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行善就是积德(中)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位小兄弟说得没错,小王啊,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吗?先让我检查下这对母女,就可以证明这位小兄弟是不是真材实料。”

    李正堂今天也是有事回到自家的药店,刚好走到这里就见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开始时他也想救治这对母女,可当他见到刘凡那精妙绝纶的行针技艺后,连他也感到自愧不如啊,再见到王文奎如此咄咄*人,也就出面制止他,当然也存在考究刘凡医术的想法。

    “是,是,李老,您说得对,是我鲁莽了。”面对李正堂这样在华夏医学界拥有无比威望的中医学泰斗,王文奎也只能点头哈腰地赔笑道。

    “嗯!”李正堂走上前为这两母女把脉做检查。

    “咦?啊,这,这,这——真是奇迹啊。”从最先的淡定到最后的不错所措,短短的几十秒钟,李正堂经历了不为外人所道的震惊,随即又是无比兴奋的大叫道。其实也不能怪李老先生这般地一惊一咋,刚才他仔细地检查了这母女的情况,确实如刘凡所说的那样,少妇肋骨断裂刺穿肺部,小女孩头部受撞击颅内出血。

    可让他震惊的是如此重的伤,如果送医救治不及时的话,很可能有生命之危啊,而刘凡医治后两人就像是身体内部没有受过伤一样,脉象平稳,气息平和。要说少妇的伤他也能够医治,但后遗症却不少,而小女孩的伤就是他也无能为力,除非是用西医做开颅手术,手术也是同样有风险的,尤其是脑部,做为人体不可或缺的器官,其复杂程度也是其它器官不可比拟的。这也就难怪李正堂会有如此反应了。

    “这对母女已经没事了,只要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这时的李正堂也平复了心情,脸上满是笑容地身边众人说道。

    “啪…啪…”听到了李老神医的话,也不知是谁先鼓起的掌,一时间在场的所有群众都争相鼓起了掌,他们都是真心佩服刘凡的医术。

    “咦,那小神医呢,怎么不见了。”

    “不知道啊,刚才还在的呢。”

    “好人啊……”

    ……

    对于刘凡的悄悄离去,人们心中的想法不一而足,但同样的人们心中也记住了刘凡的样子,刘凡也被人们称之为“小神医”,而一件让刘凡曰后很是头痛的事情发生了,在人群中有不少人将刘凡救人的整个过程用手机拍了下来,并且发到了网上,庆幸的是现在手机拍摄的清晰度不是很高,所以只能拍到模糊的画面。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不说明。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啊,吾道不孤已。哈哈……”李正堂亲眼看到了刘凡的一系列做为,最后更是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就走了,心中感慨万千啊,想不服老都不行啊。

    “小王啊,赶快把病人送到医院去,别耽误病人的恢复。”随着刘凡的离开,李正堂也没有了兴致,对着身前的王文奎说道,然后转身就走了。

    “是,是,我这就安排,那个谁,快把病人抬上车,马上送医院。”看着李老神医走远,王文奎又恢复了本姓,嚣张起来了,手指了指对其他医生命令道。

    “哇呜,哇呜……”很快地医院的急救车就离开了事故现场。

    “陈队,这小子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医院的急救车走后,一名交警在陈国雄的耳边小声地说道。

    “醉酒驾车,态度傲慢,辱骂警务人员,造成两人重伤,就按规定办事,严肃处理。”听到手下的话,陈国雄阴沉着脸,严肃地说道。

    “可是…他是常委副市长的公子啊。”那交警欲言又止地说道,更是一脸的担忧。

    “没什么可是的,按我说的做,出了事由我负责。还有,把这附近摄像头录下的车祸过程拷贝一份,然后拿给我,再让兄弟把那两辆废车拖走。”陈国雄虽然知道自己的手下也是为他着想,但他个人对于市里的这些“官二代”的做法是十分厌恶的,再加上这些年来一直被上级领导边缘化,内心满是傲骨的他更不会妥协,语气严肃的对他的下属说道。

    “明白。”陈国雄身边的几名下属都是明白他的为人的,也不再劝说他,纷纷点头应道。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陈国雄你不想干了,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不过一个小小的交警大队长而已,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下台啊。”这时田斌也已经差不多酒醒了,看着几名交警想将他带回警局处理,马上嚣张的威胁道。

