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公然抢人(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方老见刘凡不愿意接受也就不再勉强,于是恨恨地瞪了几个后辈一眼,随即讪讪地说道:“小友啊,我这几个后辈小子不懂事,你别见怪,既然你不愿,那就各交各的,嘿嘿!”显然老爷子也知道自己心思被刘凡看穿,于是也只好作罢,不过心里却暗骂自己后辈不识货,决定回去教育教育一翻。

    “呵呵,怎么会呢,方老,再说我也确实太年轻了。”刘凡对方老的太度也不在意,反而是在说自己虽然年轻,可实力摆在那里,你们不是有意结交,那咱也犯不着去巴结。

    刘凡话一出口方老的大儿子方泽忠就有些脸红了,虽然他抹不开面子,但却没有忘记今天来的任务,于是便硬着头皮说道:“那个……这个……先生,其今天来是另有要事相商。”

    “哦!请说。”刘凡一听就知道肉戏来了,于是不动声色地回答道。

    “咳咳……”方泽忠清咳两声,腰身端正后,一脸尴尬地说道:“我们此次前来是为了先生教给野狼团的那两套武功秘籍而来的,还有就是想聘请先生为我军总教官,当然军衔是少将,不知先生肯不肯屈就。”说完,方泽忠一脸紧张的看着刘凡,生怕对方一下子就拒绝了。

    方泽忠的话语刚落,柳严东就不乐意了,原先他还以为只是为了秘籍而来,却没想到竟然当着他的面公然挖人,这下他可不干了,于是破口大骂道:“好你个‘大炮钟’啊,挖人挖到我的头上来了,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老柳是什么人,说好了只要秘籍,你现在呢,你要不给我个交待,今天别想出这个门,哼……”说着便瞪大着眼,怒视着方泽忠。

    方泽忠一见柳严东耍脾气,也不在意,接着一个软钉子甩了过去,说道:“我说老柳,话不能这么说啊,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之常情嘛,再说你也不能拦着人家进步啊,你说是不?”方泽忠与柳严东都是老相识,说话当然也不会客气。

    方泽忠的话刚一出,柳严东就乐了,想当初他请刘凡出山的时侯可是费尽唇舌,好话说尽,可人家不答应就是不答应,最后还是看在孙建国的面子上才勉强答应的,而却还是只是挂个号,不过事实也证明了自己的眼光独到。

    现在他手下的野狼团个个都是好手,而且还在前不久的全军大比中大获全身,每场都是完败对手,其风搔更是一时无两,也为柳严东赚足了面子,令他在其他军区司令面前挺直了腰板,只是风搔得太过头了,结果前几天与方泽忠喝酒时,多喝了两杯,结果说话漏了风,就将刘凡给卖了,这不人家今天就是来抢人来了。

    这时柳严东也不急了,笑呵呵地说道:“行行行,你老方是能人,只要人家小凡愿意,那就随你。”说着又老神在在的坐回了位子上,这倒是让其他人疑惑不解,之前还一副要和人拼命的样子,现在却是满不在乎,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或许在坐的也就只有孙建国多少知道一些。

    “怎么样,小友,如果不想去首都军区,到军委来也面啊。”方老爷子显然也是来当说客的,有些偏帮儿子的意思。

    刘凡很是坚决地回绝道:“呵呵,多谢谢方老和方司令抬爱,不过我这人喜欢逍遥自在,受不了军中的严肃,之前若不是看在孙哥的面子上,估计这个大校总教官我也不想当,再说我现在还是个大学生,目前只想读好书,当然这也是我爷爷的心愿。”说着,刘凡又笑了笑,接着说道:“当然那两套秘籍你们想要在部队里进行推广是不可能的,因为修炼的标标准在过苛刻,最少也要有特种兵王的实力才行,不然只会事得其反。”

    想当初如果不是刘凡为那些特种兵洗筋伐髓的话,里面估计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练不了。

    方泽忠眼看刘凡说话那么坚决,心里越发急燥起来,随即心有不甘地说道:“难道先生就不能再靠虑靠虑,福利方面可以再商量商量。”

    这时方老见儿子有些急燥,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既然小友不愿,那就随他吧,不是还有秘籍在吗,只要勤加苦练,也是能练出强兵来的。”他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却叹息,自己这个儿子稳重有余,但却缺乏果断的铁手腕。

    方老的话语刚落,方泽忠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方老瞪了回去,一时间场面就陷入了沉寂中。

    “这些都不说了,来来来,大家先吃饭吧。”这时柳严东也看到场面有些尴尬,于是开始招呼众人开饭,旋即众人便又移架到餐厅中,十几人围着一张长条餐桌而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式,而且看上去色、香都不错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流口水,可见方静伊却实所言非虚,一看就知道厨艺不凡。

    这时孙建国抱着刘凡送的那两坛酒上来,随即便想将坛盖打开,却没想到拽了半天,坛盖还是纹丝不动,倒是将自己弄得满头大汗的,“我说小凡,你这是什么坛盖啊,怎么盖得这么紧啊,弄了半天都弄不开。”

    刘凡还没来得急开口,倒是柳严东却抢先说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昨晚运动得太累,脚软了啊,弄个酒盖也弄半天,拿过来我开。”

    “好好好,您老来。”孙建国被训却不敢反驳,谁让柳严东是他顶头上司呢,所以只好乖乖地将酒坛递过去,其实心里多少还有点幸灾乐祸,因为他突然想起之前跟他说过,这酒是用秘法封存的,没有找对方法是打不开的。

    果不其然,不管柳严东怎么使劲,坛盖就是打不开,这下他老脸就是一红了,旋即又瞄了一眼刘凡,却见他看戏一样地看着自己,完会就没有替他解围的意思,这时方老也看出了一点端倪来了,于是也来了兴趣,说道:“我来试试。”不过有想法是好的,可惜最终也没能将坛盖打开,只时众人才知道这酒有些门道,遂众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刘凡。

    而刘凡也不娇情,一把接过酒坛,竖起剑指顺着酒坛口的边沿划了一个圈,接着一点坛盖,最后剑指一个反挑,瞬间“啵”的一声,坛盖就猛然飞起,随即刘凡伸手一抓,便将坛盖抓在手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得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那一闪而逝的金光更让人觉得刘凡高深莫测。

    坛盖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浓郁而醇香的酒气便向从人扑鼻而来,令众人一阵心旷神怡,仿佛一天的劳累都一扫而空,神清气爽起来,呼吸入侯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丝丝的甜味,直甜到众人的心坎里去了。

    这时刘凡端起酒坛来,一一为众人碗里添满,这时众人才见到这酒竟是琥珀色的,清澈而无一丝的杂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旋即众人都迫不及待的端起碗来,轻轻地品尝一口,入口柔和如少女抚纱,入喉甘醇如琼浆玉液,溢齿留香,下肚又如团火焚烧,真是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尝啊。

    “咦!这是什么酒啊,怎么从来没见过呢。”此是在场除了刘凡之外,唯一清醒的也就只有方老爷子,他刚一品完酒就感受到了有一股气流向自己的丹田汇聚而来,不一儿就融合进自身的真气之中,遂才会疑惑地轻咦道。

    (这两天都下大雨,所以供电时有中断,导致古月更新有些不稳定,还请大家原谅,这两天一天先欠着一章,过后再补上,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