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一章 赌场风云(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年轻人就是不懂得敬老啊,出生牛犊不畏虎,那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哼!”莫峰也是老江湖了,又岂会不知刘凡话里有话,不过他也是淡然处之,同时也知道了刘凡心姓坚定,遂也不再废话,立刻进入到对战状态。

    “啪……”只见莫峰一掌拍在色盅旁边的赌桌上,瞬间就将整个色盅震得弹了起来,接着两手一抄,一把将色盅抓在手中,随即快速地上下摇动,再一个单手一甩,色盅又是一个回旋从赌桌上空掠过,再回到莫峰的手上,随后一个倒转高拋,直接将色盅向上拋出几米高,众人只看到色盅不断地倒转翻腾,紧接着又向下坠落,最后在即将跌落之时,莫峰又一次双手揽月,一举揽过色盅,将色盅重重地扣在了赌桌上,众人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听到了“嘭……”的一声巨响。

    “请下注……”莫峰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后,便一脸淡然地对刘凡做了个请手式,眼神中不无得意之色,显然是对自己的这一手颇为自得意满。

    莫峰话语刚落,刘凡便笑盈盈地看着莫峰,轻蔑地笑了两声,接着戏谑地说道:“动作倒是挺好看的,跟杂耍有得一拼,你不去戏台上表演实在地太屈才了啊,只可惜赌博不是耍猴戏,耍得再好看也没用,呵呵!”

    “哼!光说不练假把式,耍嘴皮子谁不会啊,赢了我再说吧。”莫峰被刘凡那么一激,虽然只是淡淡地冷哼一声,但眼皮明显的抖动几下,可见内心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呵呵,既然你这么想输那我就成全你,我全压,三个六,豹子,开吧。”对于敌人刘凡向来不会心慈手软,直接挥手一推,便将台面上的七千五百万筹码,全压了上去。

    “哄……”刘凡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顿时在众人间激起千重浪,一个个都激动提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这些人虽然都是老赌鬼,但几时见过这样的豪赌,那可是七千五百万,可不是七千五百块,却没想到这小白脸说下注就下注,脸皮都不带眨一下的,这又不由得让他们再一次热血沸腾起来,都纷纷起哄,呐喊着。

    而莫峰在刘凡下注的一霎那间,心中更是翻起滔天巨浪,知道这一回算是遇上高手了,原本以为以自己的摇色绝技,对方绝不可能听得出来,却没想到这年轻人连想都不想便猜中了自己所摇的点数,不过短暂的震惊后,他又平静了下来,因为他还有后招,那便是出千,之前这一招那名菏官已经用过,所以这一次也注定了莫峰的失败。

    “开盅……”只见莫峰缓缓地按在色盅之上,同时脚下轻轻抵触了一下赌桌下的机关按钮,随即便感受到色盅里面有细微的振动,这时莫峰也露出了阴谋得逞的歼笑来,而周围的赌徒们也随着莫峰的一声低喝声,都开始紧张起来了,眼睛也是一瞬不瞬地盯着莫峰缓慢揭起的色盅,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喘气间错过了精彩的一幕,对于他们这些普通赌徒来说,高手间的对决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如今有这样的机会有怎么能放过呢。

    “开……”随着莫峰的一声大喝,色盅里的秘密便已呈现在众人的眼前,此时莫峰根本就没有去看点数如何,反而是一脸高傲地藐视刘凡道:“哼哼!年轻人还是嫩了点啊,别总以为学了几手就自认天下无敌,须知天外有天,有外有人,哇哈哈!”说完更是放声大笑起来,跟本就没有察觉到周围的其他赌徒异样的眼神。

    “咦!这莫峰莫非是输不起秀逗了,怎么笑得那么癫狂。”

    “嗯!有可能,听说他们这样的高手都是偏执狂,指不定是受刺激了。”

    “嘿!你们别说还真有可能是这样,想当年,莫峰那叫一个狂啊,现在却……”

    “唉!是啊,真可惜了,想不到一代色王就这样疯了,估计以后改名‘莫疯’好了。”

    ……

    “嘎……呃……什么……”原本已进入狂笑状态的莫峰听到周围的议论声,狂笑顿时嘎然而止,疑惑之下,又是低头一看,却见到色盅里而赫然是三颗六点的色子,顿时大惊失色,“这这这……不可能,我明明……”

    “呵呵,你总算是回来神来了,现在看清楚了,那就赶快赔钱吧,七千五百万压中三十六倍,也就是说你得赔我二十七个亿,就是不知道你们赔不赔得起了。”这时刘凡冷冷地看了莫峰一眼,随即幽幽的说道。

    虽然他说得很轻松写意,可每一字,每一句却犹如刀尖刺在莫峰的心头上一般,扎得他鲜血淋漓,尤其是听到要赔二十七个亿,更是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挂了,斧头帮这些年来通过走私违禁品,贩卖毒品等等手段,疯狂敛财,总资产也不过是堪堪越过百亿,但这里而同时也包括了不动产业,这一时之间去那里找二十七个亿来赔给刘凡,这也就难怪莫峰会有这样的表现了。

    “喂,老家伙,要死也得等赔完大爷的钱再死啊。”刘凡是嫌莫峰气得还不够狠,遂又再加了一把火,如果能直接气死那最少不过,省得一会还要他动手。

    “啪啪……精彩,精彩,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就在这时,从赌场内门口走来了一群人,为首者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此时正一脸满脸堆笑地拍着手掌,那笑容,初次见面倒是给人一种的感觉和蔼,随意的错觉,但刘凡却嗅出了一样的味道,双眼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这名中年人就是斧头帮帮主金大奎,笑面虎一只,貌似纯良,其心却是心狠手辣,满手沾满血腥之辈。

    而金大奎两旁分别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一脸的凶相,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不好惹,此人正是斧头帮四大护法之一龙啸,地阶初期的古武者。

    而那名女子一身火红色的开胸紧身衣,身材曼妙火辣,胸前一对硕大无比的“凶器”被仅有的几片布条包裹着,若隐若现地张显着它的风光无限,更令人翩翩遐想,普一出现便秒杀了不少狼友的眼球,而且每人眼中都充斥着赤果果的欲望,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敢做出那怕一叮点的举动,因为他们都认识眼前看似火辣的女子便是“千后”杜冷月,听其名便知道其姓格冷漠,而且手段毒辣,同时也斧头帮四大护法之一,据传闻说,此女是金大奎的干女儿。

    “哦!少年英龙可不敢当,只是赚点钱养家糊口罢了,但不知这赌局算是不算?”这时刘凡也看清来人正是今晚的目标,所以不动声色地说道,话里的意思显然是不将对方放在眼里,公然与他金面虎叫板。

    “赔当然要赔,不就是二十几个亿嘛,我姓金的还是赔得起的,就是不错兄弟有没有兴趣赌场大的呢,正好今晚有一场世界级的赌王大赛,每人的赌本都在二十五亿以上,就看小兄弟有没有本事拿了。”金大奎一听刘凡的话,差点没有爆怒而起,要是平时,说不定他早就下死手了,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跟刘凡墨迹,不过今晚却是大为不同。

    且不说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下手,但说今晚上还有一个重要的赌局,来的人都是亚洲各国的名流,赌博高手,若是他们其中谁有个什么闪失,都不是他斧头帮承受得起的,同时他也有别的想法,那便是利用刘凡,若是刘凡能赢,那么只要杀了他,刘凡所得的钱将全部姓金,若是输了那更好,他也省去了不少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