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章 沪海官场海啸(上)(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晚上的扫黑行动已经落下帷幕,而别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海啸又将开始,刘凡临走之前也将金大奎留下的那些帐本都交给了田国强,同时下令查封了鼎盛大厦,还有斧头帮名下的那些产业,而田建国得到了第一手犯罪资料,一看之下,顿时气愤得暴跳如雷,恨不得马上提枪上门将这些国家的蛀虫一个个都枪毙了,最后还是孙建国制止,他才平复下来了,不过随后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沪海市一把手书记——柳严正的家中,向其汇报了今晚的战果。

    而柳严正在看了帐本之后,立马大手一挥,命令田国强对相关涉案官员进行监控,等待京城下一步指示,一同将这些害群之马一一斩落马下,其实并不是柳严正没有那个权力实施抓捕,而是这件事已经涉及到了京城的某些大佬级的大人物,就算他是政治局委员也不得不掂量一下。

    翌曰清晨,正当沪海的民众们从朦胧间醒来,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时,确不知道就在昨晚鼎盛大厦经历了一场人间炼狱一般的搏斗,而早在之前刘凡已经下令封锁昨晚行动的一切消息,而且对当晚参加的人员下了封口令,若有违令者,以叛国罪论处,虽然这个由头有点大得离谱,但众人也都没有什么异议,况且还有刘凡的一百万打底,这些人更是对刘凡言听计从。

    但是昨晚市局全做出动,难免被一些消息灵通的有心人知道,不过他们在知道田国强这一次又是针对斧头帮的行动,都不以为然的窃笑不已,以他们以往的经验,估计田国强这一次又是无功而反,就像是前几次的扫黑行动一样,只是这一次的规模大了一点而已,一个个都在看他的好戏。

    只不过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满以为别人就要倒霉之时,却没有想到在他们的周围已经有不少便衣刑警对他们进行了严密的监控。

    而此时沪海市委常委会正在例行会议,其间一共十三人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城市的发展问题,还有几个人事调动问题,其中以柳严正为首的一派显然处于弱势,在十三名常委之中仅掌握了四票,而与其对立的常务副市长卢天奎则掌握了本地派的五票,实力可见一斑,剩下的三票则以市长钟明耀为首的中立派,而显然这一次的常委会上是卢派与钟派联合压制了柳派,但是柳严东即使是被压迫得如此难堪,依然是稳如泰山,面不改色,让其他两派之人摸不着头脑。

    “嘭……”正当众人还在争论不休之时,会议室的大门却被人粗鲁地推开了,众人抬眼望去却见到为首的一名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只见此人年不过二十,面容俊朗不凡,嘴角微微扬起,脸上带着一种似有似无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一米八的身高更显身姿态挺拔,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眼神中更是不时地透露出摄人的精光,让人不敢与其对视,整个人将好像一柄出了鞘的利刃一般,锋芒毕露。

    没错,来人便是刘凡,此时他的到来也就不言而喻,正是为了卢天奎而来,虽然此时京城那边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来,但刘凡不想夜长梦多,多生事端,而且他既然有这个能力,而么他就决心要将敌人一踩到底,不然杀蛇不成,反被咬一口,那就麻烦了。

    而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沪海国安分局的局长,便是他身后的这一位身穿天蓝制服的中年男子,此人名叫张剑宏,昨天晚上接到刘凡的内部传讯后,立马组织人手待命,今天一大早便一起陪同刘凡前来沪海市委抓人,而随同而来的还有田国强,以及另外六名国安人员。

    然而刘凡一行九人如此不礼貌的闯进会议室,顿时让在坐的不少人皱起了眉头,但见坐主位的市委班长柳严正都没有开口责问,他们这些人都不好开口,再加上他们也都认识张剑宏这位刚正不阿的铁面青天,他一出现准没有什么好事,虽然在坐的级别都比张剑宏高,但却都不敢小觑他,也正因为他现在所在的职位特殊,别看级别没他们大,可人家权力却不比他们小,所以在他面前也都在礼让三分。

