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六章 赌仙之名(中)(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

    这一刻,张先念经刘凡这么一点拨,倒是看开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过后又朗声喊道:“好好,好得很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没想到我张先念一生视赌如命,自信赌术不输于任何人,却没想到今天败在你这个后进晚辈手里,而且还是输得这么彻底,这回我输得是心服口服了,看来我想不服老都不行了。”说着,张先念倒有几分英雄迟暮的味道。

    紧接着张先念很是落莫地说道:“从此再没有赌王张先念,我将封赌,终其一生不再汲足赌坛。”说完,张先念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赌桌,离开了赌场,现场仅留下了几声英雄没落的叹惜声,而在坐的众人却是被张先念突如其来的封赌弄得不知所措,惊疑不定,其间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张先念代表的是澳门葡京赌场,同时也是赌场的一根定海神针,有他在赌场坐镇没有几个人敢去那里捣乱,而现在他的封赌,最为惊慌的就属葡京赌场的老板了,他相信只要今天张先念封赌的消息一传出去,所有赌坛的职业赌徒们都会蜂拥而至,到时他的赌场将成为别人眼中的提款机,任人索取的后花园,到那时葡京赌场也就该关门大吉了。

    所以此时葡京赌场的老板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便追着张先念的脚步,离开了现场,若果他不追上张先念,那么下一个身败名裂的就有可能是他了。

    “好!第二局由来自大陆的刘凡先生获胜,张先念先生与优美子小姐两人被淘汰,接下来第三局正式开始……”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判决令下,英井优美子也悲愤离场,临走之时却对刘凡愤怒难道,看向他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杀机,若不是现场人多,估计她会直接向刘凡下杀手,可见她此时有多恨刘凡。

    接下来第三局又正式开始了,这回其他人再也不敢小觑刘凡了,应对他更是小心翼翼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步入了张先念与优美子的后尘,不过刘凡可不管他们怎么想,依然是我行我素,身上的气势更加毕露无疑,使得其他人都不愿与他相抗衡,就这样第三局不知不觉间便落入了刘凡的掌控之中,最后他以一副方片2为底牌,红心K、Q、J、10为牌面的杂牌,居然唬得其他人不敢跟进,都纷纷弃权了。

    可等他开牌之后,众人却又是捶胸顿足的,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这么的歼诈,一张小二也敢出来唬人,更让人气愤的是刘凡在赢了之后还很是无耻地说道:“唉!没想到啊没想到,一张小二就能赢几个亿,这来钱也太容易了吧,怎么感觉太不真实了,还不如小孩子砸金花呢!”

    其实他是故意拿话也噎人的,想试图激怒其他人,好让他们头脑一发热,进退失据,做出错误的判断,这样他就有机可趁了,这就叫攻心术。不过刘凡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的,自从第二局他赢了之后,其他人都对他有戒备之心,下注时都是小心翼翼地不敢下重注。

    果不其然,刘凡的话一出口,就有几人很是愤慨,其中便有第一局被他阴过一把的陈星城,他一直在找机会报之前的一箭之仇,可惜他的运气太背了,第三局的牌都是散牌,所以早早地就弃权了,现在被刘凡拿话这么一噎,心中早已愤怒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心下已决定下局要给刘凡一个惨痛的教训。

    接下来第四局开始了,随后又是一场龙争虎斗,经过一番的明战暗战,下注金额已高达十亿,而陈星城也是跟刘凡杠上了,只要是刘凡开口下注的,他都硬顶到底,而这一次他的运气似乎也回来了,牌面很是不错,居然是红心K、Q、J、10的同花顺牌面,而刘凡的牌面也是同花顺牌面,只是相比起陈星城的就小了不少了,仅是黑桃5、4、3、2,所以这一局陈星城的底气就更足了。

    “这一局我梭哈,小子,敢不敢跟我赌上一局。”此时的陈星城完全就像是一个输得眼红的赌徒找到了绝地反击的牌一样,瞪大着双眼,面露杀气地怒视着刘凡,若是眼神可以可以杀人的话,估计刘凡这下可能要死上好几回了。

    “切!就你台面那不到十个亿也好意思说梭哈,你不害臊,我都替你感到脸红,还马来赌圣呢,我看是赌别人剩下的吧。”面对陈星城满含杀机的眼神,刘凡完全不以为意,反而很是不屑的反唇相讥道,说完连瞄都不瞄陈星城一眼,这就是嚣张,赤果果的藐视。

    “你……”陈星城怎么说也是一代赌圣,却被刘凡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华丽地无视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气愤得怒火中烧呢:“哼!老子今天就跟你干上了,既然你想输得更彻底,那就加上一次本金二十五个亿,别外再加上私人场外注,就赌你台面上的一百个二十个亿,怎么样,敢是不敢?”说着,陈星城又顺势将台面上的筹码推了出去,随即后又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两张不记名的瑞士银行卡丢到了台上去。

    “哦,看来你是稳*胜券了呀,不过本少爷就不信这个邪,反正老子钱多,干了……”刘凡一见又有水鱼上钩,嘴角开始不自觉地扬了起来,随即又一脸邪气地说道,不过话语刚落刘凡却又是一脸的平静,说话的语气更是平淡,扔筹码时更是潇洒,就仿佛这一百多个亿跟一百多块没什么区别一样,还真有点挥金如土的韵味。

    两人之间已从最初的明争暗斗,转成了明刀明枪的赤膊白刃战,而剩下的人也都纷纷偃旗息鼓,盖牌罢战,一副老神在在看好戏的嘴脸,不过还是有人按捺不住寂寞,就比如年轻帅气的新加坡赌魔——任天翔,他从开局以来都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一直都在潜伏,而比他更年轻更帅气的刘凡却在赌桌上大杀四方,已经战败了新老两名赌坛名将,可谓是意气风发,任天翔说不嫉妒那是自欺欺人。

    而任天翔此时就像是一名杀手一样,在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只要他能战败刘凡,那么刘凡现在身上所有的光环将会被人们灌注到他的头上,而他的声望也将与曰俱增,若果能同时战败一名成名已久的赌坛名宿,那么他的名望将会是如曰中天,所以他一见到刘凡与陈星城两人都干上了,以为机会终于来临,于是他便选择出击了。

    “呵呵,既然两位都有这个雅兴,那么本人也来凑个趣如何?我也跟了,再加上一百二十个亿的外围赌注。”任天翔此时倒是还很淡定,说话的语气很是从容不迫,让人很难看清他的真实目的,而就在他说话时,他的右手作了一个隐晦的暗动作,不仔细观察的话还真看不出来,而做完这个动作后,任天翔的眼神明显的也不一样了,整个人显得更有气势了,而且他的眼皮还因为过于激动而抖动了几下。不过他的这点伎俩还是被刘凡看在眼里。

    “我没意见。”这时刘凡也是不动声色地说道,刚才任天翔刚一有动作,他便感觉有一股意念波动,紧接着他便发现自己跟陈星城的底牌都已被调换了,虽然刘凡不知道他是怎么用的这一招偷天换曰,便这也不影响大局,遂刘凡也不再理会,因为他的底牌本来自己就想换成黑桃A的,现在只不过是再换一次而已。

    (月底就要到了,请大家给力支持啊,今天爆四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