已是将功力催发到了极致,却仍然无法抵御刘凡的气势,而他看刘凡却是一脸轻松,就仿佛暗斗之人不是他一般,这下他才明白什么是神级高手,人家连全力都没出,己方却是败亡在即,不过老人内心军人的尊严却让他无法开口乞降,可正当他想再次爆发时,却发现加在他身上的那股压力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而他却因为最后关头猛然发力,差点就一个踌躇从坐位上跌下来,还好他身手够敏捷,不错这脸可就丢大了。

    老人稳定身形后,抬头就见到自己带来的六人都已经趴在了坐位上,大喘着粗气,一个个的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这下就连老人也感到羞愧难当,这丢可就脸大发了,自己七人合力欺负一个后生晚辈,却偷鸡不着反蚀把米,如果让军中的那些老家伙知道了,还不笑掉他们的大牙,旋即转念一想自己是败在神级高手之下,虽败犹荣,有了这个认知后,老人心里就好受了许多,随即对刘凡就更加佩服了,心中都在盘算着怎么才能将他挖过来了。

    “哈哈……”想通了之后,老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朗声地对着刘凡说道:“好好好,好小子,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老人家,你也是老当益壮,宝刀未老啊。”对于老人的夸奖,刘凡却仍然不卑不抗地回应道,紧接着这一老一少两人都互相对视一眼,旋即两人又都哈哈大笑起来,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触,倒是将其他人看的莫名其妙,这其中也只有修炼古武之人才能看明白,这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怀,外人很难明了,就像有的人相识十几年,却只是泛泛之交,而有的人只看一眼,就仿佛上辈子就已经认识一般,这也许就是一种缘分吧。

    笑过之后,老人很是热情地一把拉过刘凡的手,笑着说道:“来来来,小友,我来为你介绍一下我的几个不成气的后辈弟子……”说着,老人便开始为刘凡一一介绍起同行的六位军方将领。

    却原来这位老人家叫方天行,曾任是军委副主席,不过现在已是退休,在家颐养天年,方老膝下育有四子二女,而那名中将还是老人的大儿子,方泽忠,大概五十多岁,现任京城军区司令,算是继承了方老的衣钵,有着天阶初期的实力。

    三名少将分别的方泽维,吕开良,姜恒,三人的实力都还没有突破天阶,只是地阶后期而已,其中方泽维是方老的小儿子,现任总参部少将参谋,而另外两名少将则是方老的得意门生。

    接下来的两位大校则是方明杰,方明栋,两人都是方家的第三代,其中方明杰是方老的长孙,也就是方泽忠的大儿子,而方明栋则是方家二房一脉的,算是方老的侄孙吧,这方家一门可谓是将星云集,连着三代都是军中强将,据传方家先祖乃是少林弟子方世玉,也算是少林旁支,一直与少林寺有着密切的联系,遂才能在短短的两百多年间迅速崛起,并与京城龙家并列于五大古武世家,只是方家没有龙家那传承千年底蕴。

    不过在介绍的过程中却是出了一件怪异的事来,那就是方家子孙遇到对刘凡的称乎上有些忸怩了,你想方老爷子那是与刘凡平辈论交,而方泽忠与方泽维都是四、五十岁一大把年纪了,却还要称乎他为叔叔,这就令两人为难了,虽然他们对刘凡的实力由衷的敬佩,但还是抹不开脸面。

    而方老有两个孙子辈的就更难堪了,平白的让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长自己两辈,这他们那能难得了啊,虽然他们与刘凡只相差了十来岁,但他们这个年纪却是最好面子的时侯。

    不过方老爷子却是个老顽固,老传统,说什么礼不能废,坚持要依礼办,其实他心里鬼着呢,交好了刘凡这样的一个神级高手,那就等于为家族多添一道防护,武林中人谁没有个仇家的,万一那天他这老头子两腿一伸挂了,仇家找上门来而又无法抵挡时,有这一份情在,难道刘凡还能袖手旁观不成,所以说人老精,鬼老灵嘛。

    无奈之下几人只好认了刘凡这个长辈,正当他们想要对刘凡行礼之时,刘凡可就不干了,平白无故多了几个比自己大几轮年的后辈,这让他怎么承受得了啊,于是抬手在空中虚浮,将几人硬生生的扶身而起,紧接着笑道:“我只是一名学生,可受不起你的这大礼,再则说你们都比我大那么多,却向我行礼,那不是在折我的寿吗?咱们还是各交各的吧,嘿嘿!”

    (因家中停电,所以今天更新才延迟了,不便之处请大家见谅,接下来还有更新请大家期待,支持本书,支持正版订阅,鲜花、打赏、票票有多少要多少,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