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三章 沸腾的沪海民众(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嗯,哈哈……小凡,你这是说那里话,有事你就先走吧,这里有我便成。”柳严正刚听完刘凡那霸气无匹的话后,顿时高兴得找不着北了,甚至起身相送刘凡出了门口,不过也难怪他会如此,刘凡的一局话就等于将所空缺出来的十几个重要的职位都送给了柳严正,尤其是其中还有五个市委常委席位,更是让他心喜若狂,只要他将这些们位都安置成他这一个派系的人,那么他柳家将会在沪海一家独大,就算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啊,特别是刘凡最后那一句充满霸气的话,更是一锤定音,相信那些相要插手沪海的大佬们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而田国强此时此刻更是激动得无以言表,只能用无比真诚的目光注视着刘凡远去的背影,虽说刘凡的这一临时任命只是让他暂代政法委书记,不过可别小看了一个“代”字,只要明年换届,人代会上走个过场,那么他就是名正言顺的政法系统一把手,更重要的是他还担任市局局长,权势不可谓不大,在这华夏官场中也算是一方大员了。

    “嗯!老田,这一次的事干得漂亮,现在你也是常委中一员了,就坐下来开会吧,呵呵!”由于刘凡的一句话,令得柳严正对田国强的感官前所未有的好,而且田国强这一次的扫黑行动也确实是战绩彪炳,或许是今天心情大好,所以柳严东说话的话气也随和了很多,要知道柳严正一向都是很严肃的,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可今天却是接二连三的大开先例,可见他现在的心情要多爽就有多爽。

    柳严东的赞赏令得田国强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他现在是风光无限,但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所以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反而是诚惶诚恐地谦逊道:“这一切都要感谢柳书记的赞赏,如果当初不是您和老首长的话,估计我现在还不知在那个派出所里混呢!”田国强也是个聪明人,知道摆正自己的位置,老大对你好,那就是恩赐了,但自己要是一朝得志,便言无伦次,那么他的官运也就从此止步了。

    “嗯!呵呵……有空多来家里坐坐。”柳严正对于田国强的刚才的表现很是满意,尤其是田国强的态度依然坚定不移地跟着他走,心里已经有将他纳入自己的核心圈子的想法了,所以才会邀请田国强上门坐坐,要知道柳严正身为政治局委员之一,他的家中并不是什么样的人可以随便进出的,没有一定的级别,恐怕你连外面的大门都进不去。

    “是是是,只要书记那天有空,我必定多多上门向您汇报工作的。”田国强现在可谓是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一天之内不但升职在望,而且得到柳老大的认可,算是进入了柳系的核心层,是以连连点头哈腰称是。

    与此同时,就在柳严正等人研究人事安排之际,正个市委市政斧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炸开锅了,今天一个早上,居然有五名市委常委被国安局请去喝茶,那么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这些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一下子弄得市委大楼里的工作人员都不知所措,而接下来的时间里,随着一个个的卢系官员不是被警察抓捕,就是被纪委双规,一时之间弄得整个沪海官场风声鹤唳,人心惶惶的,就好像是世界末曰即将来临一般。

    最后柳严正不得不出面进行安抚,并且说明这一次的事与昨晚的扫黑行动有关,而这一次落马的官员都是参与与斧头帮有密切关联的人,这话一出,那就更加不得了了,现在谁都知道卢系一派算是倒霉了,一个个的都纷纷被斩落马下,弄得个身败名裂,最后更是锒铛入狱,估计下半辈子只能在大牢里面大唱“铁窗泪”了。

    而这么多人被双规,所留下来的空缺可就多了去了,一时之间下层的这些官员们都沸腾起来了,有关系的赶紧找关系,有钱的忙着给领导送礼,而那些没钱没势没关系的人就只能望洋兴叹了,只恨自己没有个好爹,在这个浮躁的大都市里,没爹可拼真是伤不起啊。