    “带走…”陈国雄听到田斌的威胁,更是气愤的大声吼道。然后转身上了警车就走了。

    随着警车走后,人群也渐渐散了开来,拥堵的道路也慢慢的畅通起来,事故也终于尘埃落定,但谁又能想到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省城省委办公大楼内“喂你好啊钱院长,今天吹的什么风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什么…你说赵书记的儿媳妇和孙女在南城广场出车祸,被送到市人民医院?好,好的,我马上向赵书记汇报,你一定要先照顾好她们母女。”正在接电话之人叫邓方成,是省委一把手的秘书兼省委公办厅主任,刚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市人民医院的电话,知道事情的严重姓,刚挂完电话就急忙跑向省委书记办公室。

    省委书记办公室内,赵昌山正在翻阅文件就听到“哒…砰…”一声不小的开门撞击声响起,待看清来人是自己的秘书,便有些不悦地说道:“小邓啊,做为一名政斧官员,随时随地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做事要稳重,尤其你是做秘书工作的更应该如此,你看你,急急忙忙的像什么样啊,今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啊。”

    “对…对不起,赵…书记,我下次会注意的,刚刚市人民医院打来电话,说是凝香小姐和小妮在南城广场出了车祸,刚被送到医院救治。”邓方成一跑进办公室,气还没来得喘,就听到自己老板对他的训斥,连忙喘着气对赵昌山解释地说道。

    “你说什么?凝香母女出了车祸,现在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听到自己儿媳妇和孙女出车祸时,以赵昌山这样的部级官员的养气修为也不免慌了神了,从坐位上站起身来,急忙问道。

    “马上通知医院领导无论如何也要确保她们母女的生命安全,赶快安排车辆,我们立刻赶到医院。”短暂的慌神后,赵昌山就镇定起来了,马上恢复了雷厉风行的作风,有条不紊下命令道。

    “赵书记,来之前我已经交待过钱副院长了,车辆也已在楼下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听到赵昌山的命令,邓方成便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嗯!马上走。”对于自己这个秘书的安排,赵昌山还是很满意的,说完话就快步的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赵昌山一行人就来到了市人民医院,两人下车后,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迎了上来。这医生便是之前与邓方成打电话的钱院长,本名钱森,是市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对中医和西医都有很深的研究,本身名望也不错,现在医院正是院长大选,他也是一个有想法的人,曾经到赵昌山家中为其家人看过病,在看到今天送来的病患中有赵昌山的家人,就知道机会来了,于是便给邓方成打了电话,随后又在医院门口等候。

    “赵书记,现在病人正在特护病房,虽然受了伤,但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请书记放心。”看到省委一号车到来,连忙跑了过去,为赵昌山介绍起了柳凝香母女的病情。

    “呼…”听到钱森介绍自己儿媳妇和孙女的病情后,赵昌山不由得松了口气,又对钱森微笑道:“嗯…钱副院长,你做得不错,我们马上去看看她们母女俩,你也一起来吧,我有事问你。”

    听到赵昌山如此说,钱森心中狂喜:“自己这次算是做对了,只要靠上了省委一把手,那还怕院长之位跑了不成。”虽然钱森如此想,但还不至于表现出来,面带微笑地为赵昌山引路。

    来到特护病房,赵昌山见到儿媳妇和孙女除了一些皮外伤外并没有什么太严重的伤势后,终于放下了心来,随即脸又沉了下来,对钱森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会出车祸,还有交警又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赵书记,听送回来的医生说,当时肇事司机由于醉酒驾车,在通过南城广场前的十字路口时强行闯红灯而过,正好撞上了从左侧开车而来的凝香小姐,直把车撞翻了十好几米,凝香小姐母女当时的伤势很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后来出现了一位年轻人,年龄大概只有十八,九岁,像是个学生样,但一手针灸使得出神入化,不到二十分钟就将凝香小姐母女转危为安,听说李正堂老先生当时也在场,看了那年轻人的医术后,更感慨其也自愧弗如啊。不过最后那年轻人什么也没有留下,就悄悄的走了,不知去向,至于…交警如何处理这事…,好像是市交警大队长陈国雄让人把肇事司机给扣了下来了。”讲到这里,钱森就有些欲言又止了。

    不过最后又咬咬牙继续说道:“赵书记,听说那肇事司机是常委副市长田建豪的儿子:田斌,而且撞人后态度很是嚣张,说是要扒了执勤交警的那身皮。”

    “哼…,简直无法无天,谁给他的权力让他如此肆意妄为,小邓去把市公安局长给我叫来,还有,让陈国雄也过来,我要听他汇报处理结果。”听到钱森的讲述后,赵昌山很是愤怒地拍着桌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