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五章 饭后茶话(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顿午餐吃了近两个小时才结束,饭后方老带着两个儿子,两个徒弟以及两个孙子,意气风发地回去了,方老已得知了突破神级的奥秘,焦急着回去修炼,方泽忠虽然没有挖到刘凡,但也得到是想要的秘籍,而作为首都军区司令,空闲时间不多,也想尽早回去研究秘籍,早曰用在军队上,上次的全军大比中首都军区惨败,连三甲都没有进入,所以现在正卯足了劲的想一雪前耻。

    方老一行人走后,屋内倒是更加热闹,没有了之前的严肃,孙建国两夫妻正陪着柳严东喝茶聊天,刘凡也在边上坐陪,不时的还逗着小妮妮玩,现在小妮妮都不知有多黏糊他,搞得还柳凝香这个做妈妈的都嫉妒起他来了,虽然嘴上是那么说,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作为母亲,只要孩子每天都能够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地,那就是她最幸福的事了。

    别外三女有时也会逗一下小妮妮,但多数时间却是在陪着柳凝香,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四个女人就更不得了了。

    正当刘凡与小妮妮玩得正欢的时侯,赵婉仪却突然开口说道:“对了,小凡,之前你不是给嫂子看病嘛,她现在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事啊,你不知道上个月嫂子还有小妮妮出了车祸,身子直到现在才没有恢复过来。”

    刘凡点头说道:“嗯!之前我已检查过了,身体倒没什么大碍,只是当时车祸伤了肺部,所以有些气虚罢了,不过我已经用真气为她调理过了,以后不会出现情绪一激动就气喘的情况了,还有小妮妮我也用真气帮她调理好了,你不用担心。”说完却皱了一下眉头。

    “真的嘛,那真是太好了。”一听到自己女儿已经没什么事,柳凝香高兴不已,随即又说道:“其实自从那次车祸后,小妮妮时有头痛,这让我一直担心不已,可医院说那是车祸时受到惊吓的后遗症,这个连医院也没有任何办法,说只能靠她自己慢慢恢复。”

    柳凝香的话倒是让刘凡有些疑惑不解了,遂又说道:“以我当时对你们母女的诊断和医治情况来看,按理说,吃过我开的药,应该会在半个月就完好如初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好呢,难道你们没有用我开的方子抓药吗?”

    柳凝香以为刘凡怀疑药她吃到了假药,于是连忙说道“有的啊,药现在家里还有的,当时的药还是我公公亲自让人去抓的,肯定不会有假的。”

    “那就怪了?不过好在现在你们母女人没事就好,其他的以后再说吧。”刘凡心里是有疑惑,但明显现在不是深究的时侯,随即不想再提。

    赵婉仪拍了拍胸口,点头说道:“对啊,只要人没事就好。”可是她话语刚落,又猛然间想到什么,紧接着惊诧地脱口说道:“什么?你开的药方?难道……”说着又有些惊疑不定地看向刘凡。

    “啊!小仪,你还不知道啊,上次车祸中救了我跟小妮妮的小神医,就是小凡啊!”柳凝香有些惊诧地说道,她原本以为赵婉仪多少会知道这件事的。

    “真的!”得到确定的赵婉仪看刘凡的眼神也多了一份感激,随即情动地说道:“小凡,谢谢你救了嫂子还有妮妮,我哥死得早,嫂子一个人带着妮妮不容易,真要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会很伤心难过的。”说着说着,赵婉仪的眼睛都有点迷离了,眼眶也有点红了,泪水都在打着转。

    看着眼前泪眼迷离的赵婉仪,刘凡心中有些心痛,遂用手指很是亲昵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温柔地说道:“傻瓜!这有什么好哭的,像我这样的人讲求的是缘法,她们既然被我遇上了,那就与我有缘,我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呢。”说着就将赵婉仪拥入怀中。

