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五章 赌仙之名(上)(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优美子的计谋很简单,以她的忍术早就知道了众人的牌,张先念只是葫芦,根本大不过她,唯一只有刘凡是同花顺,所以到关键时刻如果利用媚术让刘凡自动弃权,那么她便可以不战而胜了,不得不说她的想法很好,可是真有那么容易吗?就她这点不入流的媚术就连茅山的五鬼搬运术都不如,又岂会是刘大仙人的敌手,没见他现在正是稳坐钓鱼台,正等着两人上钩呢。

    果然,刘凡的话一出口,优美子的脸上又如同绽放的樱花一样的灿烂,不过她却没有发现此时的张先念手底下正捏着一枚土黄色的符咒,口中还无声地絮叨了几下,而随着他的咒语一出,刘凡却发现了空间中有那么一丝细微的能量波动,这时他才知道原来是张先念在施展道术,同时他感知到自己的底牌已被换了,不过对于这些雕虫小技,他都是不屑一顾的,若论空间挪移之术,在地球上又有谁能比得过他刘大仙人呢。

    “哈哈……既然小兄弟有这个雅兴,那老夫就舍命陪君子了,二十五个亿跟你梭哈了,我看你台上还有二十个亿,不如玩把更大的,一起梭哈怎么样啊。”此时张先念已将刘凡的底牌黑桃A换到了自己手中,所以他现在是稳*胜券,想要一举拿下刘凡,当然若是能搭上优美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啪……”刘凡一见鱼儿上钩了,于是大手一拍赌台,接着又是意气风发地道:“老家伙,怕你不成,只不过你好像没那么多钱吧,那你拿什么来跟我赌啊。”说着,刘凡还不忘撩拨张先念几下,如此显得刘凡志得意满,完全就是一副大牌在握,天下我有的气势。

    “呵呵,钱……每人是可以再追加一次的,相信这一点裁判团也是允许的,所以你大可放心。”张先念一听刘凡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又明白刘凡跟本不知道本次比赛的规则,心中就更加淡定了,是问一个连规则都没弄明白的人又怎么可能是赌术高手呢。

    “哇嘎嘎!既然你钱多得没地方花,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为你收起来了,哼哼!”这时又再次怪叫地说道,说完头往上一扬,鼻孔朝天,志得意满地哼了两声,完全就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与此同时,优美子眼见剧情都是向着她导演的方向进行,甚至有些出呼她的意料,但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没有人跟钱过不去的,于是她也是毫不犹豫的加注跟进。

    一时间,场中仅三人最后一张牌的筹码就已超过了百亿,达到了一百三十五个亿了,再加个之前三张牌所叫的价码也有五个亿,这一下子就是一百四十个亿,如此的豪赌一出,便引得在场观看的各界名流,富豪纷纷起身注目,都想见证一下这历史姓的一刻。

    “请……请三位开牌吧。”此时的主裁判见到这百亿大战,也开始不淡定了,说话都激动得有些颤抖了。

    “一向惯例都是女士优先,那点我先来吧,我是四条8,就看帅哥是不是同花顺了,嗯……”主裁判的话刚说完,优美子便迫不及待地揭开了自己的底牌,随后又再次对刘凡施媚术,其实这她早就打好的算盘,主动开牌,随后魅惑刘凡弃权,而她根本就没有去考虑张先念的牌。

    “嗯……”优美子的媚眼一拋,刘凡便有所察觉,不过他还是假意中招,只是没有按照优美子的剧本那样,直接弃权,而是假装神情迷惑不解,随后又开始挣扎起来。

    而这时张先念也看到了刘凡的表情,便知道优美子又开始下手了,随即嘴角一扬,一脸笑意地说道:“哈哈,优美子小姐果然是好手段啊,只是可惜啊……”说着,张先念便慢慢地翻开自己的底牌,接着再次说道:“可惜啊,机关算尽,到头一场空,我也是四条,只不过比你可就大得多了,四条A啊,啊哈哈……”此时的张先念早已是得意忘形了,一百个亿就要到手,他已怎么能不得意呢。

    “哪尼……这……这不可能,你的底牌明明是……呜……”优美子一见张先念的底牌居然是黑桃A,顿时大惊失色,一脸的不敢相信,差点就说漏嘴了,幸好她及时用手捂住了,不然她可就犯大忌了,赌场规矩,无论何时都不能去揭别人的老底,不然将会受到其他职业赌徒的围攻,当然如果你是在对方出千之时抓现形,那就另当别论了。

    此时优美子就如同落毛的凤凰,鸡都不如,一脸颓废地摊坐在座位上,同时也忘记了继续对刘凡施展媚术,因为已经不需要了,这一场赌赛她已经提前退场了,而与之相反的张先念却是红光满面的,就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一般,笑得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至于刘凡此时早被两人遗忘了。

    “主裁判,请宣布这一局的结果吧。”张先念眼见主裁判迟迟没有说话,于是催促地说道,此时他心里早已等不及刘凡开牌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一百四十亿早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将这百亿收到口袋中,便听到了一声幽幽地戏谑声在他的耳边响起:“谁说四条A就稳赢了啊!”

    却是刘凡眼到张先念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心下好笑之余,又为他感到悲哀,像张先念这么自己为是的人倒也不值得同情,所以他才适时的开了口,他知道从这一刻起再也不能装傻下去,于是索姓高调行事,身形一振,气势也比之前大为不同,此时的他就如同出了鞘的宝刀一样锋芒毕露,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那就开牌吧。”张先念抬头一见刘凡此时气势前后的改变,心下不由得咯噔一下,难道这小子还有什么底牌不成?为什么他的气质前后变化那么大呢?难不成这小子是在扮猪吃虎?此时他心里头百转千回,一个个的门号接踵而来,差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嘿嘿!别以为你那点小伎俩就能瞒得了我,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各位观众请看……同……花……大……顺……轰……”这时刘凡猥琐地嘿笑两声后,一手扣住底牌,随即揄扬顿错地大声喊道,紧接着又将底牌重重地拍在了赌台之上,场内顿时响起了一阵轰鸣声。

    而随着刘凡的手缓缓地放开,众人也渐渐地看清了刘凡的底牌正是黑桃9,这底牌一现,顿时惊起千重浪,在场的所有人无不被刘凡的这一手笔惊呆了,一个个的瞪大着双眼,对准刘凡就是一阵猛瞧,仿佛是想将他整个身子都看透了一样。

    “不……不可能,你的底牌明明已经被我……”这时张先念一脸激愤地大声吼道,可话刚说到一半却又止住了,他一时情急之下,差点就说漏了嘴,原本他是想说刘凡的底牌被他换掉了,不过好在他一瞬间又停住了,不然他可就要被上出千的罪名了,这可是不打自招啊。

    “呵呵!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你都可是做到,别人又为什么就不能呢,你说是不是啊,张……老……先……生?”这时刘凡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张先念,接着又是笑非笑地说道,话到最后更是加重了语气,其中深意更是在点醒张先念,而后者听到刘凡的点拨,更是惊骇莫名,张先念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茅山咒术居然被一名少年给看破了,这更让他一时间呆若木鸡。

    (最近白天很忙,所以更新都得到晚上,如有什么不便之处还请各位读者大大们见谅,另外如今已到月底,还请大家能给力支持,千万别等到手里的鲜花过期作废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