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日宴会(中)(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刘凡一进大厅,便见此时已有不少青年才俊,豪门名媛,三五成群地在互相交谈着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笑容可掬,但在刘凡看来,这些都很是虚假,仿佛每个人都是带上面具一般,将自己最真实一面隐藏得严严实实的,看得刘凡直倒胃口。

    噗一进门,大厅中的众人也只是被刘凡俊朗的外表惊叹几声而已,倒也没什么人过多地注意到他,虽然他今天的穿着打扮得也颇为体面,但比起在场的其他人就显得不那么显眼了,毕竟来参加宴会的人都是一些豪门子弟,身家背景都很不错,衣着穿戴那就更是讲究了,衣冠楚楚的,就是不知其中有多少衣冠禽兽。

    刘凡拿眼扫了整个大厅,却没有发现宁琪的身影,心里不觉有一点失望,不过也知道今晚她会很忙,遂又恢复过来,紧接着走近一旁餐台边,端起一杯红酒,找了个没人的脚落静静地坐下,悠闲地品起红酒来了。

    “请问?我可以坐下来吗?”正当刘凡悠闲地品着红酒之际,突然一声清脆如银铃的话语,传入了他的耳中,抬头便见一名美貌女子赫然出现在他眼前,近一米七的身高搭配着一身蓝紫色晚礼服紧贴着身,突显她曼妙丰腴的身姿,美臀翘挺圆润,"shu xiong"硕大挺拔,目测下绝不输于孙筠瑶,如果说孙筠瑶是青涩的苹果,那么此女便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身上无时不散发出一种风韵妩媚的味道刘凡再一细细打量,发现此女不仅身材姣好,样貌也是不俗,螓首一束秀发堪堪垂过瘦长的脸颊,粉嫩的肌肤上素颜不着一丝粉黛,盈盈一笑间,露出了两个浅浅地酒窝,如小家碧玉般甜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地闪动着,却给人一种真实的朦胧感,美目流转间,触动着长长的睫毛,一颤一抖间尽显娇媚,俊秀的小鼻子下面点着薄薄的两片樱唇,说话间贝齿轻启,令人顿觉舌香这扑鼻,令得刘凡心中一荡,真是天生的尤物啊。

    “这里没其他人,美女请便吧。”这时刘凡右左看了看,像是在确定此女是否是在与他说话,接着又很是平淡地说道,随即又如同老僧入定一般静坐起来,其实是平复一*内开始澎湃的血气,刘凡看出此女只是普通人,但却不知道为何,面对此女的媚眼时,以刘凡此时天仙境界差点也着了道,心中不禁暗叫厉害,看来此女天生媚骨,弄不好还是绝世“名器”:白虎,要不然自己体内的龙神之力也不会如此蠢蠢欲动。

    “我叫夏媚儿,不知这位先生贵姓,我能否有幸认识一下呢。”夏媚儿款款走到刘凡对面,轻轻地坐下,随即扬起柳眉浅笑道。

    此女名叫夏媚儿,是沪海某集团的一名业务经理,别看她看起来媚劲十足就以为她不正经,其实她本身也是农家女,天生媚骨也不是她想要的,大学毕业后,执意留在沪海打拼,靠着自身的不断努力,从一个初出校门懵懂无知的大学到,到当上经理的,其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以她这样的绝色美女,若想要衣食无忧,那还不简单,只要肯她放低姿态,不知有多少豪门公子抢着拜倒在她的裙下。

    今晚上夏媚儿之所以来参加这个生曰派对,也是为了拓展业务,之前刘凡一进门,她便看出了刘凡的与众不同,遂便一直关注着他,见刘凡非但没有与其他人攀谈套交情,反而找了个没人的角落静静地品起酒来,心中很是好奇,遂才想上前结识一下。

    “刘凡!穷学生一个。”刘凡当然看出夏媚儿与他搭讪绝不是看他长得帅,遂也没什么心思搭理她,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下,他以为这样冷淡对待,夏媚儿至少会没趣的走开,但他却没想到女人的心思是无法用常识来判断的。

    夏媚儿面对刘凡的冷淡,心中没由来地一阵窝火,以前那个男人见了她不都是被其美貌迷得神魂颠倒的,但今天却在刘凡这里受到冷遇,开始她有点不相信,甚至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降低了,不过她心中的骄傲也被刘凡激发出来了。

    “咯咯……刘先生真是幽默,但这个笑话真的不好笑,如果你这样的都算穷学生,那我不就成了乞丐了吗?”夏媚儿指了指刘凡身上的“阿玛尼”,娇笑地说道,眼睛还不时地向刘凡暗送几棵秋天的波菜,试图魅惑刘凡,然后好捉弄他几下,让他出点丑,这一招她可是百试百灵。

    随着夏媚儿的媚眼一出,刘凡便感觉到空气中有细微的能量波动,随即又将眉头琐紧,心中暗想,这应该是一种精神的异能吧,不过他又开始好奇起来了,于是开启开眼,透过夏媚儿的眉心处,见其脑海中确实有一小团能量,这时他才确定夏媚儿是一名刚觉醒的精神力异能者。

    “收起你的媚术,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这时刘凡没由来的一声冷喝,却将夏媚儿错愕得呆立当场,自己有媚术的事,她从来没跟人说过,却没想到被刘凡一言道破,这如何不令她惊讶,不过这名少年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也是……

    想及此,夏媚儿心中不由得火热起来,自从几年前一次偶然地机会让她得知自己有魅惑人的能力后,她起初还很彷徨,以为自己是中了邪术,但随着她在职场中利用媚术将男人玩弄于鼓掌后,她也渐渐的习以为常了,若不是因为如此,以她一名没有背景的弱女子,恐怕早就成为那些公子哥的玩物了。

    “呵呵,我想先生是说笑了,我只不过是一名弱女子,根本不会什么媚术。”这时夏媚儿有些心慌了,但她怎么说也是混迹商场多年的老手,短暂的失神后便恢复自然了。

    “哦?是吗?”刘凡扬起嘴角;冷笑一声。

    “难道不是吗?”夏媚强自镇定地说道。

    “那不知美女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刘凡很是玩味地看了夏媚儿一眼,接着笑道。虽然夏媚儿现在看上去镇定自若,但刘凡还是从她闪烁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慌乱,知道她是在掩饰,但也不戳穿她。

    “哦!我只是好奇,其他的豪门公子要么就是与人攀谈套交情,要么就是围着美女一个劲的献殷勤,而刘先生却在这里自得其乐,遂才想过来看看。”起初夏媚儿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越看刘凡,便越感到神秘,而且越觉得刘凡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就像刘凡之前体内血气上涌一样,很是玄妙的感觉。

    “好奇?”听了夏媚儿的话,刘凡不由得一愣,随即又接着说道:“我只是个人喜欢清静罢了,再说这些所谓的豪门子弟有几个是值得结交的,没有一个不是纨绔子弟,倒是美女你很不简单啊。”说话的语气透露出淡淡的不屑,紧接着又深深地看了夏媚儿一眼。

    夏媚儿被刘凡这么一看,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随即又有些不自觉地移开眼神,试图避开刘凡那看透人心的双眼,接着嗔媚地说道:“小弟弟,难道你不知道眼光光地看着一个女孩子,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夏媚儿的话刚用说完,刘凡便猛地从坐位上弹起身来,瞬间*近夏媚儿的身前,用他宽广的胸膛立马抵住夏媚儿那硕大的"shu xiong",接着霸道地在她耳边说道:“我说过,别再对我施展媚术,不然你会后悔的,这只是利息。”说完伸手快速地在夏媚儿挺拔的峰峦上摸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