    “咳咳……”良久后,孙建国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走到刘凡身后,轻咳两声说道:“我说兄弟,这里虽然不是公共场合,但人也不少,你们小两口想要秀恩爱,最少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啊,再说这里还有小孩子呢,别把小妮妮给教坏了哦,嘿嘿……”

    孙建国的话语刚落,赵婉仪顿时清醒过来,接着脸颊一烫,白皙的俏脸上瞬间浮现一片红霞,随即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逃离刘凡的怀中,随即又跑到方静伊身边,摇着对方的手臂撒娇地说道:“婶婶,你也不管管孙叔叔,他就知道欺负人,你晚上罚他跪搓衣板,再不许他上床睡觉,好不好嘛。”

    这时孙筠瑶也过来帮腔:“是啊,婶婶,小叔他那是欺负人,就该给他点厉害看看。”说完还得意洋洋地向孙建国示威地挑了挑眉头。

    这下孙建国可就慌了神了,他可是知道老婆最疼这个侄女了,几乎是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要是自己老婆真听了侄女的话,那他可就惨了,于是忙不迭地说道:“静伊,你可别听这两丫头的话,我这不是跟兄弟开玩笑嘛,嘿嘿!”

    家里人多,方静伊也不想丈夫丢面子,于是劝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丫头就别跟你小叔计较了,他那人就这德行,不过你们两个丫头还真是长大了呢。”说着又不住地向刘凡瞄了几眼。

    “哎呀!婶婶,你也欺负人。”两女当然也知道方静伊话中的意思,顿时俏脸通红,害羞得躲到房间内不敢出来见人了,只留下刘凡有些不好意思地傻站着,看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有人却笑不起来,那就是陈雅芝了,她自始自终都没有与刘凡说过半句话,她一见两人亲昵的样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好像有些酸酸的,不过此时她心里却不停地暗骂刘凡这个*大萝卜,居然脚踩两只船,也不怕不心翻了船。

    不过骂归骂她又不想看到赵婉仪受伤害,遂决定告诉她真相,于是也跟着赵婉仪进房去了,可她没想到的是,就连孙筠瑶的心也被刘凡给俘获了,如果她知道后,不知会有什么感想呢。

    “哟!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啊,也让我笑一笑。”这时从门口又进来一名男子,刘凡定睛一看却不是田国强还有谁,只见他一进门便看到了端坐在主位地柳严东,于是上前恭谨地敬了个礼,接着说道:“没想到老首长也在,真是失礼了,我这……嘿嘿。”

    “哟,没想到是小强你这个小猴子来了,来,坐吧。”看到昔曰的部下,柳严东还是很高兴地,于是伸手一指,示意田国强坐下说话。

    田国强对于柳严东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知道对方不喜欢人客套,于是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接着讪讪笑道:“谢谢老首长,没想到好多年没见,老首长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嘿嘿!”

    柳严东没好气地笑骂道:“你小子少拍马屁,好几年也不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是不是以为当了局长就以迷翅膀硬了就想飞啊,当心我踹你两脚。”说着便抬脚作势欲踢田国强两脚,其实心里却对田国强很满意,这几年在警察系统所做的事,他都看在眼中,喜在心里。

    田国强一见柳严东刚要起脚,他便像猴子一样,迅速地躲到他的攻击范围之外,接连忙挥手说道“没有,没有,我这话可是大实话,我是您手下的兵,一向老实您又不是不知道。”

    “嗯,溜得还真是快啊,算你小子通过,说吧,你小子来这是做什么。”显然之前只是柳严东在考教田国强的身手,看来两人不像曾经是上下级,倒像是师徒俩。

    这时田国强一脸严肃地回答道:“哦,这次是建国让我来的,是商量关于部队与警方的这次联合行动的。”说着又点到即止,因为这里机密一件,容不得马虎。

    “嗯!到书房谈吧。”柳严东点了点头说道,随即转身上了楼,这事他当然也知道,之前他弟弟柳严正就跟他打过招呼,接着其他几人也跟着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