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一章 我的女人,谁敢碰?(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呃……”宁琪的异常举动令卢浩顿时陷入尴尬的境地,捧着玫瑰的手悬在半空中,是放下也不是,举着也不是,脸上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心中更是气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已经设计好了的事,宁琪居然临时变挂,一时间让他的脸面都挂不住了。

    而这时周围其他人也是一副看笑话的嘴脸,更让卢浩脸色难堪,不过他也是心机深沉之人,很快就收敛起脸上的神色,既而跟没事人似的,笑着说道:“呵呵,琪琪你真会开玩笑,我们俩的事两家长辈都已经商量好的了,你就别逗大家玩了。”说着,便站到宁琪身旁,头有意无意地向宁琪耳边靠近,小声地威胁道:“哼!你要不想家族败落,那就乖乖地从了我,不然!就别怪我无情。”

    “你……”宁琪一听到卢浩的威胁,心中不免有些气急,一想起家族有可能因为自己的一时气愤而遭到重创,甚至于一蹶不振,从此没落,心里越发急促,可一想到刘凡,心中不禁有些凄苦,难道这就是大家族中女人的归宿吗?难道她即将成为家族政治的牺牲品了,想着想着眼眶中不觉间已被打湿了。

    “这才对嘛!跟着我卢浩,绝对比跟着那个穷小子,乡巴佬儿好上万倍。”卢浩看着沉默不语地宁琪,以为她是屈服了,遂有些志得意满地小声说道,浑然没有意识到宁琪眼中已是一片灰暗,完全没有了焦距,此时的她早已是天人交战,仿佛一具没有意识地木偶一般,可以任人摆布。

    正当宁琪即将绝望之际,却看到了一个令她难以忘怀的身影,就像一道曙光一样深深地印入她的眼眸中,一时间她的眼中又仿佛恢复了生机一般,渐渐的明亮起来,也不知那里来的力气,一举挣脱了卢浩紧抓的手,随后奋力的向来人一扑,直接就被那人揽在怀中。

    “不好意思,琪琪,我来晚了。”来人正是刘凡,之前他正与夏媚儿两相依偎,好不快慰,就见宁琪从二楼走下来而引得大厅一阵搔动,后来就听到了卢浩威胁宁琪的说,卢浩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却瞒不过刘凡变态的听力,同时也知道了宁家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了,本来想继续听下去的,但他却看到了宁琪眼中的死灰,知道她无法改变命运,心中已有死志,刘凡顿时不由得大惊,暗骂自己该死,遂才在这时挺身而出。

    “呜呜……我恨死你了,你怎么不早点出现,害得我……”宁琪一趴在刘凡的怀中,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之前的彷徨无助已不再,这一刻的她却又是一副小女儿姿态。

    “好了,傻丫头,是我不好,别哭了啊,再哭可就成了小花猫了哦。”刘凡看着梨花带雨的宁琪,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刺疼,随即怜惜地帮宁琪擦拭眼眶边的泪水,随手又刮了一下宁琪秀挺的小鼻子,柔声的说道:“你这丫头怎么那么傻呢,家里出了这么大人的事也不让我知道,你知道我会为你担心吗?”

    “人家就是不想你担心嘛。”听到刘凡的关心的话,宁琪心里感到无比的温暖,随即泪眼朦胧地望着刘凡,痴痴地说道。

    看着怀中的可人儿,刘凡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望,决心今生不让她受委屈,“有我在,没人可以将你怎么样,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吧,不过你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不许再敢瞒着我,不然我一定让你尝尝我刘家家法。”说着,趁人不注意之时在宁琪圆润的小屁屁上捏了一把。

    “嗯……”初遭刘凡狼手袭击,宁琪顿时感到全身一阵酥软无力,随即从喉咙中迸发出低沉的嘤咛之声,还好她竭力控制住,不然她就糗大了,不过她同时也知道了刘凡所谓的家法是怎么一回事,心中顿感羞赧不已,随即又是一阵气恼,接着用力在刘凡的腰间嫩肉大力的拧了几下,不过刘凡却跟没事人一样。

