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后工作(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好机会……”正当刘凡看着眼前的梁鼎愣神之际,金元老祖心中便是一动,以为此时正是偷袭的好时机,于是趁刘凡没有注意之时,迅速调动体内所有的魔气,一股脑地灌注到了梁鼎之中,而梁鼎一融入金元老祖的魔气能量,顿时光芒大作,一瞬间便方五厘米见方大小,涨到了一米多高,紧接着金元老祖大手向眼前的刘凡所以的方向一推,梁鼎便快速地朝着刘凡猛烈地砸了过去。

    “哼!跳梁小丑居然还撒野。”刘凡一发现金元老祖有所异动,便知他想做什么,面对着威能无匹的九州鼎奇袭而来,刘凡仍然面不改色,连身形都没有晃动一下,仅仅只是伸出一只手,接着大喝一声:“真龙爪,收……”

    随着刘凡的一声大喝声响起,刘凡的手变幻成了满是鳞片的龙爪,随即一道金光闪过,堪堪抵住了九州鼎,而原本光芒万丈,煞气冲天的九州鼎也瞬间停顿了下来,紧接着鼎上所散发的煞气一遇到刘凡发出的真龙之力,便犹如冰雪遇见阳光一般,不几时便被消融得干干净净,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一般,而失去了能量的九州鼎也变回了之前的五厘见方,到最后飘落在刘凡的手中。

    “啊……噗……”

    “轰轰轰……”

    至于金元老祖就惨了,原本修魔功就是个二把刀,而现在却是强行运转九州鼎这样的先生灵宝,虽然只是发挥出了一点威能,但其中的反噬之力也不是他能承受得了的,一下子便被反噬之力震得倒飞出去,直接撵过好几道墙,最后只留下了一个个的墙洞,而金元老祖也因此而经脉尽断,丹田破碎,一身的修为算是付诸东流,成了一个废人,虽然还没有死,但也是奄奄一息了,差点就被埋在了墙壁的泥砖之下。

    “哼!不自量力。”刘凡远远望着离死不远的金元老祖,脸上没有一丝的同情,反而是冷哼一声,便不再看他一眼,随即又几步上前走到金大奎身前,而此时的金大奎早已进气多,出气少,将死之人,刘凡也不跟他客气,伸手一掌从金大奎的天灵盖上拍了下去,暗中施展搜魂手,瞬间便获取了金大奎脑海中的记忆。

    搜魂手是一门极其霸道的法诀,它是直接透过人脑搜寻其灵魂深处的记忆,让人心中隐藏的秘密无所遁形,而被施术者也将成为一个白痴,所以经刘凡这么一下后,金大奎不想变白痴都难了。

    而与此同时刘刘也知道了斧头帮在官场上面的后台正是沪海的常务副市长——卢天奎,甚至于京城还有某些大佬牵连进来,这些人每年都会收取到金大奎数以亿计的好处费,而他们也充当着斧头帮的保护伞,要不然以田国强堂堂一个市局局长怎么会几次扫黑都是无功而反呢。

    更让刘凡气愤的是,金大奎居然与曰苯山口组有密切关联,斧头帮所有的毒品货源都是来自于这个黑帮,并且还将华夏的女姓当牲口一个贩卖到曰苯去卖*,而前一次山口组大少爷山田一郎来华夏投资便是为了给卢天奎捞政绩的,而在中间牵线搭桥的正是金大奎,但是山田一郎却是打着投资的幌子,背地里却是倒卖华夏古董,甚至于还想将手伸进沪海黑道中去,所以卢天奎这是典型的卖国贼。

    而刘凡虽然不是什么愤青,但是现在他有这个能力,维护国家安全也是他作为龙组客卿的职责,那就绝对要将这些祸害国家利益的蛀虫一一铲除,这回他可是真的动怒了。

    “轰……”随着刘凡越搜索金大奎的记忆越多,他就越是气愤,最后直接一掌将其轰杀,顿时将已经变成痴呆的金大奎轰杀得连渣都不剩,瞬间就化成了尘埃,甚至连魂魄也被一举消灭,最后落得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收拾了金大奎之后,刘凡也开始端详起手中的九州鼎来,透过神识,刘凡发现整个梁鼎都被人下了封印,并且封印的力量也不弱,看样子最少也是渡劫期以上的高手才能够有这个实力,不过这对于刘凡来说并不算什么,所以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破除封印,从而得到里而的龙魂,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时侯,因为他还有善后工作呢,比如眼前的杜冷月,遂他便将九州鼎收入了空间界里面去了,可就在他刚将鼎收起来的时侯,却被杜冷月吓了一跳。

