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赌仙之名(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刘凡与陈星城的底牌都已被任天翔用意念偷偷换了,刘凡原本的方片A也被换成了方片9,这样他的牌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散牌,陈星城底牌红心A则被换成了刘凡的方片A,再加上他的牌面红心K、Q、J、10,虽然是一个顺子牌面,但是与他原先的同花顺可就天差地别的,而现在任天翔的牌恰好也同花顺,只不过他是梅花牌同花顺罢了。

    “嗯!我没意见。”此时陈星城一见任天翔也加入,心中不由得一愣,他不明白任天翔明知是来送菜的,还要跟上,不过钱他可不会嫌多,心中更是腹黑地想道:“既然你来送钱,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既然三方都没有意见,那么请开牌吧。”这时主裁判扫了三人一眼,适时地说道。

    “呵呵,那我就先来吧,开……”此时的任天翔似乎早已成竹在胸,主裁判的话语刚落,他便迫不及待地揭开了自己的底牌,不过他开牌的时侯好像故意将牌放缓着打开,像是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一般,倒也有几分作秀的感觉,不得不说成这一手倒是成功的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只见无论是看台上众位豪门巨富,还是裁判团坐席上裁判员,一个个的都像长颈鹿一样伸长着脖子,盯着他揭牌的手上。

    “梅花A……同花顺……”在任天翔底牌揭的刹那,场外的众人都不由得惊呼起来,不过很快地他们他们又停止了惊呼,因为场上还有另外两人没有开牌,而且两人牌面的花色都比任天翔要强,所以众人也只是一时的惊叹罢了。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就是喜欢哗众取宠,以为同花顺就了不起了,那是自取其辱,看我的底牌再欢呼不迟。”这时陈星城有些怜悯地看了任天翔一眼,随即一副老资格地教训道,紧接着看也不看便将底牌用力地甩在了赌台之上,之后满脸笑意地说道:“我也是同花顺,只不过我是红心A,花色比你大那么一点点罢了,哼哼,年轻人还是嫩了点啊!”

    “轰……”陈星城的话语刚落,周围的人群都搔动了起来,原因是他们见到陈星城揭开的底牌不是红心A,而是方片A,但他们却想不明白,为何陈星城说他是同花顺,所以在场下都开始议论纷纷。

    “切……呵呵,陈星城啊陈星城,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吧,居然连牌都认不清了,说你老你还不相信。”任天翔早就知道了陈星城的底牌,所以听到众人的议论非但不觉得奇怪,反而是耻笑起陈星城来了。

    “你……这这这,这不可能,我的牌明明是红心A,怎么可能是……”陈星城一听到任天翔的取笑他,开始还有些愤怒,只是他也听到了周围人众人的议论声,于是低头再次确认一下底牌,可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将他的心脏病吓出来,在他的眼前赫然是一张方片A,顿时让他感到内心无比的恐惧,要知道这一次他是代表马来西亚华人帮派东湖帮出战的,而这些钱当然也是东湖帮出。

    现在他却因为自己个人的私怨,一时头脑发热,就将百多亿的资金全砸在手里了,那么等待他的将是死亡,出了这样的事东湖帮是不会放过他的,甚至有可能会祸及家人,所以他是越想心里就越恐惧,渐渐地丧失了理智,接着两眼发红,瞳孔放大,就像发现疯一样地一把揪住任天翔的衣领,口中还大声地吼道:“是你……一定是你出的千,不然我的牌怎么会变成方片A呢……”

    “放手……老家伙,你想干什么,你自己技不如人输了,这怨得了谁,说我出千,你有证据吗?”任天翔被陈星城突然之间的爆怒,弄得有些狼狈不堪,好在他是年轻人,身强力壮,陈星城却已是年过半百的老空伙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呢,没两下就被任天翔按倒在地,接着又被场边的安保人员请了下去。

    “刚才陈先生情绪有些过激了,以至干扰了比赛的进程,那么接下来继续比赛,请刘凡生开牌。”这时主裁判也被陈星城的暴怒,弄得有些不爽了,根本就没有给他申诉的机会便示意保安将人压出场外,因为陈星城的行为已经对主裁判的威严构成了威胁,这是主裁判无法容忍的,于是陈星城就这样悲剧了。

    “啪……啪……”这时刘凡并没有依照主裁判的意思开牌,而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拍了拍,随即笑盈盈地说道:“精彩啊精彩,任先生的演技可以堪比好莱坞巨星,你这样的人才不去演戏实在是屈才了啊,哈哈!”说着,刘凡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任天翔一眼,之前的一幕刘凡从始至终都没有发表什么言论,都是以一种看好戏的心态,看着任天翔演戏。

    “咳咳……”这时任天翔听了刘凡的后,猛地咳嗽了两声,显然是被刘凡说中心事,不过自己出千的事打死他都不会承认地,所以他又接着说道:“咳咳……我不明白刘先生这话的意思,我们现在是在赌博,而不是在演戏,还请你不要耽误时间,开牌吧。”说完眼神却不感与刘凡对视,而他的内心却是惊讶之极,难道这小子能看出我的千术?应该不会吧,或许只是凑巧而已,任天翔想来想去没有想出一个头绪来,只好自我寻找安慰,不得不说他的这种阿Q精神还是很管用的,没过几分钟他便又是风采依然了。

    “呵呵,既然你那么着急着送死,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看清楚这是什么……”刘凡看着任天翔这个死人妖居然这么不知死活,那他也就不再客气,话一说完,便伸手捻住底牌,随后往赌台上一甩。

    “啪……”众人只听到一声轻响,众人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张黑桃A。

    “嘶……”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淡定了,都纷纷不约而同地倒吸几口冷气,如果之前刘凡赢的那几局还有人会说是运气成份在内,那这一局就是实打实的实力展示,在场众人中有不少人都是赌术高手,当然看得出刘凡之前的底牌并不是黑桃A,但他却在众人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牌换掉,而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可寻,真是诡异莫测啊,而此时众中脑海中更是浮现出了神仙这样荒诞的想法来,而经此一战后,刘凡“赌仙”之名也将响彻整个世界赌坛,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什么……这不可能,你的怎么可能是黑桃A呢,我明明已经……哼!你一定是出老千,没错,一定就是这样的,裁判,我要投诉他出千。”刘凡的底牌一出,任天翔再也不像之前一样淡定了,这时他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啊,一会发红,一会又是铁青,到最后居然发紫了,那是因为他已经激愤得缺氧所致的。

    “靠之,自己技不如人不是你的错,可是连人品都差人一等,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还有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出千了,你再说,小心我告你诽谤。”面对任天翔的责问,刘凡一点都没有胆怯,反而是很无耻地倒打一耙,直接就将任天翔摆在了公理的对立面。

    “我并没有见到刘先生出千,相反你的行为已经干扰到了做为裁判的公证姓,请你立刻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不然我会向世界赌博协会申请对于进行制裁。”这时主裁判很是严肃地说道,话里威胁的意味很是浓烈。

    (今天四更求月底鲜花,请大大们给力支持啊,鲜花,打赏,票票统统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