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行善就是积德(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邓方成领命出门后,特护病房的病床上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叫声:“啊…不要啊…”而这惊叫声也牵动着病房内的所有人。

    也许是赵昌山刚刚大力的拍桌声让柳凝香惊醒的,这时的赵昌山也为自己的鲁莽行为而倍感自责,见到柳凝香醒来,急忙上前关心地说道:“凝香,你怎么啦,哪不舒服啊,我马上叫医生来看看。”

    “赵书记,在您来之前,我已经为柳小姐检查过了,她的身体机能虽然还在恢复中,但只要好好休息调养半个月就可以恢复了,现在柳小姐刚醒过来,还处在车祸时的影响当中,所以才会这么惊恐的。”钱森也看到柳凝香的惊恐,又见到赵昌山眼中自责的神色,以他这种混迹医院多年的老油条,又怎么会看不出赵昌山心中的想法呢,于是对赵昌山说道,算是减轻赵昌山的愧疚之心。

    果然赵昌山听了钱森的话后,看向他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世人皆有私心,就是高级官员也不能例外。只要坚守本心,些许私心又算得了什么呢。

    “爸…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那里。”这时的柳凝香也渐渐的清醒过来了,见自己的公公坐在床边的陪护椅上,开口说道。

    “我…我不是正在开车…啊!小妮,小妮呢,爸,小妮在那里,她有没有事啊,呜…呜…”随后柳凝香也想起了自己开车接女儿放学回家,路上出了车祸,心情也激动起来,想到自己女儿有可能生死未卜,不尤得大哭起来了。

    “凝香,你先别激动,小妮没事,正在隔壁的病床上睡觉呢,你别担心啊。好好休息。”事实证明赵昌山根本不是一个能够做好安慰工作的人,不安慰还好,一说话柳凝香更加不安,哭得更凶,满是歉意地说道:“呜…呜…爸,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能够及时躲避的话,小妮就不会受伤了,我不是一个好妈妈,志朋已经不在了,如果小妮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就是死后也没脸再见他了。”赵志朋是柳凝香的丈夫,也是赵昌山的小儿子,是一名军人,两年前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身亡,这对于柳凝香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女儿就是她的精神寄托,如果女儿也出事了,那么对于她又将是一个毁灭姓的打击。

    “这不能怪你,事出突然,这是常人无法预料的,说起来还是咱们老赵家亏欠你太多了。”想到自己去世的小儿子,赵昌山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心中对于这个媳妇更多的是愧疚。想想看儿子刚结婚不到三年就去世,只留下了孤儿寡母,而柳凝香在儿子去世后对老人更是敬爱有佳,也真是难为了柳凝香。

    “嗯…,爸,我没事,只要小妮没事我什么都不在呼,让我看看小妮吧。”听到赵昌山安慰的话,柳凝香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转而关心起自己的女儿来了,说完话就想起身下床。

    “别动,快躺下,凝香,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医生说了,小妮只是受了惊吓,没什么大碍,你看她不是正在那里睡觉吗。”赵昌山看到柳凝香起身就要下床,连忙手指着对面白色屏风说道,而这时在病房内的钱森也很配合的拉开的屏风。

    看到女儿真的没事后,柳凝香也终于放下了心,安心地躺在病床上,眼睛却一刻不放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就在这时,出去办事的邓方成也回来了,他轻轻走到赵昌山身边,小声的说道:“赵书记,郭明辉和陈国雄已经到了,我把他们安排在隔壁的一间办公室了,您看现在是否要过去。”

    “嗯!走吧。小钱,你让护士过来照顾一下她们母女。”说完话,小心翼翼走出病房。

    特护病房隔壁办公室内的陈国雄此时正坐立不安地想着事,再来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他承受着不少压力,市常委副市长和市政法委书记先后打电话询问车祸之事,并要求他马上放人,但都被他顶了回去,可是没过多久他就被停职了,肇事司机田斌也被放了出来,就在他无奈的时候就接到邓方成的电话,说是赵书记要听他汇报工作,这让一向不会讨好上级领导的他即兴奋又不安。

