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副市长又如何?(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不可能……不可能,这支票一定是假的,对,就是假的,你一个穷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卢浩之前就已经调查过刘凡底细,但现在刘凡的举动却让他无法接受,一时之间有些魔怔了。

    “哧……”刘凡跟本就没有理会卢浩,转而对着一脸阴晴不定的宁卫强,笑盈盈地说道:“呵呵,岳父大人,钱你已拿了,现在琪琪已是我刘家人,那么我们可就走了,放心过年过节我会带琪琪来看望二老的。”说着,又拉起宁琪的手,凝视一眼后,接着说道:“愿意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吗?”

    “嗯!可是……”宁琪点了点头后,却又摇了摇头,心里好像很矛盾,即不想放弃自己的爱郎,又担心家族生意上的事,正是左右为难之际。

    “放心,你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是不会让他们出事的,你相信我吗?”刘凡眼神坚定地看着宁琪,话里一字一句都显得那么的铿锵有力,字字犹如洪钟大吕一般,撞击着宁琪的心灵,令她不自觉间对爱更加的坚定,她坚信自己的刘凡能够做到,而一直以来刘凡也从未让她失望过,相信这一次也是一样的,遂到最后还是郑重地点了点了。

    宁卫强一直在关注着刘凡与宁琪的对话,一见宁琪点头,顿时暴跳如雷,大吼道:“琪琪,你真是气死我了,难道你想放弃这个家,你对得起你妈妈吗?啊……”说着一指指向身旁早已泪眼婆娑的宁夫人。

    “妈妈……”宁琪顺着父亲所指看去,便见宁夫人红着眼眶,满是关爱地看着自己,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瞬间挣脱刘凡的怀抱,向宁夫人飞奔而去。

    宁夫人紧紧地将宁琪抱住,轻轻的用手拍拍了她的后背,慈爱地说道:“好孩子,只要你过得幸福,比什么都好,妈妈不会怪你的。”说着,又横了宁卫强一眼,冷哼道:“宁卫强,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你几时变得这么势利,既然你也这么嫌贫爱富,当初又为何要娶我这个农家女,难道你想将你当初所发生的一切,再次重演吗?你难道忘了当初宁家是怎么对待我们一家人的,现在宁氏集团让你那些叔伯兄弟败光了,却又想要我的女儿去为他们所做的事买单,他们简直是妄想。”

    “阿玉,你……”宁卫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温柔大方的老婆会在这个时侯发难,而且好像积怨不小,其实这些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现在家族没落了,他身为家中长子不得不扛起这份责任,可他却好像忘却了之前被赶出家门的种种耻辱,但宁夫人的话却又让他回想起了那段不堪的往事,心中对家族的的那份心也开始动摇了。

    “年轻人,你决定要与我卢家为敌吗?”这时卢天奎也看出了宁卫强的内心已经动摇了,此时也不是得再次出声,而且他心中也暗恨刘凡这个捣乱的家伙,但身为副部级高官,他要维护自身的正面形象,所以这好当面教训刘凡,不过威*就难说了。

    “哧……与卢家为敌?你们配吗?”刘凡很是不屑的说话,确实,以刘凡的实力,又有什么人能称之为他的敌人呢,而卢家顶多点是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好好好,好得很啊,自我成为常务副市长以来,还从来没有一个年轻人有如此胆魄,敢在我面前如此狂妄自大,果然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卢天奎一听刘凡的话,心便再一次阴沉了下来了,但嘴上却说得好听,接着卢天奎话语一转,变得阴冷无比:“不过,往往狂妄自大者,都是自取灭亡,就是不知道你有撑到几时。”

    “副市长?很大的官吗?”对于卢天奎的威胁,刘凡跟本就没放在眼中,接着用手掏了掏耳朵,反威胁道:“你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让你回家买红薯去啊。”

