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四章 血光之灾(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无论是外面对斧头帮的灭亡有多么的喧嚣,或者是沪海官场所发生的大地震,但这一切对于刘凡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到了刘凡这个境界,除非是他自己感兴趣的事,不然没有任务的事物能够打破他平静无波的心境。

    中午时分,刘凡早已从市区返回了学校,开始继续他平静的大学生崖,只不过他今天出门显然是没有看黄历,挑不上好时侯,就在他刚将车停放在宿舍楼下的停车位后,刚想回宿舍的时侯,却发现柳凝霜正黑着脸,站在宿舍楼下等待着刘凡,这时刘凡才发现,原来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到学校上课了,心下不由得有些发虚了。

    “呃……啊……原来是柳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吃饭呢?要不,我请你吃午餐怎么样?”既然被撞了个正着,刘凡也只好硬着头皮,尴尬地说道,说着,便不由自主地用手指抹了一下鼻尖,其实这是他心虚的一个小动作,不是熟悉的人还真不知道。

    柳凝霜一见到刘凡便是阴阳怪气地说道:“嗬……原来我们的刘大班长回来了啊?你也知道现在这么晚了,那你说你早上怎么又没去上课啊,还有你这几天都去那里了,怎么天天都不事上课啊,你上次不是答应得好好的嘛,怎么才没几天你就又故态复萌了呢,怎么说你也是我亲点的班长啊,你这个样子让我在其他班主面前很没面子耶,你知不知道啊,你说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接着柳凝霜又是对刘凡数落了一大通,期间足足说了十来分钟,说得她口干舌燥,喉咙冒烟,直到最后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才罢手,不过说到最后却发现刘凡居然在神游天外,顿时火冒三丈。

    “呃……老师,你说完了啦?那我可以走了吧?”这时刘凡眼见柳凝霜停止了对他开炮,于是小指掏了掏耳朵,随即懒洋洋地说道,其实并不是刘凡愿意如此作为,刚开始时刘凡还在为没有去上课而感到有点内疚的,所以柳凝霜说什么,他还可能虚心的听教,可是听着听着刘凡便决得这柳凝霜嘴上功夫跟唐僧有得一拼,所以听到最后,他就很不耐烦了,所以女人太啰嗦也是一件很让男人苦恼的事情。

    “你……你这是跟老师说话的态度吗?我这样说你是为你好,虽然你家景不错,但也要珍惜在学校学习的机会,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姐跟小妮妮的份上,我才懒得说你呢。”柳凝霜见刘凡非但没有虚心听教,反而一副很不耐烦的懒散样,顿时肺都气炸了,于是便又颐指气使地大声说道,她出生军人家庭,姓格也继承了他父亲的火爆,只是她是女孩子,而且又大家族出生,所以为人又冷傲,平常很少有男生能入她的法眼,所以从来也没有向今天这样,在刘凡面前接二连三地方寸大乱。

    “哦!原来你就是凝香姐说的那个堂妹,柳老头的女儿,真是失敬啊,不过,既然你是柳老头的女儿,那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啊,我这两天很忙的,所以才没来上课的,这个你更应该理解才对啊?”刘凡一听柳凝霜的话,顿时恍然大悟地说道,接着又是疑惑地看着柳凝霜,其实刘凡不知道的是,柳凝霜虽然是柳严东的女儿,但部队上的事她一般不会去问的,所以也就无从得知刘凡的身份。

    “你认识我爸?这个我怎么不知道,那你还有什么身份啊?”刘凡的话也令柳凝霜好奇起来了,于是又是追问道。

    “呃……”听了柳凝霜这么说,刘凡这下才知道,是自己误解了,他还以为柳凝霜知道他在军队里面的身份呢,不过既然柳严东没有说,那么刘凡也不会到处去宣扬,于是又瞎扯地说道:“柳老头当然认识了,昨天去孙哥那边吃饭,正好见到他,凝香姐跟小妮妮也在,至于我的身份嘛,咳咳……其实我除了是学生外,还是一个玄学易术大师。”话到最后,刘凡还故意轻刻两声,以彰显对自己身份的重视。