    这边两人在那里打情骂俏,好不欢喜,而对面的卢浩却是一脸的阴沉得都快可以拧出水来了,眼中闪着阴狠的寒光,心中恨不得将刘凡这个坏他好事的乡巴佬儿碎尸万段,但大庭广众之也却又不好发作,只得隐忍不发,但心中却是毒计暗生,事后必定要找人作了这小子。

    正当众人以为卢浩会立马发作,准备看好戏的时侯,却听到了他似笑非笑地说道:“哟!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个乡下来的土鳖啊,什么时侯这种上流社会也能让你这种不入流凡小人物进来的。”卢浩话中不断地点名刘凡的身份,其用意不过是想令他在众人面前难堪罢了。

    对于卢浩的讽刺,刘凡根本不放在心上,反而反唇相讥道:“哟!这是谁家的狗链没栓好,跑出来这么个东西来,而且嘴巴还这么臭,人说狗是吃米田共长大的,原本我还不信,不过这位老兄一张嘴我却信了,真是臭不可闻啊,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别以为披着一身人皮就以为成精了。”

    “扑哧……”刘凡的话一出口,顿时引得怀中的宁琪哧笑一声,但却笑不露齿,这也许就是女孩子的含蓄美吧,不过其他人就没那么多顾忌了,每个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完全就没有在意一脸暴怒的卢浩。

    “你草泥马的,骂谁是狗呢?”卢浩一听刘凡的话,那里还不知道是在骂他啊,一时情急之下便破口大骂起来,这下可把他翩翩佳公子的形象给破坏了个一干二净。

    “谁接话我就骂谁!”看着气急的卢浩,刘凡脸上的笑意更浓。

    “你……”刘凡一句话噎得卢浩无语以对,不过这又能怪谁呢,谁让他自己沉不住气,自个跳了出来呢,这不是犯贱找骂是什么,随即卢浩又平复一下心情,接着趾高气扬地说道:“我不跟你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今天是琪琪的生曰,同时也是我们俩订婚的曰子,这是两家长辈早就同意的了,如果你是来祝福我们的,那我们欢迎,但要是来捣乱的,就别怪我不客气。”

    卢浩的说刚落,接着又走到刘凡的身边,看了一眼宁琪后,在刘凡耳边阴狠地说道:“别以为自己会两下子功夫就了不起,你听过双拳难敌四手没有,你武功再高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再说你能厉害得过枪吗?这个社会讲的是权势,如果没有实力那就乖乖地装孙子,别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尾巴狼,跟我卢浩斗,你还不配。”说着就想将宁琪从刘凡的怀中拉开。

    但刘凡岂会让他得逞,一伸手就抓住卢浩伸来的手,稍微用力一捏,随即阴森地说道:“我刘凡的女人,只有我能碰,我不管你的家世有多好,只要你敢向琪琪撩爪子,我就有胆将其剁下来,这一次只是小惩大戒,如有下次我让你横死当场,你别不信,我刘凡向来说到做到,哼!”说完便将卢浩的手甩了出去,甩得他连在原地转了几圈。

    卢浩初被刘凡一只铁手箍住,立马感到疼痛难忍,疼得他额头直冒冷汗,但他倒还算硬气,没有叫出声来,只是咬紧牙关,愤恨地怒视着刘凡,紧接着又被刘凡甩得转圈圈,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却又晕晕的差点跌倒在地,好在这时人群中几名保镖打扮的人迅速上前一把扶住了他,让他不那么难堪,不过这次脸面受损是肯定的了。

    待卢浩站定,抬头见到身边之人都是自己人,于是心中大定,好顾不得手上的疼痛,大手一挥,随即厉声说道:“将这个乡巴佬儿给我打断四肢,扔出去。”

    此时的卢浩已经被刘凡刚刚的羞辱得失去了理智,完全不顾此时还是在公众场合,居然这么肆无忌惮地公然指使手下将人致残,完全就是藐视王法,令得在场所有人都禁不住心中一阵胆寒。

    (今天暂时一更,从21号开始将正常更新,每天三到四更,以求尽快将之前欠的章节补上,希望大家能给力支持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