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四章 百亿赌注(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将台上的筹码收入囊中,便听到刘凡再次说道:“没想到本少爷第一次赌这么大,居然……赢了……”说着,刘凡便跳着将底牌翻了起来,这时众人才知道他原来真是四条小二。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而这时的陈星城才知道上了刘凡的大当了,他堂堂一代赌圣,纵横东南亚罕有敌手,却没想到终曰打雁遭雁啄,而且还是被这么一个浮夸少爷给戏耍了,一时之间顿感难以接受,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大意失荆州呢,最后只得恨恨的瞪了刘凡几眼,心里却恨不得将刘凡大卸八块,不过最后他还是忍着了,毕竟这里是比赛,场内外都有不少人看着,而且还有世界赌博协会的裁判团在,他就更不敢放肆了。

    “哇靠,发财了,发财了,好多钱啊,近二十个亿呢,我要花多几辈子才能花完啊,嘿嘿……”刘凡看着眼前这一堆筹码,兴奋得开始语无伦次起来了,根本就没有去理会陈星城如何气愤,更加没有看到赌台上其他人鄙视的眼神,虽然这里面有作秀的成份,但不可否认的,刘凡面对几十个亿也有些不淡定起来了。

    或许有人会说,以他现在天仙的实力,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应该是视如敝屣,弃如草芥才对,但别忘了,他本身还存在着小民思想,遥想当初他为了凑够学费而四处奔波,打工作兼职,若是没有一翻的奇遇,那他现在又是什么样子呢。

    “刘先生,请注意你的举动,现在还在比赛。”这时主裁判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出言阻止了他的不淡定行为。

    “哦哦哦,好的,刚才有些激动而已,嘿嘿!”一听到裁判的话,刘凡都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紧接着又是老脸渐红,不过众人不知道的是,刘凡低头的一霎那间,眼间一抹狡诈的精光。

    “好,那么第二局重新开始,请各位验牌……”说完主裁判又再一次拆开一副新的扑克牌,向众人展示了一下后,便开始发牌了。

    第二局开始后,这一次刘凡的运气却是不错,一开牌便是黑桃A作底,明牌而是黑桃K明牌,可谓是大过天了,有望做成大同花顺,而其他人的牌都没有他的大,所以由他说话,刘凡直接就扔下了一千万,按他的话讲就是“这么好的牌,不下重注怎么对得起佛主啊。”而此话一出,又免不了被众人非议,这分明就是在炫富嘛,不过他们也没办法,谁让这小子第一把就赢了近二十个亿呢,而此时陈星城心里更是那个气啊,差一点就被刘凡淘汰出局了,陈星城原本台面上有二十五个亿,现在却被硬生生地打得只剩下不到十个亿了。

    第三轮发牌后,刘凡又得了一张黑桃Q,而这一次刘凡就没那么强势,由于杜冷月的一对J说话,不过她显然比刘凡要理智得多,只是比上一轮多一点,直接叫了一千五百万,因为这时才是第三张牌,所以众人当然不会驳了这位冷美人的面子了,都是一一跟上。

    接下来第四轮牌,刘凡发到一了张黑桃J,这样他的牌就是黑桃K、Q、J同花顺面了,而其他人的牌面则依次是张先念:红心Q加一对A;郑家和:梅花K、方片Q、红心J;任天翔:一对红K加上方片10;陈星城:散牌;优美子:三条8;高歉:红心2、黑桃3、方片4,也是顺子牌,只是小了点;最后是杜冷月:一对J加上红心K,而从牌面上看是优美子的三条最大,所以由她开口说话。

    “嗯……”这时优美子撩拨了几下酥兄是的衣领,像是感觉到了热气一般,随即又媚眼如波地扫了众人一眼,手点嘴上一抹朱唇,娇声地说道:“哇挞西,就一个亿吧,不知道诸君以为如何呢?”

    “我不跟!”第一个开口的是优美子下手位的赌神高歉,他的牌顶多就是小顺子,根本打不过三条,所以他直接就将手中的牌盖了起来。接下来的杜冷月暗想了一下后,也不跟了,她的牌顶多就是两对,因为其他J跟K都已经出完,所以她也选择了弃权。

    而正当刘凡想要开口之时,却见到优美子在向他拋媚眼,虽然心里很厌恶小鬼子,但不可否认优美子还真是个极品尤物啊,就是比之苍老师也是更胜几畴啊,尤其是那魔鬼般的S形身段,那是前凸后翘,波涛汹涌,看着看着刘凡便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他已从空气中感受到了能量的波动了,而且这股能量好像还有点熟悉。

    这时刘凡略一思索一下后,才发现,这能量竟与夏媚儿的魅惑异能相似,但又不相同,夏媚儿那是天生的,而优美子却是由另的能量转化而来的,这下刘凡便知道优美子施展的是忍者中的媚术,心中有了答案后,刘凡也放弃了对媚术的抵抗,一瞬间他的眼神也变了,变得很是猥琐,并且还不停地对着优美子胸前的一对雪白的大*猛瞧,就好像真的被优美子的媚术魅惑了一般,毫不犹豫地就将一亿筹码推了出去,但其实他心中跟明镜似的,就这一点小伎俩又怎么可能难得倒他刘大仙人呢。

    “咯咯……”优美子见到刘凡看她的猪哥像,便知道自己的媚术已成功,于是笑得更欢了,而其他人早就领教过了她的媚术,所以都是不为所动,但他们都知道刘凡这个小白脸要倒大霉了,心里却根本没有一点怜悯之心,正所谓赌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还管刘凡死活啊,更有甚者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就比如说之前让刘凡阴了一把的陈星城。

    而这时其他人都知道优美子想要下手了,于是都纷纷弃了权,只有手握三张A的澳门赌王张先念有底气跟进,如果他再来一张A的话,那么他的牌就可以稳胜优美子,至于刘凡那早就被他看成是不学无术败家子罢了,之前第一局也只不过是运气好而已,再说他还有独门秘术。

    其实张家原本是道教茅山派的一个分支,家中藏有茅山术的部分道术,里面多少还有一些真法存在,不过现今是末法时代,茅山术早已没落成为了骗人的玩意,尤其是华夏国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那一场文化运动,政斧更是将道教列入了黑五类之中,并且大肆打压,所以道教更是举步惟艰,遂道教弟子大都是流亡海外,所现今也只有在东南亚一带才会有一些人会道术,而张先念也是其中的一员,不过他也只会几个简单的符咒,其中就有五鬼搬运术,就是可以通过符咒的能量,利用空间原理将手中的牌跟别人的对调。

    接下来的第二局最后一轮发牌也下来了,刘凡如愿地得到了一张黑桃10,而他现在的牌便是最大的黑桃同花顺,优美子早就是四条8了,所以她看也没看地就将牌翻了起来,却是一张梅花9,而张先念却也发到了一张方片Q,但他却笑笑地将底牌翻了开来,所以现在他的牌面便是三条A加上红心Q,再加上他现在的底牌,顶多也就是A葫芦,根本赢不了优美子的四条8,就更别说刘凡的同花顺了,但是他却依然没有选择放弃。

    而这一轮又是刘凡的同花顺牌面说话,不过他还没有开口,脑中便好像有另一个声音在指挥他如何下注一般,这一瞬间他便知道又是优美子在对他施展媚术了,是以他也不动声色地跟着优美子的想法走,“哇嘎嘎,这把牌这么好,那就你们的梭哈吧,二十五个亿,你们有没有人跟的,要是没有的话,可就是我赢了,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