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沪海官场海啸(下)(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卢天奎一听刘凡不讲程序,不[***]规,居然想将他就地处决,顿时怒火中烧,随即爆吼道:“我看谁敢动我,我堂堂一个副省部级官员,你们没有经过中纪委的调查,更没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难道你以为你姓刘的是国安局副总长,就可以一手遮天,为所欲为了吗?我告诉你,想弄死我卢天奎,没那么容易,至少我家老爷子卢副总理不会答应,刘凡,我想你也得掂量一下自个的份量吧?哼!”说罢,更是对刘凡怒目而视。

    此时的卢天奎非但没有因为刘凡的强势而就范,反而极其嚣张地威胁起刘凡来了,而且连家中老爷子副总理的招牌都给抗出为压人了,但其实他这也是无耐之举,这一次对方是有备而来,而且证据确凿,他恐怕是再劫难逃,可是人总是有侥幸心里,如果今天能逃过一劫,曰后还有翻盘的机会,而他家中的老爷子便是他最后的底牌,只老爷子还在位,那么他就不会死,不过可惜他碰上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刘凡,这怎能让他不焦急呢?

    这时刘凡一听对方这个时侯还敢理直气壮地威胁自己,倒是气乐了,随即瞄了卢天奎一眼,藐视地说道:“嗬……死到临头了还想威胁我,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怕卢家,就算是副总理,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你再看看这一本是什么。”

    说话间,刘凡又从口袋中掏出一个蓝色的小本子,封面威风凛凛的雕刻着一条五爪金龙,其形象惟妙惟肖,仿佛下一秒便会腾飞而起一般,尤其是那活灵活现的眼睛,像是不时的闪动着慑人的精光,让人一眼望去便生出敬畏之心,接着刘凡又慢慢地将证件打开,随即又展示于众人眼前。

    而这时在场的常委们也都被这一本证件吸引住目光,只见其中赫然写着:龙组客卿,中将军衔,但这还不是最让人震惊的,而是其间最下方还有一行小字:省部级以下官员,情节严重者可有先砍后奏之权,厅级以下官员犯罪者可就地枪决。

    这一行小字一出现,顿时在众人内心泛起了滔天巨浪,一个个震惊的无以言表,原来这杀人执照还真的存在,而且级别还在么猛,虽然以他们的级别多少也听说过龙组这个神秘部门,但大多都只是只闻其名,而不知其事,就连柳严正这样的政治局委员,一方封疆大吏也只是知道其中的一小部分,这还是从他家老爷子那里听来的,初听之时他还不以为然,然而现在他却亲眼见到了这一个本子的威力,这下子他可就不淡定了,眼中不时闪过几丝狂喜。

    柳严正原本只是以为刘凡是国安副总长,而这个身份就已经足够让他以礼相待了,看看之前他对刘凡的态度就知道了,但此刻刘凡龙组的身份却是让他敬畏了,这已经不是与他平起平坐那么简单了,能成为龙组客卿,不论身份地位,就刘凡本身而言,那就是一代高人,这样的人又怎么能不交好呢,况且之前刘凡还救过他的女儿和外孙女,本来就让他心存感激,而更让他狂喜的是刘凡还是赵碗仪的男朋友,而他们赵、柳两家是亲家,那么绕来绕去,他与刘凡之间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那以后只要有刘凡在,他们赵、柳两家便可高枕无忧了。

    想着想着,柳严正对刘凡是越看越喜欢,如果他能成为柳家女婿,那该多好啊,只是可惜柳严正膝下只有柳凝香这么一个女儿,而且早已嫁为人妇,再说年龄相差太多,不过他又想到了自己还有个在大学教书的侄女,不由得动了心思了,若能刘凡能与侄女成对,那么有龙组客卿这块招牌在,就算是今后柳家老一辈的都不在了,也不怕有人敢动他柳家一分一毫,虽然现在柳家兄弟两人在政、军两界都各有见树,可以说柳家现如今已是达到了如曰中天的巅峰世家,但是世上没有永远强盛不衰的世家,正所谓盛极必衰,月盈则亏,这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而当卢天奎见到刘凡手中的证件之后,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证件的真伪,而是如何保命,所以他现在内心已经慌忙不知所措了,脸色也吓得惨白,一想到死,他的内心更是恐惧,口中更是语无伦次的大嚷道:“不不……不可能,这这……这一定是假的,对,一定是这样的,我绝对不会相信,姓刘的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爹是副总理,你就不怕我卢家的报复吗?哈哈……你能耐我何?”卢天奎话到最后,更是撰状若疯魔地狂笑起来,或许这便是所谓的人欲灭亡,必先癫狂。

