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三章 百亿赌注(中)(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没想到第一把牌就有得叫了,那就我先抛砖引玉吧,五十万意思一下吧”任天翔看了一眼底牌,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随即又是淡淡地笑道,接着很是随意地扔了一枚五十万的筹码。

    “第一把牌没有理由不跟啊,就当是舍命陪君子了,我跟!”下手位的陈星城一脸慷慨地说道,他现在手里拿着一对小九,也算是不错的牌了,而且五十万对于他们来说都不算什么,跟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陈君都跟了,那我也加入吧。”英井优美子妩媚地搔首弄姿态几翻,又对着陈星城瞄了几眼,接着嗲声嗲儿地说道。

    “我也跟了……”这时高歉也是一脸笑意地说道,随即很是潇洒地用两指夹住一枚五十万的筹码往赌台上一丢,紧接着眼中精光一闪,眼神便犹如扫描仪一样扫了众人一眼。

    “跟……”杜冷月依然是固我本色,简单的一个字,随手丢一个筹码,那叫一个冷。

    “哇……五十万好多钱哦,看来整个牌面就本少爷的最小,不过本少爷就是钱多,不怕你们输,那就再大你一百万吧。”刘凡现在的角色可是装浮夸大少来着的,怎么能不张扬呢,所以他连底牌看都没看就直接任了一百五十万下去。

    “年轻人就是有朝气啊,不像我这样的老头子,不过一百五十万也不怎么样,所以我跟定了。”刘凡对面的张先念手握着黑桃K、Q两张大牌,而且现在才开局,气势很重要,所以不可能不跟,因此一听刘凡的话,想都没想便将一百五十万扔了下去。

    “我也跟了。”郑家和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跟进。随后其他人也都跟进刘凡的加注,都是一顶到底,正所谓输人不输阵,接下来主裁判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发牌,第三张牌是明牌,直接摆在了明面上,由于是任天翔叫牌,所以由他那里开始发牌,由左自右,几人分别得到了,红心Q、方片A、黑花8、黑花Q、方片7、红心2、黑桃J、红心J,而这一轮明面上的牌是郑家河一对J为大,所以由他叫牌。

    “J一对大,郑先生说话……”主裁判发完牌后,对着郑家河做了一个请手式。

    “嗯!这第二张牌都一百五十万了,那三张牌总不会比这少吧,那就两百万吧。”郑家河假意沉思了一下后,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现在手上有三条J,赢面很大,底气也足,所以下注也不小气,一出手便是两百万,而其他人显然也不想第一局输了气势,都不约而同地顶上。

    第三轮叫完牌后,主裁判又再次发牌,这一次由郑家河先发牌,牌面分别是黑桃9、红心6、黑桃A、方片7、方片Q、黑桃10、黑桃2、黑桃8。而这一轮牌过后,明面上又有了新的变化,刘凡以三条2获得话事权。

    “哇嘎嘎,三条2也能说话,哎呀……真是不容易啊,坐了半天总于轮到我大一回了,那就来场大的吧,五千万如何,有没有人跟的。”这时刘凡摆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口里怪叫着说道。这一次刘凡的话倒是吓退了几个人,首先弃牌的便是英井优美子,她是顺子牌面,虽然有可能赢得过三条,可其他人的牌面都比她的大得多,所以她便弃牌了。

    接下来的便是高歉,他现在是Q、8两对,不过他已经没有胜算了,因为其他的牌都被别人拿走了,所以他也放弃了,最后张先念也弃了权,他是同花牌面,虽然也还差一张牌,但同花也战不过其他几个葫芦牌面的,于是现在跟进刘凡的只剩下四人,而此时台面上的赌金已高达两亿七千多万。

    主裁判接着又发了见几人下注完毕,于是又发了最后一轮暗牌,刘凡得到了一张方片3,看到没看便翻了开来,而紧着其他人也顺位翻牌,郑家河现在明面是J、9两对,得到一张梅花9,任天翔原本是红心同花牌面,却得到一张黑桃5成了散牌,注定没有作为,陈星城却翻起底牌,而将最后一张暗牌当底牌扣住,现在牌面是A、9两对,最后是杜冷月翻起了一张方片10,牌面是10、7两对,而由于杜冷月最后是一对10,所以由她说话。

    “这一把我弃权。”杜冷月看了看其他几人的牌面,感觉赢面不大,所以干脆放弃。

    “哇靠……你早该弃权了,两对怎么够我四条打呢,那那那,现在轮到我说话,刚才都已经五千万了,那就来一个亿吧,有没有跟的,你想跟的趁早滚蛋。”刘凡一看杜冷月直接弃权,于是借题发挥,直接很没有素质地大声叫嚷道,其实刘凡心里鬼着呢,这一把牌他的四条小二绝对稳赢,其他两人都是葫芦,不过他现在直接将自己四条喊出来,就是想欲擒故纵,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变幻莫测。

    果然,刘凡的话刚一出口,郑家河与陈星城都有些琢磨不透,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弄不清刘凡是真傻还是假傻,可手上的牌放弃却又实在可惜了,就在两人犹豫不决之时,刘凡又再一次嚣张地说道:“喂喂喂,你两个老家伙不会是更年期提前了吧,一个亿都想那么久,一点魄力都没有,亏你们还自称什么赌将、赌圣呢,我看你们干脆回家种地好了。”

    “哼!可恶的小子,真是不懂得尊老,就你小子这点小伎俩也想骗过我,没门……激将法,这些对我们没用,我跟了,我就不信你还真是四条。”这时郑家河已被刘凡的话激怒,虽然嘴上那样子说,但眼皮微不可查的抖动却出卖了他,虽然他极力的想控制住情绪的波动。

    “我也跟你一个亿,再大你五个亿,小子,你有没有胆量跟啊,要是没胆,就再回家多喝几年奶再来吧。”陈星城现在是三条A在手,所以说话的底气都比郑家河足了不少,甚至还能还击刘凡,说明他的养气功夫要比郑家河好了不少。

    “哇靠,想用钱来吓我,告诉你老家伙,少爷我是厦大的,五个亿跟了,再大你十个亿,有没有种再跟啊,哼!”刘凡一见有冤大头跟进,一挑眉头一瞪眼,顿时大声地喊道,表演得更加卖力,那眼神简直就是那种纨绔子弟为争一口气,而什么都可以不顾的主。

    而这时的郑家河一见两人这么扛上了,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接着又瞄了其他两人一眼,顿时觉得陈星城这只老狐狸肯定是三条A的葫芦,不然他不会一加注便是五个亿,而这边的刘凡也有可能是扮猪吃老虎,此时他已经萌生退意了。

    “我弃权了。”经过了一场思想斗争后,郑家河还是选择了稳妥的办法,放弃了这一局。

    “好,我跟了。”而此时的陈星城虽然看不出刘凡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是他有三条A的葫芦,没有理由不跟,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对方十有八九是想偷鸡,遂他也毫不迟疑地跟上了,随即又将底牌重重地甩了出去,接着凶狠地说道:“小子,开牌来见我三条A葫芦。”

    “我草!还真没把你这老家伙唬住啊,居然碰上了冤家牌,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刘凡一看陈星城开牌,顿时跳了起来,又继续他的表演,话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而这些陈星城看到刘凡一脸怅然若失的样子,以为对方正如自己所想的是在偷他的鸡,顿时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甚至他都已经开始在计算这一局能赢多少了。

    (今天又是三更哦,求订阅,求鲜花,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