    所以张剑宏一出现,这些常委中屁股不干净的,心里都不由得咯噔一下,尤其是政法委书记钱益福,心里更是不停的打颤,昨晚的行动他虽然不全知,但也知道斧头帮已经完了,而他这些年利用手中的权利可是从金大奎手中捞取了大量的利益,这便是权钱交易的典型了,如果一但被查出来,估计够他枪毙十死的了。

    “呵呵,张局,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不知所为何来啊。”这时卢天奎见柳严正老神在在的端坐在坐位上,悠闲地端起茶杯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仿佛早就知道刘凡等人会来似的,这下他可就着急了,于是没等柳严正开口,便急忙的问道。

    只是令卢天奎没有想到的是,张剑宏根本就是鸟他,转而对着身前的刘凡做了一个请手式,示意刘凡上前,完全就是一副下属的模样,而刘凡也是倘然受之,完会没有一丝忸怩感,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这下子众人都开始重新审视一下这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了,惟有早知道答案的柳严正仍然不为所动。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啊,柳书记,打扰到你们开会了。”这时刘凡轻轻地从卢天奎的身边越过,昴首踏步走到主位边上的柳严正身前,随即微笑地说道,接着又伸出一只手与柳严正握了个手。

    “哈哈……小友这说的是那里话,你要是早来一点,我连这个会都不开了,那里还用在这里扯皮啊。”柳严正一见刘凡过来,立马站起身来与其握手,随即又朗声地说道,而他的这一动作却让在坐的众人再一次对刘凡的身份惊讶起来了,倒底是什么样的身份才够资格让一位政治局委员如此的礼遇,甚至还亲自起身相迎,要知道,整个华夏国能有柳严正这样的身份地位的也不过是那个二、三十人,而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的估计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所以由不得众人不震惊。

    “你你你……你不是昨晚在宁家的那个小子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以你这样身份低微的穷小子有什么资格来此?”此时卢天奎也看清了来人就是昨晚有宁家羞辱过他卢家的刘凡,所以这时他已经有些不淡定了,之前他也找人调查过刘凡,知道他只是无权无势的一个孤儿,穷吊丝一个,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宁家宴会上却令他卢家颜面尽失,本来卢天奎打算过后找人废了刘凡,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常委会上,而且还跟自己的死对头柳严正认识,再加上一旁恭恭谨谨的张剑宏,这下他心里就不由得打起鼓来了,一瞬间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放肆,首长是你能够随意指责辱骂的吗?”卢天奎的话刚落,张剑宏便不高兴了,他是负责国家安全的,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个高级特工,而整个国安局都是在为龙组服务的,就相当于是龙组的外围组织,而不论是刘凡在龙组的地位,还是在国家的职务,都足够让他张剑宏仰视了,再加上昨晚刘凡一举端掉了为祸沪海几十年的斧头帮,这更是完成了他一直没有做成的想法,所以他对刘凡只有敬意,而现在却有人在张剑宏的面前侮辱刘凡,那就是在侮辱他,这样他岂能不生气。

    “算了,跟这种将死之人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张局长,直接下令抓人吧。”对于卢天奎这样的烦人,刘凡是提不起多大的兴趣,若不是卢天奎的级别有点高,普通的国安人员没有权力抓捕他,刘凡连这里都懒得来一趟。

    “是!首长……”张剑宏一听刘凡下令,立刻向他敬了个军礼,接着取出一纸逮捕令,看着坐在位置上瑟瑟发抖的政法委书记钱益福,接着一脸严肃地朗声阅读道:“经查,沪海政法委书记钱益福,涉嫌勾结黑道份子金大奎,利用手中职权之便利,为其充当保护伞,并谋取巨额钱财,其情节之严重,已经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所以国安局将其依法逮捕,来人,将钱益福拿下。”说着,便大手一挥,而门口边上的几名国安人员都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