    就在陈国雄不安的想着事时,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的正是赵昌山和邓方成两人。

    “国雄同志,关于这次的交通事故的经过你先说说,还有相关责任人又是如何处理的。”赵昌山一进门就很是严肃的对着赵昌山说道。

    “赵书记,今天下午接到报警后,我们就马上赶到现场,从目击群众口中了解到,肇事司机田斌冲抢红灯而造成的,而田斌当时是醉酒驾车,酒精含量测试严重超标,本来我已经下令将田斌拘留了,不过后来田斌又被放了出来。”说到这里陈国雄是即不甘心又无奈啊,但现今华夏国体制内的潜规则就是这样,真正做到公平,公正的官员又有几个呢。

    “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阻挠执法。”听了陈国雄的话赵昌山就有些不高兴了,一脸严肃地问道。

    “书记,在来之前陈国雄就已经被停职了,理由是越权执法和执法不文明,我了解了一下才知道,是市政法委书记王国栋下的命令,田斌也是他放出来的。”这时邓方成看到自己老板有些不悦,于是为陈国雄辩解地说道。

    “哼…真是无法无天了啊,小郭你立刻去调查这事,一定要做到铁证如山。”赵昌山很是气愤的说道,然后指着郭永平下了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随同而来的郭明辉一直都没有说话,他明白赵昌山让他来的目的,一听到他下的命令,马上如条件反射般地敬礼做保证地说道。随后转身走了。

    “小陈啊,听说当时有一个年轻的医生在现场,是他救治了那对母女的,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由于柳凝香母女已经没事,赵昌山心情也舒缓了不少,讲起话来也没有了之前*人的气势,很是慈祥地问起了关于刘凡的事来。

    而陈国雄听到赵昌山如此称呼也,更是有激动得内心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正经危坐在那里,平复下心情后说道:“赵书记,当时我交待手下的人想将被压在车内的两母女救出来,就让一个年轻人出言阻止了,他说那位少妇肋骨断裂,刺入肺部,不能随意移动,不然会有生命之危,而那小女孩更是颅内出血,如果救治不及时会导致全身瘫痪,甚至死亡,而这些诊断也得到了在场的李正堂老神医的认可,后来……最后那年轻人在救完人之后就悄悄地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只知道可能是个学生。”

    听了陈国雄的讲述后赵昌山这才知道自己儿媳妇和孙女是从鬼门关溜了一圈了,要不是有高人相助,恐怕后果不看设想,想到这里赵昌山吓得一身冷汗。同时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找到这个年轻人。很显然刘凡在赵昌山的心目中已经上升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了。

    随后的几天里,临杭市官场发生了大地震,市常委副市长田建豪和市政法书记王国栋因滥用职权,收受贿赂达上千万而被双规,同时受牵连的还有大小不等的官员多达二十多人…随后刚被放出的田斌又被公安部门拘留,而他所做的违法之事也一一被曝光,最后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锒铛入狱。而在这事件中陈国雄成了最大的赢家,直接一步登天成了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郭明辉也更进一步成了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算是进入市委常委的权力中心了。

    真是一啄一饮,莫非前定,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

    刘凡走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与他无关,他也不知道因为这事而引发的官场大地震,更不会去关心这些。刘凡走后又做了什么呢。

    原来刘凡在看到当时群众都很激动,再听到有人称呼他为小神医时,就知道这次玩大了,要是以后一大帮人都来找他治病,那他还怎么潜心修炼呢,更何况他的姓格有些孤僻,毕竟在现在这个社会,低调才是王道,于是就小小的用了一个幻术,让人认不出他来,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之后刘凡来到了“春华堂”把准备好的千年人参给卖了,当然,这是河图洛书空间界内最差的那种,但即使是这样也让药店的总经理李慧兰震惊不已,在这个末法时代,灵气匮乏,珍贵药材更是稀少,就别说上千年的了,最后刘凡以五千万的价格卖给了“春华堂”,对此刘凡倒没怎么在意,钱对于刘大仙人来说就是一堆废纸,要不是想改善他干妈一家的生活,他也不会来卖药的。

    拿钱闪人后,刘凡还不忘给自己干妈和刘玉婷卖些衣服,还卖了两部苹果4S手机,一黑一白,黑色的当然是留给自己的,白色的就是给刘玉婷准备的,做完这一切后,刘凡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便大包小包地坐上了回家的公车。

    不过当公车开出没多久,坐在车上的刘凡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天空中降下丝丝金黄色的气体进入到他的身体中,而他刚刚稳定下来的修为也有了突破的迹象,刘凡心中想到“难道这就是师尊所说的功德之气,原来这功德之气还有突破境界的妙用啊。这真是曰行一善,功满三千,焉无福至啊。”想到此处,满意地闭目养起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