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二章 同舍兄弟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401,402…408,没错就是这里了。”刘凡一路走上四楼开始认门牌,不一会就找到了自己的宿舍:408。进门一看里面一个人没有,但其中的三张床上都摆放着行李,说明他的舍友已经到了,看来他还是最后一个,于是刘凡也背包放在了空着地床上,细细打量着宿舍内,面积不是很大,只有不到20平方,两边是四张高阁钢结构的床,床下面是一张学习用的电脑书桌,前后四个墙角分别摆放了四个衣柜,最后面的是一个很大的合金玻璃窗,整个宿舍的空间给人一种亮堂,干净,整洁的清新感,不过让刘凡很是遗憾的是里面没有洗手间,在上楼时他倒是看到楼梯口边上有一个大众用的洗手间,不过距离他宿舍有点远,以后可能会多有不便。

    “嗯!还行,先凑合着用吧,看来还是得去买房子住才行,不然以后没法修炼了。”刘凡如是地想道。正当刘凡想事的时候,门外的声音响起了。

    “我说小二啊,刚才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真的是那神女主动拉着一牲口跑的,不可能吧?”

    “什么?像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奇…男子说的话你居然不相信,我当时就在场,亲眼所见,我跟你说啊,昨天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校花榜上排名第三的赵婉仪今天会去报名点工作,所以我就跟小四眼两人去了,不信你问问小四眼。”

    “对对对,我跟二哥一起去了,你不知道那里人多着呢,人山人海的,当时那校花跟人跑了,那些男生都搔动起来了,结果把我的眼镜给挤掉了,后来的我就没看清楚。”

    “唉,老大,我跟你说啊,这哥们真猛啊,头天来上学就引起搔动,外带地把人家校花给泡上了,真是高手啊,有时间一定得去讨教讨教。”

    “哎呀!老大,老二,我们宿舍门怎么开着,不会是遭贼了吧,快进去看看。”

    在宿舍内的刘凡听到外面几人的对话后,额头上不停地冒着黑线,无语中。不一会就见到进来三个年轻人,排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球衣,身材魁梧,肌肉发达,身高有一米九左右,像只大猩猩,左边的那位身穿白色休闲服,发型梳得跟鸡窝似的非主流,面色白皙,身高也有一米八左右,给人一种小白的感觉,右边的那位穿的倒是很普通,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脸色比较苍白,身材比较瘦小,只有一米七多点,就像宅男一样。

    三人进门后看到刘凡在里面,就猜到刘凡是他们的最后一位舍友,于是那大个子便对刘凡说道:“嘿,哥们,你总算来了,这下我们宿舍的人就到齐了,俺叫陈刚,是体育特长生,专打篮球,来自汕东;这个搔包男叫张毅,金融系的,是沪海本地的;小四眼叫王施仁,信息工程系的,来自湖喃。”陈刚边介绍,边指了指身边的两人。

    “我叫刘凡,你们可以叫我小凡,18岁,经管系的,我来自杭州,很高兴认识你们,还请三位多关照哦。”听了陈刚的介绍后,刘凡也是很高兴地自我介绍道。

    “客气啥呀,以后大家就是兄弟,出门在外靠朋友,大家互相帮助嘛。”陈刚为人比较豪爽,朗声说道。

    “对对对,以后大家就是兄弟,阿拉沪海人最好交朋友了,现在人都到齐了,开始排名,小凡你是几月份出生的。”张毅此时也是很高兴,不过他倒是有些急,因为之前他们三人有过一次排名,结果他排行第二,刚开始时陈刚叫他“老二”,他就不乐意了,最后才改成了“小二”,虽然这个也不是很好听,但是总比“老二”强不是,现在看到刘凡来了,他终于看到了打破“二”字的曙光,于是急忙对刘凡问道。

    “哦,我是94年11月18曰出生的。”其实刘凡也不知道是那一天生的,这是刘凡的爷爷刘富贵抱养他时的曰期。一旁的张毅听到刘凡说出生曰时,脸就垮了下来,假装很是悲惨地说道:“苍天啊,大地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活了我。”

    “哈哈…笑死我了,小二啊,没想到头来你还是个‘二’。”看到张毅那活宝样,陈刚跟王施仁都大笑起来,只有刘凡还茫然不知,一头雾水地看着三人,这时陈刚也看到刘凡不明所已,于是便为他解释。却原来这张毅在家中排行第二,上学时成绩也是班里第二名,年级第二名,始终让一个女孩子压得死死的,当真是千年老二,现在到了大学在宿舍里还是排行第二,都“二”到这种程度了也难怪他会这么的急,所以他特痛恨别人叫他老二。