    而在坐的其他常委们见卢天奎好好的一个高级官员,心里承受能力居然如此的差,不仅大摇其头,同时内心更是暗下决心,回去后一定要告诫家中的子弟,千万不能去惹到刘凡这个煞星,这他娘的就是将人往死里整啊,堂堂一个副省部级高字,居然被他*疯了,虽然他们都知道卢天奎那是死有余辜,但这手段也忒狠了,一言不合直接就枪毙,这年头,当官的能有几个不贪的,所以见到卢天奎凄凉的惨状,心里难免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嗬……卢天奎啊卢天奎,装疯卖傻也没用,你认为以你在沪海的所作所为,你的副总理老爹还能安稳地坐在他的位置上吗?引咎辞职那都是轻的,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将你们卢家整个家族连根拔起,哼!张局长,将他拖出去,枪毙了。”其实刘凡一眼就看出卢天奎是在装疯卖傻,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但刘凡可不吃你这一套,对于这样的行为连看都不看一眼,照杀不误,话到最后,直接就是大手一挥,将张剑宏招了过去。

    “是……首长!”此刻张剑宏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激动的,长久以来被卢天奎等地方官吏排挤,打压得抬不起头来,现在终于有翻身一机会,他又怎么会不卖力呢,一听到刘凡的话,立马干脆利落地回应道,说完更是带上两名国安人员将卢天奎硬生生地拖了出去。

    张剑宏是国安系统中人,年纪也不大,仅四十岁出头,原本是很有晋升的机会的,只可惜当初的老领导已不在人世,没有了靠山,所以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就很尴尬,可谓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跟个后娘养的没什么区别,但是刘凡却让他看到了希望,如果能投到刘凡的门下,那还有谁敢动他,去到那还不是横着走,不说刘凡龙组的身份,单说国安副总长这个身份就是他的顶头上司了,这可以国安局三大巨头之一啊。

    “姓刘的,我卢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卢天奎即使在被拖出去枪决之际,仍然是死姓不改,念念不忘报复刘凡,可见其人必是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所以这也是刘凡将他枪决的一个重要原因,若是纵虎归山,必定后患无穷,麻烦不断,虽然刘凡不怕麻烦,但是他讨厌麻烦,要是整天都要应付这样,那样的算计,那么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呢,再则他是个懒人,向来做事喜欢一劳永逸,所以卢天奎就只能悲剧了。

    刘凡当然不会将卢天奎最后的话后在心上,对他而言,卢天奎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他一翻后就可以将其灭个几百回,至于说做鬼都不放过他,那更是笑话,只能给刘凡增添笑料而已,切!做人我都不怕你,更何况是做鬼了,再说这世上有那一只鬼这么猛,敢在仙人面前捋仙须啊,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自个还没死透,想再死一次不成。

    眼见事情总算结束,刘凡也知道自己该闪人的时侯了,他可不想跟这些官老爷扯淡,于是上前对着柳严东笑着说道:“感谢柳书记的鼎力支持啊,现在事情已经基本上完成,由于这一次涉及到的有员有些多,还请你尽快将这些职位补齐,以免影响到沪海的运作,人员名单就由柳书记你来拟定,至于政法委书记一职就由田国强同志暂时兼任吧,如果京城那边有谁不服的,让他们来找我好了,嗯!那就回见。”说完,刘凡便头也不回地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拍了拍田国强的肩膀,算是投桃报李了。

    (各种求,鲜花,打赏,票票,收藏,请大家给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