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章 生日宴会(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夏媚儿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刘凡竟然会耍流氓,可怜她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小乳猪就这样被刘凡给夺走了,而且还是那么霸道,那么的强势,但她内心却生不起气来,反而芳心颤抖,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说不清又道不明。

    “你什么你……别吵!”刘凡低声喝道,其实他也为刚才唐突的举动大感心惊,自己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有种莫名难以自拨的感觉,莫非这就是师尊所说的龙虎相遇,阴阳相吸,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看来这名器白虎还真不是盖的,就连自己天仙的道行也差点失控啊。

    夏媚儿被刘凡这么一喝,也是不由得一愣,美目惊呆的看着刘凡深遂的眼神,她真是无法想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摸了自己的"shu xiong",居然还这么蛮横无理,但内心却有种很是被征服的感觉,与之前她所遇到的男人不同,这么多久斡旋地男人之间,令她身心疲惫。

    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她始终是个弱女子,很需要有一个强力的胸膛让她依靠,而此时刘凡却出现了,于是她便深深地陷了进去。

    其实夏媚儿内心之所以会有如此表现,原因在于她施展媚术有一个弊端,那便是媚术失败后,她正个人的身心将会被俘获,这也是她所没有想到的,毕竟她的媚术还只是初级阶段,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但是对付能力比她强的人就力不从心了,更别说刘凡这样的仙人了。

    “你吃了人家的乳猪,可要对我负责哦。”此时的夏媚儿眼神已是迷离,粉面红霞满布,一双纤细的小手也不由自主地紧搂住刘凡的熊腰,硕大的"shu xiong"贴紧着刘凡的胸口,嘟着樱桃小嘴,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看得刘凡一阵口干舌燥,若不是现在人多,说不定他就会化身禽兽,一口将其吞了。

    “真是要命啊。”刘凡现在心里是直叫苦啊,没想到一时兴起,却惹来了大麻烦,他怎么也没想到,破了夏媚儿的媚术居然让她受到反噬,这下可好,又多了一个女人,原本三个就让他很头疼了,不过现在一想起夏媚儿居然还是白虎,心中又难免痒痒的,说不定又可以再次突破,但现在不是时侯。

    “啪……”这时刘凡在夏媚儿的耳边打了一个响指将她惊醒。

    “呀……呜……”刚一清醒过来的夏媚儿便见自己躺在刘凡怀里,顿时尖叫一声,还好刘凡出手将她的小嘴捂住,不错他可就糗大了,要知道他今天可是初次上宁家,要是让宁琪的父母知道了,那这第一印象可就差远了。

    “嘘……你想叫得全场人都知道啊。”刘凡有点怕怕地虚声道,随即见夏媚儿点着头他才放开,随即两人挨着坐在一起,此时夏媚儿已经平复了下心情,美目不停地看着刘凡,看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扑哧……”看着刘凡窘迫的样子,夏媚儿不由得娇笑一声,紧接着说道:“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那么酷,那么强势呢。”

    “咳咳……”被夏媚儿这么一笑话,刘凡只得干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说道:“由于某种巧合的原因,你现在也算是我的女人,不管你的从前如何,但今后有我在,就觉不会让我欺负你的。”说着又很是霸道地一把搂住夏媚儿,像是在宣誓她的主权一样。

    “嗯……”夏媚儿很是乖巧地靠地点了点头,随即将头埋在刘凡的怀里,此时她整颗心满满地装着刘凡的影子,又怎么会反对呢,反而觉得有种被保护的感觉,暖暖地很贴心。

    随后两人就这样在这个无人的角落里边喝着酒,边聊天,感觉很温馨,不过多是夏媚儿在说,刘凡在倾听,这时刘凡才知道夏媚儿是苏城人,与临杭是邻市,家中有老父母,两人都是地道的农民,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还有一个妹妹叫夏灵儿,竟然也在复大上学,同样也是今年的新生,家中负担很重,所以夏媚儿才会拼命的赚钱。

    “对了媚儿,想没想过自己创业当老板啊?”随着两人的交谈越深,刘凡对夏媚儿的了解也就更多了,对于这个一手支撑起一个家的女孩子就更加的怜爱,遂心中萌生了相让她自住创业的想法。

    “这……”夏媚儿听到刘凡的话后,心中犹豫了一下,随即有些丧气地说道:“这我倒是有想过,只是现在做生意太难了,再说也没有本钱,所以……”说到最后连底气都没有了。

    “钱不是问题,我只问你有没有信心做好一家公司。”刘凡显然也看出夏媚儿没什么信心,遂很是牛气地说道,他其实是想帮夏媚儿,同时他手里也有一笔钱,总不能放在银行里发霉吧,虽然钱对于他来说跟纸没什么两样,但他必须为自己身边的人着想。

    夏媚儿略一思索后,说道:“如果是管理一家公司这倒没什么,只是我只对化妆品行业熟悉,而要开一家化妆品公司就要有制作化妆品的配方,不然是做不成的,如果是收购一家现成的倒是可以,只是别人未必肯卖。”

    “嗯,我确实是太想当然了,不过这事得慢慢来,改天找个时间,我们再详细计划一下。”说到武力刘凡必是天下无敌,但说道经商,那他可就是一窍不通了。

    “对了小凡,你跟宁家的人很熟吗?”夏媚儿突然问道,其实这也是她一直最想问的。

    “呵呵,当然熟啦,那是我刘家的大房,你说熟不熟啊,听了是不是吃醋啦,嘿嘿!”此时对刘凡的心绝对是情比金坚,只也是媚术反噬的可怕之处,这是一个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诅咒。

    夏媚儿也知刘凡不是她一个人可以绑得住的,遂娇媚地白了刘凡一眼,接着似羞且嗔地说道:“哼!我才不会吃醋呢,我知道你不是平凡人,只要你心里有我一个位置就只够了。”不过她话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正当两人郎情妾意之时,大厅中出现在一阵搔动,刘凡抬眼凝望大厅中央,却是不知不觉间已到晚上八点,宴会准时开始,而作为今晚的主角的宁琪也出现了,此时她正穿着一袭雪白色的露肩晚礼服,双耳戴着一对蓝宝石耳坠,带着一脸的幸福,犹如雪域神女一般款款从楼梯走下了。

    宁琪一出现就让在场的其他名媛都黯然失色,同时也引得那些青年才俊一片轰然,个个都狼眼放光,恨不得一口将其吞下,随即又都上前大献殷勤,希望能博取美人的欢心,也好近一步一亲芳泽,不过宁琪对于这些人都是礼貌姓的回应,但眼神中还是有淡淡的不耐之色,遂有些心不在焉地,眼神却不时的向后面看去,却没有发现刘凡的影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

    这时从有群中走出了一名长相俊朗的年轻人,只见他手里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花,深情地向宁琪身边走过来,接着伸手将花递给宁琪说道:“琪琪,祝你生曰快乐,这束花代表我对你的一片心,希望你能够收下。”说着就想将花递到宁琪的手里,却没想到宁琪根本就没有身手去接,而是退后一步。

    “不好意思,卢大少,我是不会随意收别的男人的花的,请你收回吧,你明白我说什么。”对于卢浩,宁琪是打从心里的看不起,不说他几次陷害刘凡,就说第一次找流氓想致刘凡残废这件事,就够她对卢浩这种阴险小子厌烦了,现在没有破口骂他已是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