    刘凡听了这样的解说后,开始时有些愕然,最后也只是浅笑而过罢了。排名是定下来了,陈刚老大,张毅老二,刘凡老三,王施仁老四。

    “现在我们也都安定下来了,为了增进兄弟间地友谊,我提议出去喝酒,算是咱们宿舍第一次集体活动,你们说怎么样。”这时老大陈刚开心地大声说道。

    “好,我同意,我是地主,这顿我先请,我们就去凤海大酒店,那地方我熟。”听了陈刚的提议后,张毅就开始活跃起来了,嚷着要请客。而其他三人当然不愿意啦,说大家都是学生,没什么钱,AA制就行了,可是张毅不同意,说他是地主,非他请不可,不然跟他们三人急,最后三人抠不过他,就只好同意了。

    “那行,小二,今天俺们哥仨就吃你一回大户了,到饭点了,赶紧收抬东西出发吧。”陈刚也显示出了豪气,很是干脆地说道。

    不久四人便下楼,坐车去了凤海大酒店,刚一下车就见到酒店门口站着十名身穿旗袍的年轻女子正在迎宾。直把陈刚和张毅看得哈喇子直流啊,而王施仁则是有些害羞地哆嗦着,反倒是刘凡对此没有多大感觉,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见到三人这副德行,刘凡实在看不下去了,在每人头上恨敲了一下,很是无奈地说道:“瞧你们三人这揍姓,别在这丢人了,赶快走吧,还想不想吃饭了。”说完话快步地走了进去,好像生怕别人知道他跟三人认识一样。

    这时陈刚三人也回了神,摸着头跟了上去,还不停地说道:“哎,老三,走那么快做什么啊,你等等我们啊。”

    刘凡来到来到大厅,就见迎面走来一位身穿职业西服的女子,长相还不错,眼睛很有神采,微笑着对刘凡说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宿呢。”

    刘凡看了一眼这名服务员后回答道:“我是来吃饭的,四个人,你们这还有包间吗?”

    “不好意思,先生,因为现在大学刚开学,学生来的比较多,所以包间都已经满了,您看在大厅可以吗?”服务员很有礼貌地说道。

    “大厅也行,你给我找个靠窗的就行了。”对于服务员的态度刘凡还是很欣赏的,也不为难地说道。

    “好的,先生这边请。”说完走在前面为刘凡引路,这时其他三人也跟在刘凡身后走着。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靠窗前的坐位,等四人分坐下后,服务员又说道:“不知四位想吃点什么呢。”

    “今天是小二请客,就由你来点吧,反正你对这里熟,我们三个都是从外地来的,不知道这里的情况。”陈刚也没有来过这么高档地酒店,于是把点餐的事踢给了张毅。

    而张毅也是当仁不让地拿起菜单,对服务员说道:“那就先来水晶虾仁、响油鳝糊、油爆河虾、四喜铐麸、墨鱼大烤、油酱河蟹、红酱油鱼头汤,对了你们想喝红酒还是白酒啊,要不来瓶洋酒?”张毅说着就停下来用眼神寻问其他三人。

    “就来二锅头吧,别的酒劲道不够足。”陈刚是东北汉子,喜欢烈酒,于是对服务员说道。

    “呃!这位先生,我们这里是高档酒店,没有二锅头,如果你想喝烈酒的话,我们这里有俄罗斯的伏特加,苏格兰的皇家礼炮,还有国酒茅台等等。”听到陈刚的话后,这名女服务员有些尴尬地说道。

    “啊,不会吧,你们这么大的酒店连二锅头都没有,那你们还做什么生意啊,真没劲。”听了服务员的说后,陈刚有些失望地说道。

    “老大,你就别丢人了,不好意思啊,就来四瓶茅台吧。”看到了陈刚的表现,张毅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手捂住陈刚的嘴,热着脸对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倒是没怎么在意,可能是因为职业关系,这样的事情她早就看多了,仍然微笑着对张毅说道:“没关系的,服务好顾客是我们的宗旨,那请四位捎等,酒菜一会就为你们端上来。”说完还向四人做了一个欠身,然后才转身回走开。

    “看看,这就是大酒店的素质,不仅服务好,这里的妹子也是相当的赞啊,你看那胸脯多大啊,腚子多圆润啊。”看到服务员走后,张毅就又开始口花花起来了,这就一个典型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其他人都没眼看了,只好装做不认识。

    很快的菜就上齐了,四人也兴高采烈吃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