    “哇……”刘凡的话刚一出口,周围的其他人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在他们的眼中,刘凡顶多是有几个钱的小子罢了,对于他们这些富家大少来说也不过就是穷人而已,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威胁人家堂堂副部级高官,而且还是撸人家帽子这种荒唐事,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哇哈哈,笑死我了,你以为你老子是皇帝啊,要谁死,谁就得死啊,你只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野种罢了,还以为自己是太子呢,你他妈……啪……啊……”正当卢浩狂笑之时,一个巴掌便向他扇了过来,顿时让他的话嘎然而止,接着又是一声惨叫,众人便见卢浩的身形向左边横飞了出去,而这一变故也让众人惊疑不定。

    待众人看定,刘凡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卢天奎身侧,只见他轻轻地揉了揉手,看都不看卢浩一眼,接着对身旁的卢天奎,嚣张地说道:“你的儿子嘴贱,欠管教,我替你教教他怎么做人,卢副市长没意见吧。”

    “嘶……”这下众人才知道什么叫牛叉,当着人家副市长的面,打他的儿子,居然还说替你管教,这是如果不是疯子,那就是大有背景,这便是此时众人内心的想法。

    “你……”刘凡的一句话,噎得卢天奎无言以对,眼角直跳,额头更是大汗淋漓,从刚才刘凡出手的一瞬间,他便感到惧怕了,这样的武力他是平生仅见,如果刚才刘凡要想杀他的话,那是轻而易举的事,现在他要是还看不出刘凡有所倚仗,那他就真是猪了。

    “年轻人,我承认你的武功确实不错,但不要以为仗着武力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这里是法制社会,不是什么人都可是乱来的。”卢天奎虽然心里感到后怕,但做为一个副部级高官,应有的胆气还是有的,再则他也是一个强势之人,怎么可能会屈服于一个毛头小子。

    “哦!原来卢大市长还知道有法律的存在啊,那么你可知道你儿子在外面的所作所为吗?”这时刘凡挑了挑眉头,很是轻挑的调侃道,接着又是不屑地说道:“你儿子在外面欺男霸女,不知有多少女孩子糟蹋在他的手上,甚至勾结黑社会,利用你的职权,在外面欺行霸市,强买强卖,你现在却在这里大义凛然地贼喊抓贼,这算不算是讽刺啊,我的大市长?”

    “不可能,你这是强词夺理,我儿子跟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这是诬蔑。”卢天奎一听刘凡的话,气得嘴唇发抖,却又不能发作,他自然不会不清楚自己儿子的为人,但众目睽睽之下,他当然矢口否认了,不过他虽然对刘凡无可耐何,但他却可以*迫宁家,于是又转身厉声对宁卫强说道:“宁董事长,看来我们两家的结盟可能要就此结束了,希望你好自为之。”说着看也不看刘凡一眼,甩手就想向大门口走去,当然这只不过是一个姿态罢了,做戏而已。

    “卢市长,对于两家不能结盟,我深表遗憾,既然市长要走,那就不送了。”此时宁卫强也看出了刘凡的不凡之处,明知对方是卢家势大,还跟卢天奎斗,那是疯子的行为,但显然刘凡不是疯子,那么就只是一种可能,也就是说这小伙子来头必定不小,而且他也明白,卢家之所以要跟宁家结盟,不单单是为了宁琪而来,还想趁机主导宁家,渐渐地达到吞并宁家的目的,可宁卫强却又不得不如此做,因为不结盟宁家死得更快。

    不过刘凡的强势出现,却让宁卫强看到了希望,虽然他不知道刘凡的背景,但想来也不会比卢家差到那里去,尤其是刘凡那一手犀利的武功,让他想到了传说中的隐世家族,也只有这样的世家才有可能培养出刘凡这样出色的人才来,更重要的一点还是他的夫人的那一翻话,当然他也是为了妻子,才被赶出宁家的,虽然后来又被招了回来,但那也是家族长辈看在他的出众的能力上。

    “既然如此,那你就等着宁家没落吧,哼!”卢天奎怎么也没想到宁卫强突然间那么决断,但也知道今天事不可为,随即又撩下狠话,接着阴沉着脸,带着他的夫人以及昏迷的儿子,还有手下的保镖,急冲冲地离开了宁家,而随同而来的众人见没戏可看,也都纷纷告辞离去,只留下了刘凡与宁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