    然而还有一群人比这些官迷更加沸腾,中午时分,在沪海卫视午间新闻中播报了一则这样的消息:昨晚夜间,由市局刑警大队与华东军区特种部队联合展开一次扫黑行动,一举将盘踞在沪海数十年之久的涉黑组织斧头帮抹杀,击毙了包括斧头帮首脑金大奎在内的五百余名穷凶极恶的黑道份子,同时还逮捕了近千名涉黑人员,可谓是沪海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扫黑行动,并且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辉煌战果,还沪海一片朗朗乾坤。

    这一则消息一出,起初还有市民以为是假的,自从田国强这位市局局长上任之后也进行过几次扫黑行动,但最后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可谓是窝囊之极,对此民众早就失去了信心,所以这则消息有人怀疑也就不足为其,可当人们好奇的想去斧头帮的总部——鼎盛大厦看个究竟,却没有想到鼎盛大厦已经被查封,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刑警正在拉起警戒线,而在鼎盛大厦大门前更有一群身穿特种战服,手持冲锋步枪的特种兵在维持秩序,一个个的都是那么的彪悍,这些当然就是孙建国的野狼军团了。

    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电视上的那则消息是真的,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民众都沸腾起来了,所有人奔相告走,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的亲朋好友,更有甚者竟然在自家的店门口放起了鞭炮来,要知道若是平时,在市区放烟花爆竹,那可是要重重地罚款的,当然这个时侯执法部门可不会那么自讨没趣的去发他们的款。

    可现在的民众们却管不了那么多,他们这些店户铺主都是常年饱受斧头帮的欺压,不但要交保护费,而且有时还要面临被砸店的危险,可现在斧头帮被消灭了,一时间也将他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仇怨给激发,所以他们才会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此时的喜悦之情,由此可见斧头帮真的是罪恶滔天,不得人心啊,这也印证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惟有人心可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来围观的民众越来越多,估计得有十万人之多,这还只是暂时的,而那些警察可就惨了,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起,不但影响交通秩序,让道路一下子陷入瘫痪,所以他们就不得不卖力的维持秩序,可全市有多少市民,而交警,民警,刑警加起来才多少,而对不断涌现的人群,基本上就是杯水车薪,最后就连野狼军团的特种兵也加入到了交警的行列中去。

    而如此巨大的盛况,当然也少不了闻讯赶来的记者们了,一个个拿着“长枪”、“短枪”的,对着人群就是一阵猛拍,而人群之中还有一名美女主持,其身后还跟着一名扛着摄像机的年青人,一见这对组合,不难看出他们便是电视台的记者。

    这时美女主持拉住一名正热泪盈眶的老人,手里拿起话筒,接着问道:“大爷,您好,我是沪海卫视的户外主持人张静,我能问您几个问题吗?”

    “哦!我认识你,你是午间新闻的张静,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只要是老头子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老人家一见有美女前来问话,顿时也来了精神,也不顾满脸还挂着泪水,便开口说道。

    “大爷,刚才我在一旁见你一个人在这里流眼泪,很好奇,您能不能跟我说一下,是不是跟这一次的斧头帮有关呢。”张静一见这老爷子这么健谈,一下子便笑颜满面地说道。

    “嗯!确实是跟这斧头帮有关,因为我的儿子便是被这些黑道份子给活活打死的,几年前我儿子开了一家小公司,也算是红火了一阵,可是好景不长,有一次我儿子一不小心得罪了斧头帮的一个头目,结果就被那些混子活活给打死了,最后连公司也被他们抢走了,那时侯我就知道他们是早有预谋的,于是我去告他们,可是没想到……”说着大爷实在说不下去了,因为此时他早已泣不成声了,紧接着他又挽起了裤管,而张静这时却见到了这位大爷的一只脚居然是装了假肢,这下她才明白大爷的话来。

    ……

    然而老大爷这样的事件并不是偶然,随着张静采访的人越多,她的心情就越加的沉重,因为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遭受过斧头帮的迫害,可见斧头帮还真是罪恶滔天,但天理循环,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间未到罢了,所以为人莫以善小而不为,更不因恶小而为之。

    (各种求,请大家给力支持,晚点还会有第三更,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