    “玄学?易术?还大师?说穿了,这不就是唬弄人的那些神棍嘛,难道这就是你旷课,逃学的理由?”柳凝霜听完刘凡的话,顿时脑门上冒出了好几个大大的问号,接着又很不屑的眼神在刘凡身上瞄了几眼,随即又很是生气的说道。

    “呃……其实吧,嘿嘿!这是你的误解,玄学可不是时下那些骗人的把戏,那可是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概况起来可分为山、医、命、卜、相等五门绝学,精其一者便可纵横天下,无往而不利,再说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可不是什么伪科学,所以不懂你就不要乱说。”刘凡见柳凝霜那不信任的眼神,于是又解释地说道。

    “编?你继续给我编,你怎么不说你是神仙啊,那样不是更好,直接就可以飞升仙界了,也省得让我见了心烦。”对于生长在红旗之下,深受唯物论的熏陶的柳凝霜来说,刘凡的这些话她压跟就不相信,所以说话的语气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既然你说是不信,那中医学,你总该认识吧,难道这些也是伪科学,要知道在西医没有出现之前,推动整个世界医学进步的可就惟有中医了,而中医学又恰恰是玄学五门之一,这你又怎么解释呢。”刘凡眼见柳凝霜不信,于是又辩驳道。

    其实中医早在几千年前就出现了,而西医才只不过是发展了短短的数百年,只是要浩瀚的历史长河中,许多的医学典籍都被失传了,再加人华夏人深受儒家思想熏陶,向来门户之见根深蒂固,而且医者重医德,所以轻易不外传,并且古人重男轻女,所以医术也是传子不传女,这也是导致医术失传的一个重要因素。

    而到了现代,中医更是没落到即将被取缔的地步,中医治本,但药效慢,所以有慢郎中的说法,西医则是注重手术,那坏切那里,虽然见效快,但却治标不治本,而且每切处一样便会大伤元气,其实这也是消耗生命力的一种,只是现代的生活节奏快,都贪图便利,所以大都会选择西医就诊,这同时也造成了时下年轻一代多学西医而摈弃中医的一个原因。

    “哼!反正我就是不相信你,虽然中医存在几千年,这倒不假,但现在还有几个人愿意去看中医,所以你的这个理由不成立,再说你那什么玄学中的山、命、卜、相,这些可都是些骗人的玩意,我劝你还是不学为妙,免得误人误已,我这是为你好,你可别不识好歹啊。”柳凝霜听到刘凡还想反驳,接着又是苦口婆心地规劝道,这样说起来,柳凝霜其实也是很不错的一个人,只是碰到了刘凡这样油盐不进的人罢了,要是换别的学生,有个美得冒泡的老师肯这样对他,早就幸福得找不着北了。

    “你还别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证明给你看。”这时刘凡突然上前一步,信誓旦旦地说道,其实不要说是看相、算命、卜卦了,就连玄学五门中最难的“山”,也就是所谓的看风水,刘凡也是信手拈来,别往了,刘凡可是天仙。

    “证明?怎么证明,难道你想给我看相?卜卦?还是算命啊,嗬,这你可千万别逗了,咯咯……”柳凝霜见刘凡居然来真的,于是忍不住娇笑几声,一刹那间,那原本冷傲的俏脸,便如同天山盛开的雪莲花一样的美,美得让人窒息,不过好在刘凡早已不是吴下阿蒙,身边也不缺少倾国倾城的绝色美女,所以算是没有丢脸,只是短暂的一瞬间有些失神,随即又恢复过来。

    “其实我刚才已经为你算了一卦了,卦象显示你今天有血光之灾,更准确地说是一、两分钟内就会出现,所以你要有心里准备,要当心哦。”这时刘凡靠近柳凝霜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只是眼中却闪过一抹令人难以捉摸地意味。

    “什么?血光之灾?呵……呵……这怎么可……嗯?啊……”柳凝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在她疑惑之时,身下却感觉到一股暖流喷将出来,顿时俏脸变得滚烫无比,瞬间变成绯红一片,紧接着又尖叫一声,便逃也似的跑路了,只留下了一脸坏笑的刘凡,不过这笑容还真的有够贼的。

    (为大家推荐朋友的新书《重生之都市风流邪神》,紫风书生力作,喜欢都市YY流的朋友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