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章 赌场风云(中)(求鲜花求订阅)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嘭……”菏官经过一阵眼花缭乱的摇盅后,重重地将色盅扣在了赌桌了,再一次吆喝道:“来来来,下注下注,手快有,手慢无,买定离手了啊。”

    菏官的手势刚落之时,刘凡便已知道了盅内的结果:一、二、三,六点小,不过这一次刘凡却没有买大小,而是直接将两万筹码推到了六点之上,而刘凡的这一举动同时也引起了菏官的注意,不由得多看了刘凡一眼,待发现对方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心里又放下了不少,还以为刘凡只是凑巧罢了。

    而这周围众赌徒里而与菏官同样想法的也有不少,都纷纷嘲笑起刘凡来,众所周知,摇色子赌大小的概率还有百份之五十的机会,而赌点数虽然赔率高达十五倍,但中的概率却只有不到百分之几,这也难怪那些老赌鬼会说风凉话。

    “哈哈……你们看那小白脸,肯定是个菜鸟,连赌都不会就学人乱下注,十五倍是那么好赚的吗?”

    “嗯!估计又是一个败家子,你看,一下子两万就推倒出去。”

    “你还别说,看这小子的行头,又是某二代了。”

    “大家先看看吧,等会估计这小子会输得很惨。”

    ……

    周围的众赌徒的话,刘凡当然也听到了,不过他也只是嘴角一扬,轻蔑地笑了笑,根本就不去理会这些人,接下来有你们好戏看的。

    “想下注的赶快买啊,买定离手喽,来来来……开……一、二、三,六点小。”

    “啊……”随着菏官的慢慢的打开色盅,里面赫然是六点,这不由得让众赌徒感叹刘心的好运。

    “哇……这小白脸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十五倍也能压中?”

    “是啊,这小子肯定是走狗屎运了。”

    “哼哼,你们这是嫉妒,有本事你们也来上一回,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哎呀!我说你小子不地道啊,刚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就是吧,之前你还说什么人家是个败家子来着。”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肯定是你们听错了,对!就是这样的!”

    ……

    第一次开赌后,刘凡身边的筹码也涨到了三十二万了,可当菏官再一次开局后,刘凡便毫不犹豫地将三十二万筹码都推到了十二点上,这下可把菏官吓住了,顿时吓得他头冷汗,脚也开始有点哆嗦,磨蹭了半天始终都不敢开启色盅,这时人群见菏官迟迟不肯揭盅,都有些不耐烦了,一下子都破口大骂起来。

    “搞什么啊,半天也不开,是不是不想混了。”

    “骂了隔壁的,赶紧开盅,别当着大爷发财。”

    “就是嘛,这么大的一个赌场难道赔不起一点小钱啊。”

    “开开开……”

    最后不知是谁开始吆喝一声,接着其他人都跟着一起吆喝,无奈之下,这名菏官只好揭开色盅,不过在揭开之前,他的脚下却有了动作,轻轻地在赌桌底下踢了一下,随即刘凡便感觉倒了色盅里面的点数已变换了,于是他便不动声色的将点数又还原了。

    “买定离手,开……二、四、六,十……十二点,大……”做完小动作的菏官原本自信满满的揭开了色盅,可当他看定点数时,却又如同吃了一大把苍蝇一般,惊吓得脸色一片苍白,就像是活见鬼了一样,心中更是百转千回,难道是机关坏掉了?还是这小白脸还是个高手,眼下菏官脑不明白,所以又偷偷地按下了一个红色的按钮,而这个按钮便是为了通知后台而设的,目的便是告知有高手进场了,让人开始关注。

    “哇……没想到这小白脸原来还是个高手啊。”

    “可不是嘛!好家伙,这一下子就赢了近五百万呢。”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估计一会便有高手前来了,你们说会是‘千后’杜冷月还是‘色王’莫峰呢。”

    “嗯,我估计会是‘色王’毕竟摇色子是他的专长,而且‘千后’那魔女太过神秘了,几乎很少露面。”

    ……

    不管众人的想法如何,也不管什么“色王”、“千后”,这些通通都与刘凡无关,他只知道他现在已有五百万在手,如果再下一把的话,估计就能将引出个有份量的人来,所以对于众赌徒的话,他都是淡然处之。

    而令刘凡不知道的是,他连下注三把便赢了五百万的事已被看场的斧头帮高层知道了,此时在赌场的另外一间房内,正有数名赌博高手在研究刘凡下注时的录像,一个个地紧盯着视频中的刘凡,好像生怕错过刘凡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一样。

    “怎么样,莫老,有没有发现这个年轻人出老千的迹象?”这时一名身材彪悍的光头佬,焦急地对视频前的几个赌术高手说道,而说话之人便是斧头帮的四大护法之一的——龙啸,也是一名地阶的古武者,同时也是斧头帮帮主的大徒弟。

    “龙哥,这人好像很厉害,看不出他是否出千,估计又是一个听声辩音的高手。”这时一名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紧琐着眉头,一脸凝重地说道,此人正是有称“色王”的莫峰,而他身边的几名年轻点的,便是他的几个徒弟。

    “这人那么年轻,赌术肯定高明不到那里去,或许正如莫老所说的,他只是听力好而已,要不莫老下去会一会他?”龙啸当然明白莫峰的话,也相信他的眼力,所以现在心中也安心了不少。

    而就在几人谈论刘凡之时,刘凡却又再一次压中了一次十五倍的点数,身边的筹码一下子又从五百万变成了七千五百万,再一次的震惊全场,许多之前想跟着刘凡身后发财而又犹豫的赌徒们,都心疼得捶胸顿足,气自己怎么就没跟着上呢,而这时刘凡的这一张赌桌围观的人也大大的增加了不少,其间不泛看好戏之人。

    “咦!你们看,那不是‘色王’莫峰吗?他居然也到场了,看来这小伙子要倒霉了。”

    “是啊,听说这莫峰在全世界赌界也是排进前一百名的人物,他一出场,那这小白脸就没戏了。”

    “对啊对啊,可惜刚才没有跟着下注,错过了发财的大好时机了。”

    “是啊是啊……”

    ……

    刘凡也听到了人群的议论,看着从容走来的莫峰,不仅没有感到丝毫的紧张,反而一脸歼计得逞的表情,淡然地看着来人。

    “年轻人,不如我们来赌几把怎么样?我作庄,你来下注,如何?”这时莫峰走到菏官地位置上,接着又向之前那名菏官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而这名菏官早已被刘凡打击得喘不过气来,一见莫峰到来,心里便如释重负一般,只是精神松懈下来,差点一个趔趄倒地不起。

    “只要能赢钱,谁来都一样,开始吧!”刘凡听完莫峰的话,满不在呼地说道,说完还很是搔包地拨弄了几下额前的几束头发。

    “呵呵,年轻人有朝气,有自信是好事,但是过于自信,那可就是自大了,须不知,姜还是老的辣。”莫峰是一名职业赌徒,更懂得心里战术,说出这样的话只不过是想莫清刘凡的来路罢了,同时也有打击对手的信心,这样的招术在赌桌上也上常见的,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某,攻心为上。

    “哦!是吗?若年轻没有朝气,又谈何自信心呢,难道要像你一个老家伙一样,迟暮垂老,混吃等死不成!”刘凡对莫峰的话根本就不为所动,反而反唇相讥,话语中更是鄙视这老家伙都已半截入土了,还这么不安份。

    (三更求鲜花,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支持正版订阅,便是对作者最好的支持,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