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赌场风云(上)(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出了夏媚儿家后,刘凡开着陆虎,呼啸着快速向东城区的鼎盛大厦驶去,这里是斧头帮的总部,同时也是一个集赌场,夜总会,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大型不夜城,这里是男人纸醉金迷的销金窟,同时也是藏污纳垢的败金所。

    而刘凡今晚的目标正是毁灭斧头帮,这其实也是他与田国强,以及孙建国几人商量好的军警联合打黑行动,而刘凡正是这次打黑的总指挥,同时也是由他将斧头帮的一帮高手都吸引到总部来,这其实也是刘凡的建议。

    “吱……”这时鼎盛夜总会大门口突然猛的停下了一辆极其霸道的陆虎车,接着从车内走下一名身穿白色休闲服的年轻男子,这不正是刘凡嘛,只见他很是张扬地走到夜总会门口,随意地从钱包中拿出几张老人头,接着连同车钥匙丢给了门边的门童,嚣张地说道:“去!将本少爷的爱车找个地方放好,记住,小心别把车刮花,不然有你好看的,哼!”说完,连看都不看门童一眼就踏步走进了夜总会。

    “是是是,这位少爷尽管放心,保证将您的车看管得妥妥当当的。”那名门童一见到刘凡丢过来的一叠老人头,顿时两眼放光,接着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地献媚道,说完话连忙收将老人头收起,随即美滋滋地拿起车钥匙,为刘凡泊车去了。

    那头,刘凡一进到夜总会,就见里面一片昏暗,到处都是乌烟瘴气的,而且还充斥着难闻而又刺鼻的气味,一对对的男男女女,痴缠着搂搂抱抱,完全不知礼仪廉耻为何物,甚至于在某些更为阴暗的角落里,还不时的传来男人低沉的喘息声,女人放浪的"shen yin"声。

    “来杯扎啤。”这时刘凡走到吧台前的坐位上,随手扔下一张老人头,点了一杯啤酒,接着又对酒保说道:“你们这有什么刺激的,好玩的吗?比如赌场?带我去,这些就是你的了。”说着,又从身上摸出一小叠老人头,足有十多张。

    “这……”酒保一眼到钱,眼中顿时金光大冒,随即他又有些犹豫了,这赌场本身就是国家明令禁止,所以这些帮派都不敢摆在明面上,一般陌生人要进赌场都需要熟人介绍才可以进入的,这也是怕有警察混入进去,所以就不难猜出酒保的难处。

    “呵呵,放心,我只是来找刺激的,再说你看我这样子像条子吗?”刘凡一眼就看出了这名酒保在犹豫什么,遂又开口说道:“而且我跟赵七斤可是哥们,前一阵子还一起喝酒把妹来着,我也是通过他才知道这里的。”

    “哦!原来先生是七爷的朋友啊,你早说嘛,那您现在跟我来。”酒保一听刘凡那么说,立刻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仅态度恭谨有礼,甚至还有意无意地讨好刘凡,紧接着一脸堆笑地抄起吧台上的一叠老人头,放到口袋中,随即又领着刘凡穿过夜总会的后台,不一会便进入到一个狭小的通道,大约走了几分钟又来到了一架电梯前,门口正好有几名穿得胡里花俏的不良青年守着。

    “鸡哥,这位是先生想进赌场,是七爷介绍来的,您看……”酒保一见眼前的几人,便上前对着其中一名戴着耳环,顶着一个鸡冠头的小混混说道。

    “嗯!既然是七哥介绍的,那就没什么问题,进去吧。”鸡哥看了看刘凡几眼后,不疑有他,感觉没什么问题,于是打开了电梯的大门,示意刘凡进入。

    刘凡也毫不客气,一个踏步向电梯鱼贯而入,之后,电梯便缓缓地上升,直到第十八层才停了下来。

    “欢迎光临……”当电梯门再次打开时,印入刘凡眼中的却是两名身着开胸连衣短裙的美女向他躬身请安,两人胸前那雪白的峰峦至少有一半暴露在空气之中,就差没有露出那上点红了,一抹沟壑也是深不见底,真可谓是波涛汹涌,白浪起伏啊,不过这些在刘凡眼中只不过是一两具红粉骷髅罢了,但是他没有忘记今天来的目的,而且他今天扮演的也是一名纨绔子弟,那么有便宜不赚,那就是吃亏了。

