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杜冷月的仇恨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这这……怎么可能呢?”金大奎也被金元老祖的话惊吓到了,金大奎一生拥有女人无数,但膝下却没有一子半女,所以一直将自己的几个徒弟都视如已出,尤其是杜冷月是他唯一的女弟子,更是珍如掌上明珠,而此时却有人跟他说这个义女对他下了杀机,饶是他金大奎一生作恶多端,也难免惊骇莫名。

    “哼!老夫难道还骗你不成?你自己问一问便知。”金元老祖横了金大奎一眼,随即冷哼一声,接着将手中的杜冷月随地一扔,便扔到了金大奎的眼前。

    “哎哟……”随着一金元老祖一扔,杜冷月就如同腾云驾雾一样地被拋了出去,接着与狠狠地面亲蜜地接触在一起,随即身上传来的一阵巨痛,疼得她惨叫一声,而这一瞬间也将杜冷月从震惊中惊醒过来。

    “小月,刚刚老祖说你对我起了杀机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我对你如同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还不够好?”金大奎见到杜冷月惨叫的样子,却没有上前扶她的意思。反而的冷冷地说道,语气里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凉感,养女十年,到头来却遭背叛,这样的事情即使再冷酷无情的人也无法忍受,更何况现在的金大奎已是年老迟暮。

    “是,你养育我十年没错,可是杀父辱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又怎么能够忘却。”此时杜冷月的话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眼中始终没有一点感情波动,有的只是滔天的仇恨,两排贝齿更是紧咬着红唇,紧接着她又说道:“难道你忘了十五年前被你杀死的杜泽海夫妻了吗?”

    “你你你……你说什么,难道你是……”杜冷月的话一出,顿时在金大奎心中激起惊涛骇浪,吓得他连连后退,若非身后是一堵墙,估计非摔倒在地不可,同时也勾起了金大奎内心深处的恐惧来。

    “没错,我就是杜泽海的女儿,这些年来我潜伏地你身边,就是想为我父母报仇的,可惜现在却是功亏一篑,我好恨啊……”杜冷月眼见身份暴露,索姓不再隐藏,只是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却没有能力去杀他,所以现在只恨自己无能,心中悲凉之意越发明显。

    却原来当年金大奎与杜泽海两人本是同乡好友,一同从家乡出来沪海打工挣钱,只不不过两人的境遇却是不同,金大奎好吃懒做,整天不物正业,仗着一身不俗的武功开始混起了黑道,只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又那里是他这种初入社会的乡下土鳖能混得开的,几年下来仍然是一事无成。

    而杜泽海则不同,他靠着自己的努力还有不俗的商业头脑,几年间从一个摆地摊的穷吊丝成为了拥有一家资产上亿的上市公司的老总,不过其为人倒是不错,也常常救济同乡的金大奎,但是好景不常,由于杜泽海为人太过正直,偶然间的一次与黑社会的冲突,却得罪了当时的斧头帮的太子爷,或许是斧头帮早就觊觎着他的公司,这位太子爷便借机整事,通过威胁恐吓等手段想要*迫杜泽海底价贱卖公司,摆明了就是想强取豪夺。

    但当是的杜泽海也有一定的实力,几年下来的人脉也是不一般,而且做为一名风头正劲的民营企业家,当然也受到政斧的特别关照,所以几次与斧头帮的交锋中,这位太子爷都没有沾到什么便宜,不过这些黑道中人岂会是易与之与,他们往往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当然是心有不甘了。

    于是通过调查才得知,金大奎居然是杜泽海的同乡好友,于是便许诺于金大奎,只要帮他作掉杜泽海,那么他便可以成为一个片区头目,而这时的金大奎正是落魄之时,并且他的野心也是极大,同时他心里还惦记着杜泽海家中的美娇娘,也就是杜冷月的母亲,再加上他是心高气傲之人,杜泽海对他的那么救济,对他而言都只不过的施舍而已,所以在他勃勃野心的驱使下,他义无反顾地答应了,并且在某次到杜泽海家中拜访时,更是图穷匕见,趁杜泽海没有防备之下将其杀害,并且还将杜泽海的老婆先歼后杀,最后一把火将杜家烧了。

    而金大奎放完火后,可能是第一次杀人,心里很是惊慌,最后狼狈逃蹿了,却没有发现当时在场还有一人,而这人便是杜冷月,当时仅有八岁大的杜冷月亲眼目睹了父母被杀的过程,只是当时由于害怕,躲在了厨房里,从而逃过了一劫,但她却记住了凶手的样子,当时在她幼小的心灵里便产生了报仇的念头,所以她在五年之后便想法设法的接近金大奎,寻找报仇的机会。

    最后斧头帮的太子爷如愿的通过非常规的手段,得到了杜家的公司,而金大奎也因此而平步青云,成为了一方黑道头目,并且在之后的几年间迅速崛起,最后更是设计陷害当时的斧头帮帮主以及那位太子爷,自已以为算是为老友报了仇,而自己则篡权夺位,成为了一方黑道霸主。

    “哈哈……想我金大奎一生杀人如麻,纵横黑道所向披靡,到头来落得个孤寡一生,但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却想不到临老养个女儿,居然还是仇人之女,哈哈,报应啊报应,难道这就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吗?”此时的金大奎早已没有了往曰的意气风发,倒像是个英雄迟暮的老人,即可怜又可悲,语气中说不出的苍凉。

    “哼!没用的东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就是杀个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亡,可你现在这个落魄的样子,毫无雄心壮志,将来怎么成就大气候,真是枉费老祖一翻心血地栽培你。”金元老祖看到自己这个后辈居然为了一个已死之人,失去了往曰的进取的锐气,一时间倒是有点恨铁不成钢,说话的语气也加重了几分。

    “是是是,多谢老祖提点,是我感情用情了,请老祖再级我一次机会。”金大奎被金元老祖这么一声爆喝,顿时从缅怀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接着立马点头哈腰地说道,他可是知道金元老祖的手段,就是一百个他都不可能打得过,而且更是喜怒无常,要是他一个不高兴,盛怒之下一掌将自己给拍死,那他可就冤了。

    “那好,你现在就杀了这小女娃子,然后我带你从这里闯出去,我倒要看看这些官府中人,有什么能耐,哼!”这时金元老祖眼中闪过一抹杀机,随即阴冷地说道,说完更是横了杜冷月一眼,顿时让她有种死亡的窒息感,就好像一下子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凝固了一般,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就那么愣愣呆呆地跌坐在地上。

    此时金大奎已经恢复了往曰的阴狠毒辣,转眼间又是一副面目可憎的地冷笑道:“小月,既然你是杜泽海之女,也就是我的敌人,那就怪不得我,这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希望你下去之后下辈子能投个好胎,呀,去死吧。”说着,金大奎大喝一声,接着便是一掌向杜冷月的天灵盖拍了过去,却没想到他眼前一花,一瞬间便人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嘭……”

    “啊……”

    “轰……”

    随着一声巨响过后,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紧接着便见到杜冷月身前的金大奎犹如坐火箭一样,快速地倒飞而去,最后撞击在墙壁之上,随即又滑落了下来,口中还不停地吐着血,一下子便将胸前染红了。

    (今天一天在外工作,所以晚上才码字更新,一会还有一更,请大家留意,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