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六章 九州龙鼎初现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而此时的杜冷月原本以为这一次是必死无疑,所以当金大奎的掌风劈来之时,她便已闭眼坐以待毙,可等了好一会却没有感觉到金大奎的手掌落到身上,紧接着又听到一声惨叫声,心下不由得疑惑起来,睁眼一看,却见眼前正有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背对着自己,这下她才明白自己是背眼前之人救了,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虽然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但好死不如赖活,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这来人当然就是我们的刘大仙人了,只见他站在杜冷月身前,对着墙角边的金大奎戏谑地说道:“哟嗬!我说金大帮主,你跑得可真够快的啊,属兔子的吧,一下子就没影了,不过你的人品不怎么样,居然丢下帮众,自己却逃之夭夭,可惜你的命却跟你的兔尾巴一样,长不了了,嘿嘿!”

    其实刘凡早就隐身在门口了,只是他一来到便见到了杜冷月对金大奎的仇恨,心下也是很好奇,所以才会耐心的看起了好戏,可听着听着刘凡对杜冷月的遭遇有些同情了,原本他是想杀了一了百了,不过他现在的想法却改变了,虽然斧头帮现在精英尽失,但是其他普通帮众却还有不少,与其让这些人继续游荡,还不如找个人收编了,将这些人掌控在手里,也好约束一下他们,至少可以少做些伤天害理的事,而杜冷月便是这个人选,所以在金大奎即将杀死杜冷月时,他便出手了,也才有了刚才金大奎横飞吐血的场面。

    此时的金元老祖脸色阴晴不定,刚才刘是如何出手的,连他都没有看清楚,而且刘凡潜伏到他身边,而他却没有发现刘凡的存在,心下有些惊疑,不过待看定刘凡只是一个毛头小子后,便放下心来了,随即又想到居然有人在自己面放肆,于是怒气冲冲地冷哼道:“哼!小辈,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在老祖面前伤我门徒,简直是不知死活,拿命来……”说完,金元老祖随手就是一掌急急地拍向刘凡,一出掌间,便见空中出现了一只由真气凝聚而成黑色的大手印,带着凌厉的掌风堪堪向刘凡轰击而去。

    “哼!雕虫小技也敢逞威能,米粒之光岂敢耀光华,旁门左道之术而已,简直是贻笑大方,给我……破……”刘凡见到眼前的疾驰而来的黑手印,嘴角顿时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接着随手一挥,只见金光一闪,原本煞气冲天的黑手印顿时消弭得无影无踪,而刘凡所发出的金光却去势不改的撞击在了金元老祖的胸口上,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紧接着金元老祖也倒飞了去出,重重地砸在了墙壁之上,随即“噗……”的一声猛地吐了一口鲜血,最后顺着墙滑了下来,不过好在刘凡手下留情,不然金元老祖不死也得昏迷不醒。

    “咳咳……不不……不知前辈是那位高人,为……为何要跟在下过不去?”

    金元老祖受了刘凡一击,已然身受内伤,不过他好歹也是筑基期的修真者,实力堪比古武神级高手,没那么容易挂掉,随即又是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接着又是一脸惊恐莫名地,断断续续地说道,话刚说完,他的脸色却早已苍白如金泊,一只手按着胸口,口中仍旧止不住地往外冒血,脚下也在不停地颤抖着,身形摇摇晃晃地,说不定下一秒就有可能再次倒地。

    “高人嘛……倒是算不上,只不过我很好奇,你堂堂一个筑基后期的神级高手,又怎么会出现在黑帮的巢穴里,难道你才是斧头帮的幕后掌控者?”这时刘凡并没有正面回答金元老祖的话,但也算是默认,更是一语道破对方的修为境界,这更让金元老祖震惊莫名,自从他得到那本魔道秘典之后,百多年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有同类的修士出现过,而现如今却来了刘凡这么一个实力强悍的对手,可以见得金元老祖是何其悲哀啊。