    “啊……”而这一声响却惊吓到了一直处在震惊之中的杜冷月,之前刘凡与金元老祖斗法的那一幕已大大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更是颠覆了她一直以来无神论的思想,而刘凡最后对金大奎的那一击更是将她的神经彻底的击垮了,遂才会那么的惧怕。

    “鬼叫什么,又不是没见过杀人,真是的,差点把我的耳朵都震聋了。”杜冷月的尖叫声一响起,差点就将刘凡给震住了,他也怎么也没想到女人的尖叫是如此的犀利,一时间还真有点被吓到了,好在他修为精深,不然估计耳朵就算不聋也得嗡嗡作响个不停。

    “呃……”杜冷月被刘凡那么一喝斥,顿时尖叫声嘎然而止,接着又是愣了愣神,这才想起眼前之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一时之间倒是有点不知所措,怔怔地看着刘凡出神。

    这时刘凡走到杜冷月跟前,冷冷地说道:“你说我应该怎么样对你,或者是说,你想死还是想活?”说完,刘凡又很是玩味地看了杜冷月一眼,只不过他这眼神好像有点急色,其实这只是他对杜冷月的一点小小考验罢了,若能通过或许还可以一用,如若不然,刘凡也不介意将其抹杀。

    “呵……我是黑道中人,而你?我想定是强力部门中人,难道你还会放过我吗?还有!我现在是大仇得报,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你要杀就杀吧,我绝不会有怨言,毕竟你也算是为我报了仇,但是若你有什么非分之想,那你是看错了我杜冷月。”这时杜冷月听到刘凡冰冷得没有丝毫感情的话语,心中不由得一颤,随即又释然了,接着一脸惨淡地自嘲道。说完话,更是视死如归般引颈待杀。

    “嗯!还有点骨气,起来吧,你现在可以不用死了,我刘凡虽然女人有几个,但还没有那么下作,不过你想活命就必须得帮我做事。”听到杜冷月的话,也明白她的态度,刘凡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赞叹一声。确实,像杜冷月这样身处黑道之中,而没有被污染的人确实少之又少,早前刘凡之所以没有杀了杜冷月,也是因为他从杜冷月的头顶五气中看出她并非大歼大恶之人,甚至还有不少的善心。

    “你……你不杀我?那……那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事,只要不违反原则的事,我都可以为你去做。”原本以为这一次必死无疑,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也许是幸福来得太快,以至于她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就连说话都有点小结巴了,不过她现在又是满肚子的疑惑,遂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刘凡。

    “你也不用感激我,现在斧头帮的精锐已经都死了,但是还有不少的普通帮众,这些人也有一两万人呢,这些人总不能让他们继续危害社会吧,所以我要你将这些人组织起来,成立一家保安公司,我再找人对他们进行培训,这样他们也有稳定的工作可以养家糊口,不用再整天打打杀杀的,这样对他们的家人,对社会都有莫大的好处,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这时刘凡一口气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了杜冷月听,而后者听着这话却犹如天方夜谈一样,让这些小混混去给人当保镖?这不是笑话吧,要让他们去欺负普通老百姓或许还成。

    “刘先生,你这不是开玩笑吧,虽然你这是好意,可我不觉得开保安公司这些人会有什么前途可言。”一阵愣神之后,杜冷月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心里就更加的疑惑了。

    “培训的事你不用管,我自会解决,你只要将这些人招集起来就行。”刘凡听杜冷月的语气就知道她不会拒绝,遂又神秘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现在斧头帮的资产,政斧会如何处理,是拍卖,还是?”这回杜冷月倒是想都没有想便答应了,对于她来说,现在没有比生存更重要的了,再加上她对刘凡身上的那种神秘感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