    “嗯嗯,不错不错,妹子的*不小哦,来,这是本少爷赏你们的,哇嘎嘎!”刘凡露出一眼两名美女,眼中便大放*光,随即口中还不断地啧啧声道,接着又掏出两叠老人头,分别塞进了那两名美女胸前的沟壑之间,随手又摸了一把,最后还怪叫连连,当然这些都是为了演戏而已。

    “哎哟!帅哥……你人真好,而且又阔气,人还长得那么帅,真是超有爱哦,要不……要不我们姐妹俩今晚伺候您”

    “是啊,我们姐妹的‘功夫’可是一流,包您满意,如何呀!”

    ……

    此时两名美女一见刘凡,便两眼放光,就好像深闺怨妇遇见了精壮男一样,恨不得与他就地盘肠大战一场,弄得刘凡心底不断地打着颤抖。

    “是吗?哇嘎嘎!不过本少爷今天是来赢大钱的,等本少爷赚了大钱再回头,收了你们这两只小妖精,现在领我去赌场吧。”刘凡这回算是知道装B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他一个“纯情男子”去假扮一个情场浪子,那就更不容易了,不过想归想,手上的便宜还是该怎么占就怎么占,反正给了钱,不占那是傻蛋。

    “那咱们姐妹俩可就等着帅哥的临幸了哦。”说完,便摇摆着俏臀,两步一顾,三步一回头地向刘凡放电,那媚眼一个接着一个地不断地向刘凡拋了过去,直将刘凡电得差点口吐白沫。

    几分钟后,刘凡便进入了真正的赌场,只见整个赌场空间很大,足有几千平米,中央错落有致地摆放着上百台赌桌,每一桌都有不少人围观,赢钱的哈哈大笑,状若癫狂,输钱的捶胸顿足,破口大骂,输惨的更是面如考妣,而赌场墙壁四周还有不少的“老虎机”,整个场面都充斥着呐喊声,叫骂声……

    刘凡淡淡一进门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便走到吧台旁,扔下一叠钞票,兑换了一万元的筹码,一共十枚蓝色的千元筹码,随后慢慢地走近了最近地一台赌桌,见台面上赌的上色子,不过刘凡却从来没有赌过,不过色子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简单,这赌色子可以赌大小,赔率是一赔一,也可以赌点数,赔率是一赔十五,还可以赌豹子,赔率更高,一赔三十六。

    看了一会后,刘凡也看出了点门道,每次庄家总是吃大赔小,而且有时还开出豹子通杀,这不是说摇色子的菏官有多厉害,而是赌桌下面装有机关,只要用脚按动按钮,想开大就大,想开小就小,所以说赌博从来都是十赌九骗,所以小赌则可,君不见有多少人因赌博而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来来来,赶快下注,买定离手……”这是新一轮的摇色又开始了,菏官也不时的卖力吆喝着,而一众赌徒也在菏官的吆喝声中,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将手中的筹码重重地压在了赌桌之上,而此时刘凡也准备出手了,之前当菏官摇完色子后,他便通过神识知道了色盅里面的点数:一、三、四,八点小,所以刘凡也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十个筹码放到了“小”上面。

    “来来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开……一、三、四,八点小……”

    菏官的吆喝声刚落,刘凡便斩获了一万筹码,随即又开始新的一轮。

    (晚点还有一更,请大家留意,另求鲜花,求打赏,求订阅,请支持正版订阅,支持逐浪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