    “不不不,咳咳……”金元老祖被刘凡一么一噎,再加上身上有伤,仓促间差点没背过气去,好在内力精深,只是轻咳了两声便又顺气,随即接着说道:“前辈误会了,金大奎本是我金家后人,我只不过是隐居于此,算是保护我金家唯一的一点血脉吧,但他平曰所做之事我并不知晓。”

    金元老祖人老成精,又怎么可能说实话呢,其实他是因为躲避仇家才隐居于繁华的都市之中,而且他是魔道中人,又岂会是善类,之所以会隐匿于黑帮之中,也是为了让金大奎替他寻找处女精血供他修练魔功,只是他虽然在世俗界称之为神级高手,但在刘凡眼中却是一名不入流的修士,而且修真常识极其匮乏,根本就不知道上古时期仙、魔两道本就不两立,而刘凡也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更不会放过他的。

    “哼哼!你个老不死的修的乃是魔门功法,虽然不入流,但若说你是善类,你就不怕天下人笑掉大牙吗?收起你那点小心思,想跟我玩花样,你还早一千年呢。”刘凡一听金元老祖不话,就知道他是鬼话连偏,所以也毫不客气的冷哼几声,鄙视地笑道。

    眼看阴谋再次被刘凡识破,金元老祖原本已是苍白的脸色顿时一阵酱红,这倒不是因为谎言被戳穿而羞耻得脸红,而是被刘凡一句话噎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一时间憋着气,涨红着脸罢了。

    “请……请前辈饶我一命吧,只要能前辈放我一条生路,我原意将身上的仙家重宝送与前辈,并保证今后退隐山林,绝不过问世俗间的一切事物,还请前辈饶恕……”金元老祖现在是一心想要活命,显然是被刘凡之前轻描淡写的一击给吓怕了,为了活命更是跪在地上向刘凡连连讨饶,甚至于不惜以重宝抵命,只不过在他低下头之后,眼中却是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狠辣,其实他心里献宝是假,出奇不意偷袭才是真,不过他显然是低估了刘凡,也高估了他手中所谓的仙家重宝的威力。

    “哦!仙家重宝?拿出来看看,若是真的,那么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能。”刘凡原本打算一掌结果了这个眼前这个老家伙,可一听到对方有“重宝”,心下不由得有些好奇了,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能让这老家伙如此郑重其事,更准确的说是想看看这金元老祖玩什么花样,因为他早就发现了金元老祖眼中的神色不怀好意,不过他是艺高有胆大,才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

    “是是是,谢谢前辈不杀之恩,我这就将重宝拿出来。”金元老祖眼看刘凡果然中计,随即从身后取出一个五厘米见方的方鼎出来,刘凡凝神一看,却见那鼎非金非木亦非土制,边缘之上有两个鼎耳,鼎身有一条四爪龙纹,缠绕着整座方鼎,龙身之下有祥云,龙头呈现于正面之上,活灵活现,仿佛欲从鼎面飞腾而起一般,看到刘凡有些入神。

    “咦!这难道是……”刘凡这下也不淡定了,就在方鼎刚一出现时,他体内的龙神之气同时也活跃了起来,而且隐隐还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一般,再看到方鼎之上的龙纹后,刘凡这才确定,原来这一方鼎便是华夏一族的护族神器——九州龙鼎之一的梁鼎,又因其中封印着龙之九子中的蒲牢兽,而得名蒲牢鼎。

    相传,当年大禹王以乾坤鼎为基,分封九州,将乾坤鼎一分为九镇压华夏人族气运,龙族却因为天地初劫中犯下滔天大罪,惹来了天道大因果,所以不得已之下祖龙便令其九子化身九州鼎鼎魂,以延续龙族的气运,所以才令得龙族在今后的天地巨变中得以苟延残喘,但却不至于灭族,也因此华夏一族才以龙的传人自居。

    (感谢成宇爱宝儿,早起猪猪两位大大的打赏,今天有三更,晚上还有更,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