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章 强抓壮丁(上)(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说教室内有谁不爽的话,那便只有柳凝霜了,之前刘凡一来上课她一眼就答出来了,本来还在为他能来上自己的课而高兴了一把,却没想到刘凡一坐下来便与身连的两位女同学有说有笑的,正打得火热,居然将她这个班导视若无物,这时柳凝霜虽然有些恼怒,但看在刘凡曾救过自家姐姐母女的份上,不想让刘凡在同学面前下不来台。

    本想作罢,可谁知刘凡却变本加利起来了,更可气的是甚至当众向一名女生表白,而且还引得其他的同学起哄,把原本安宁的教室,弄得跟菜市场一样乱糟糟的,这在柳凝霜看来是对她班导威严的挑衅,这是她无法容忍的,于是柳凝霜怒了。

    “你们都在做什么,现在是上课时间,一个个起什么哄啊,都回到做位上去。”柳凝霜一挑眉头,美目一凛,闪过一片寒光,面色一沉,接着嗔怒一声,喝斥道,随即又向着刘凡的位置走了来过,而这时教室内的同学才知道现在是上课时间,一见柳凝霜面色不善,语气中透着几抹冰冷的杀气,顿时哄然一声作鸟兽散,瞬间便蹿回坐位上,那速度估计短跑名将博尔特也自愧不如,而且一个个地都惊诧莫名,顾作姿态地端起书本,装成了好好学生一样认真看书,只不过其中有不少同学的书都是拿倒了而已,由此可见柳凝霜这位班导御下的手断果然铁血。

    “行啊你,刘凡,中午的时侯才刚戏耍了姑奶奶一翻,现在你又来扰乱我的课堂,我看你是不想在复大混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这学期的考勤分都给扣了啊,哼!”柳凝霜一来到刘凡跟前,便横竖看了几眼,接着又是流里流气地说道,那神情感觉倒是像小太妹多过于教师,尤其是那双手叉腰,横眉冷哼的样子,更是将一个怨妇演绎的入木三分。

    “呃!中午那只是意外,不过这可不是我故意给你捣乱的,大家都是成年人,谈个恋爱不算什么吧,至于班里的同学他们只是出于好奇才这样的,根本不以我的意志为准则,我总不能强迫他们不起哄吧,所以这只是无心之失而已。”面对柳凝霜的冷言冷语,刘凡总然不会乏术啦,装做一脸无辜的将一个软钉子顶了回去,他这话一出倒是柳凝霜弄得下不来台,刘凡说的话也是事实,这事他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就如同他所说的,别的同学的行为他管不着,再说他谈恋爱又没有大声喧哗,打扰别人上课,所以也就没有所谓的故意捣乱之说。

    “你……你跟我去办公室一下,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清楚,看我怎么泡制你,哼。”刘凡不提中午的事还好,一提之下,顿时让柳凝霜弄了个大红脸,随即她又是气恼又是嗔怒地瞪了刘一眼,接着颐指气使地怒斥道。话刚说完又顿了一下,紧接着对着班里的同学冷哼道:“接下来的时间自习,由几位班干部监督,谁要是再干捣乱,扣学分,哼!”说罢,柳凝霜又是回头哼了刘凡一声,接着摆动着扶柳身姿,头也不回地向教室门口走去,而其身后跟着的便是一脸无奈的刘凡了。

    而就在刘凡一路走出教室的途中,班里看他的眼神可就复杂了,敬佩者有,刚才柳凝霜可是亲口承认刘凡中午才刚戏耍过她,但听入同学耳中那就耐人寻味了,所以以这些同学对柳凝霜的敬畏来看,不难想像刘凡此举是做了他们不敢做的事,所以有人敬佩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其中更多的是羡慕嫉妒恨,以柳凝霜倾国倾城之貌,自然是帮是男人想歪歪的不二人选,最理想的梦中"qing ren",而刘凡能与柳凝霜共处一室,单独相处,这不能不让这些狼友们羡慕,恨不得柳凝霜找的是他们,当然了,还有一些知道柳凝霜手断的同学却是幸灾乐祸。

    而这些同学当中最担心刘凡的就属温婉了,刚才她可是听到柳凝霜说要扣刘凡的学分的,要知道大学里而如果学分修不够是没法拿到毕业证的,而且要是让老师再评个差评,那以后找工作可就难上加难了,所以她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不过刘凡会在乎这些吗?答案当然是NO啦,没看他走出去时的神情是那么的从容淡定,就好像是被请去喝茶一样。

    一路无话,刘凡与柳凝霜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一个是闲庭信步犹如旅客一样,四下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个却是面无表情,一脸寒霜,就好像谁欠了她几百万没还一样,就这样的一个古怪的组合,一路上令得路过的人都纷纷测目,好奇的八卦起来,看两人的眼神就好像是刘凡死皮赖脸地在后面追着柳凝霜,但后者却是不厌其烦,若是再深入一点的话,那就是什么“X二代”利用家中权势强追柳老师,而柳老师畏惧强权而不得已才这样让对方跟随其后,总之这些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做,网文看多了,都脑袋秀逗了,不过若是刘凡知道他们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当场一个神雷将他们轰杀了呢。

    学校的办公大楼就在教学楼对面,所以两人没走几分钟便到了柳凝霜的办公室,一进门,柳凝霜便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瞪大着秀眼,满含杀气着盯着刘凡,直看得刘凡心里渗得慌,便不是说柳凝霜的眼神有什么杀伤力,而是因为她的眼神不再是冷若冰霜,反而是炙热无比,就好像是一头饿了三天三夜的狼,突然间碰到了猎物一样,恨不得上前咬上几口。

    “呃……班……班导你想做什么,我可告诉你,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你要是乱来的话,我可是宁死不从的。”这时刘凡终于在柳凝霜的眼神下败下阵来,接着又双手捂着胸前,一副不知所措地样子,就好像是少女遇到劫色的歹人一样,就差扯天嗓子喊“救命”了。

    “谇!流氓!”柳凝霜听了刘凡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又见到刘凡那副担惊受怕的样子,顿时俏脸一红,接着又是谇嘴地骂道,随即又白了刘凡一眼,笑骂道:“哼!就你这一身的排骨,姐姐还看不上呢,捂什么捂啊,今天找你来是有事请你帮忙。”

    “呼……吓我一大跳,不是就好,你不知道你刚才的眼神真是让人渗得慌,说吧,什么事,只你以后不来找我的茬就行了。”刘凡一听柳凝霜的话,顿时松了口气,随即又拍拍胸脯,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他还真怕柳凝霜有那个意思,虽然拥有女人的数量越多可以标榜男人的成功,但多了也烦啊,再说这刚刚才搞定一个,再来他可就吃不消了。

    “什么?你这是什么话嘛,难道姐姐我长得不够漂亮?或者是不够魅力?你要不说清楚,姐跟你没完。”柳凝霜一见刘凡对她敬而远之的样子,顿时火冒三丈,这个世上的女人都是一个德姓,那便是见不得别人说贬低自己的美貌,尤其是即漂亮又自信的天之娇女,更是如此,如果你拍她马屁,阿谀奉承一番,她估计连扫都不扫你一眼,但若是你无视她的存在,那你就麻烦了。

    这时柳凝霜已经快到发飚的关头,于是刘凡双手虚按几下,安抚地说道:“别激动嘛,女人要淑女一点,男人才会疼惜的嘛,你看你跟凝香姐同出一脉,怎么差距就那么大涅!凝香姐是那么的温柔大方,善解人意,可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嘛,整天冷冰冰地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给谁看呐,所以你有空得多跟凝香姐学习一下,要不然将来嫁不出去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