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元老祖(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哼!冥顽不灵,金大奎都已经落跑了,你们几个还为他卖命,真是可悲,可怜啊!”刘凡看着眼前这些人不但没有因为金大奎的落跑而作鸟兽散,反而是更加猛烈地向他帮击而来,顿时心中为他们感到悲凉,不过同情归同情,刘凡却不会心慈手软,世上可怜之人自有可恨之处,更何况他们现在是自己的敌人,那只能是死。

    “既然你们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说着,刘凡手中快速地掐了一个法诀,随即大喝一声:“五行剑气,疾!”接着大手一挥,只见刘凡手中发出五道不同颜色的剑气光芒,分别向五人射去,剑气速度其快,瞬间及致,凌厉异常,让几人无从躲避,一下子就被击中,一时之间,几个的死状残不忍睹。

    “啊……火火火,啊……烧起来了,水水……”其中一人被红色的火灵剑气射中,顿时全身燃烧起来,变成一个火人,一时间惨叫连连,没过几秒,惨叫声便弱了下来,到最后再也没有了声响,而整个人也被火烧成了一堆黑灰,轻风一过便什么也没有留下来。

    “呜呜……冷冷……呃……咔嚓……轰……”还有一人被蓝色的冰剑气射中,瞬间成冷冰雕,而此人仅是呜咽两声,便再也说不出话来了,紧接着整块人形冰雕因承受不了刘凡所散发的罡气,轰然倒地,而此人的身体也被摔得四分五裂,估计就是想要拼凑回来都难。

    “啊……我的脚怎么动不了了,啊……妖怪啊,魔鬼啊……呃!”龙啸的待遇也好不到那里去,被土灵之气击中,下一刻,下半身便被石化了一般,下身的颜色开始由下而上,慢慢地变成了灰白色,就像石头一样,坚硬无比,接着没几秒整个都变成了一座石雕。

    “轰……”中了金灵剑气的这位仁兄就更惨了,连个声音都还没来得急发出,便被狂暴的金灵之气撑爆了整个身体,一时间,鲜血四溅,血肉满天飞舞,此人现在基本上是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肉块了。

    “哇……怎么会这样,啊……我的脚怎么不能动了,啊……我的身体里怎么会长出树藤来,啊……我的脖子,呃……咳咳……嗝……”而被木灵剑气入体之人的死状最为离奇,脚下好像是长出根须一样,稳稳地扎在了地上,令其无法挪动脚步,紧接着耳朵又长出了两根树藤,随着树藤的不断疯长,一下子就将这人的脖子缠绕上,一点一点的勒紧,慢慢地让人无法呼吸,直至最后窒息死亡,而在人死之后,这人的脑袋上却长出了一朵鲜红色的奇花来,那妖艳而又诡异的花朵,就好像来地狱的死亡之花一般。

    做完了这一却的刘凡却没有欣赏他的杰作的心情,连看都没看一眼便追着金大奎逃走的方向追却,虽然刘凡之前没有去追金大奎,可现在整座大厦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刘凡的感知内,就连那个角落有几只蚂蚁,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令刘凡奇怪的是,金大奎并没有往完会的地方逃跑,反而是回到是自己在大厦里的办公室,而且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跟踪在金大奎身后的杜冷月,居然对金大奎面落杀机,这下刘凡可就来了兴趣了,反而是隐藏起来看好戏。

    “咦!这金大奎这时不想着尽快逃命,怎么还往练功房里这跑,莫非里面有什么机密不成?”一直跟踪着金大奎的杜冷月一路跟来,都很是疑惑,但为了报仇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这个机会她等了太久了,所以她不容有失。

    “咔嚓……”就在杜冷月疑惑的时侯,金大奎已经打开了房门,接着又来到了一个里间,随即又敲了敲门,焦急而又恭谨地说道:“老祖,弟子有急事相求,人命关天,还请老祖出来相见。”说着,金大奎又是急得在门外转了几圈,却没有得到里面的回应。

    “老祖?难道这里面的人是金老贼所说的金元老祖?那岂不是报仇无望了,真不甘啊!”这时在门外偷听的杜冷月一听到“老祖”这个名号,顿时更加疑惑,原来之前她有得到过金大奎的提点,说是金大奎的一身武功都是这金元老祖所传,要不然以金大奎的资质根本就不可能的现在的成就。

    “老祖,现在外面有人要弟子的命,现在斧头帮已经完了,求老祖救命啊……”过了一刻钟里面的人还没有动静,这下子金大奎就不淡定了,“咚……”的一声便在门口跪了下来,接着又“嘭嘭嘭”地磕了三个响头。

    “咿呀……”金大奎的三个响头总算没有白费,他刚一磕完三响头,眼前的门便开了,接着走出一名身穿浅黄色八卦道袍的老者,童颜鹤发,一副仙风道骨的大家风范,手中持着一把拂尘,整个人的形象倒是有点像是西游记里面的太白金星,只不过此时他却没有太白的慈眉善目,反而是一脸的凶像,一双三角小眼睛更是凶光毕露,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一看就知道其人并非善类。

    其实这个金元老祖说起来还有一名修真者,只不过也是半路出家,他本是清朝末期的一名落第秀才,在屡次科考落榜之后,觉得没有面目去见江东父老,心灰意冷之下决定跳崖自尽,了此残生,却没想到因缘际会之下跌落到一个山洞,无意间得到了前人的修真功法,从此便踏上了修真之路,但由于资质有限,再加上没有人指导,单靠自己的摸索,至今一百多年间才堪堪突破到筑基后期,但即使是如此,他的实力在人间也是可以横行无忌的,只不过后来在一次比武之中他输了之后,便从此销声匿迹,却没想到躲到了大都市里面,还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金元老祖一见来人是金大奎,而且还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顿时就来气,接着又是阴沉地说道:“哼!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让人知道我的存在吗?”说话间,又向外面门口瞄了几眼,然后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

    “老祖,我……我没带人前来啊,斧头帮的其他帮众都已经完了,莫非……是那个恶魔找来了?”刚开始金大奎还有些疑惑,本想辩解,可又想到有可能是刘凡已经追来了,顿时吓得跌坐在地上,可见刘凡对他来说就是个噩梦。

    “哼!还说没有,那么这个女娃子又是怎么回事,给我出来……”金元老祖话语刚落,便一掌对准房门口的墙壁就是一掌拍了过去,接着便见到“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墙壁都被拍得四散开来,之前金元老祖大手一擒,便将躲在门外偷听的杜冷月一把拉进了房间内。

    “说,你这小女娃子有什么居心,为什么要在门外偷听,要是不说,那就别怪老祖我辣手催花了。”金元老祖一将杜冷月擒拿住,便大声的开口责问道,语气何其之阴冷,令得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杜冷月顿时吓得哆嗦几下。

    “老祖,这是我手下的护法,是自己人,请老祖放过她吧。”金大奎见到来人是杜冷月,顿时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刘凡那个变态,可接着见金元老祖那要吃人的凶像,他又紧张起来了,杜冷月是他的义女,跟在他身边也有近十年了,多少都会有关爱之情,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义女出事啦。

    “自己人?你可知道这女娃子一直跟在你的身后,而且满眼的杀机,分明是恨你入骨,你却说是自己人。”其实早在杜冷月进入到房门外十米内,金元老祖便感应到她了,杜冷月在门外的一举一动他都是了如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