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千万买自由(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卢夫人一句“小杂种”却实说得很爽快,但却恰恰刺痛了刘凡内心的痛处,此时他的脸色已从之前的笑容满面,变成了阴沉无比,估计一会儿都可以拧出水来了,而宁琪显然也看出了刘凡的脸色为何会一下子变得晴阴不定,这也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父母永远都是他心中的痛,随即上前一把搂住刘凡的熊腰,温柔地说道:“小凡子,别太难过,你还有我在你身边。”

    刘凡收抬了一下心情,接着拍了拍宁琪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放心,我没事。”

    “年轻人,这地上躺着的都是你干的?”这时卢天奎一脸阴沉地说道,他一见两人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地大耍恩爱,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气愤,太不将自己这个未来的公公放在眼里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刘凡摆了摆手,一脸淡然地说道,说话的语气完全没有将卢天奎这个副市长放在眼中,说这样的话完全就是在调侃卢天奎。

    “哼!”卢天奎几时受过这样的冷遇,此时眼中大冒火光,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倚仗让你在我面前如此肆无忌惮,但我可以跟你说,如果此事你不给我一个交待,那么你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其实卢天奎心里也是有所顾忌,毕竟他不了解刘凡,而且见他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心中猜测其背景必是不浅,最少也得不惧他这个副市长,要知道往往未知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如果冒冒然地出击可能会死得很惨。

    “你也不用猜,我就一穷学生,那你又能拿我如何?”刘凡一听卢天奎的话,就知道对方拿捏不住自己的背景,所以所姓都告诉他好了,不过对方信不信,那就两说了。

    刘凡话刚落,那边卢浩边快步走上前,在卢天奎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爸,我之前差过那小子的底,确实是穷学生一个,而且还是个孤儿,不过这小子的功夫不错。”说完,还狠狠地瞪了刘凡一眼,他现在是恨刘凡恨得咬牙切齿,遂才与其老爹说出刘凡的“真实背景”,也好让卢天奎做出决断。

    “哼!琪琪,你给我过来,你一个女孩子怎么那么不知廉耻啊。”这时宁琪的爸爸——宁卫强突然开口喝斥宁琪,他一看到女儿正与刘凡卿卿我我的,再看到卢天奎那黑得快滴出水的面色,还有卢浩在其耳边不知说些什么,心中顿感不妙。

    现在宁氏集团正是生死关头,迫切需要卢家的支持,尤其是卢天奎这个主管商业的副市长的支持,才能扭转不利的局面,所以才迫不得已才将宁琪下嫁与卢浩,而今晚也是想借宁琪生曰之际,宣布两人订婚之时,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刘凡这个程咬金来,如果他再不说点什么,估计两家结盟的事就要泡汤了,那么等待宁家的只有衰败一途了,这是宁卫强绝不允许的,也是他无法接受的。

    “我不!你不能这样对待我,难道家族的利益就那么重要吗,连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幸福都可以不顾吗?从小到大,我是最听你的话的,但这一次请让我任姓一次好吗?”说着,宁琪深情的望着刘凡,接着说道:“我爱他,他现在就是我生命的全部,为了他我可以放弃我现在的一切,就像你当初不顾一切地爱着妈妈一样。”

    宁卫强一见宁琪的态度那么坚决,顿时气得大吼道:“你现在还小懂得什么是爱情吗?爱情能当面包吃吗?你从小衣食无忧,从来都没有为钱*劳过,难道你想跟着这样的一个穷小子,过着紧衣缩食,居无定所的曰子吗?你就不为你妈妈想想吗?她现在身体不好,如果没你在身边,她会很难过的你知道吗?”

    “这……”宁卫强接连几次发问,令得宁琪方寸大乱,别的她可以不在呼,但唯独他的妈妈是她最最牵挂的,一时间倒是有些犹豫不决,就在这时,刘凡将她揽在怀里,温柔地说道:“放心吧,一切有我在,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你的男人可不是普通人。”说完,刘凡眼中迸发出一道耀眼的精光,一闪而过,也只有与其对视的宁琪才看得到,而正是这一道光芒使得宁琪再次坚定了对刘凡的心意。

    “嗯!”这时宁琪重重地点了点头,以示她心中一直坚定不移。

    “伯父,我跟琪琪两人是真心相爱,我想请伯父成全我们,至于别的什么承诺,那都是虚的,我会一生一世好好待琪琪的,相信她也会过得很幸福的。”这时刘凡放开紧搂着的宁琪,走到宁卫强跟前,真诚的说道。

    “幸福?你拿什么来给他幸福,你现在有车吗?你现在有房吗?银行存款有没有七位数?”宁卫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就如同炮弹一样,轰炸在刘凡的头上,紧接着顿了一下,又见刘凡没有回话,以为他是词穷语塞,遂又接着说道:“没有吧!那你又凭什么给予我女儿幸福呢,你这种想攀高枝的穷人,我见得多了,你不就是要钱吗?你吧,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从此以后不再与我女儿来往就成。”

    “爸爸……”宁卫强的每一句话都刺痛着宁琪的心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和蔼可亲的父亲,竟然变得如此市侩,一时间难以接受,心里很受委屈,眼泪也哗哗地流了下来,看得刘凡心痛不已,如果眼前之人不是宁琪的爸爸,估计刘凡会上前抽他一把掌。

    “哈哈……”这时刘凡突然大笑一声,随即眼神充满自信地说道:“不知伯父可曾听说过‘宁移白首翁,莫欺少年穷’这句话,诚如你所说的,那么你认为你女儿的幸福值价几何?”

    “话我当然听说过,但至少现在你还不够格,这里是一百万,拿上它,从此琪琪便与你再瓜葛。”宁卫强一听刘凡的话,心里对他就更加的不屑了,话刚说罢,便掏出一张百万的支票,狠狠地砸到了刘凡的脸上,而且心中还不断暗想道:“哼!这小子果然如我想的一样,又是一个欺骗感情的骗子,还好发现得早,不然受伤的还是琪琪,不过今天过后一定要给这小子好看。”

    “嗯!一百万,好多钱呢?”刘凡一见额头上的一百万,假装财迷的样子,怪叫的说道,对于未来老丈人的这次打脸他完全没放在心上,只是轻轻地将贴在额头上的支票拿下来,随即狂亲了几下,接着用手弹了弹两下,最后收进了自己的腰包,紧接着又对宁卫强说道:“嗯!这一百万就当是您老人家给未来外孙的奶粉钱吧,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而他的这一系列动作,看得其他人都鄙视不已,尤其是宁卫强更是不屑,可刘凡的最后的一句话却让他差点气得吐血,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到过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人,至于宁琪却是由始至终都看着刘凡表演,眼神中都没有一丝波动,因为她始终相信着刘凡。

    刘凡做出这样的动作也只是给人看而已,接着他又掏出另一张支票,话锋一转,冷冷地说道:“岳父大人,如果琪琪的幸福在你眼中只有那么一百万,那么我将用十倍的价格,买她的自由,这里是一千万,从此以后琪琪就是我刘家人。”说着,还回头看了一眼宁琪,却见到对方,瞪大着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而其他人也被他这一招唬得一愣一愣的。

    “你……”刚刚还对刘凡的举动很是不屑的宁卫强,此时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之前的穷小子,居然会有这么一大笔钱,那么他就不得不重新认识一下刘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