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木中之鬼(上)(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那边刘凡的动作轻松自如,这边的南宫缺却是震惊莫名,正当他想弯下腰身之际,却发现自己身下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将自己托起来一般,这回他可是对刘凡更加佩服了,原本刚才见刘凡显露一手便已知自己不是对手,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这位年轻的先生,同时心里也是暗自发苦啊,想不到自己练到这把年纪了,还不如人家一个不到二十年的小青年。

    “没想到先生居然有如此高的功力,倒是让在下惭愧啊,痴长几十年,却是……让先生见笑了。”南宫缺见刘凡如此,也就不再执意行跪礼,只得苦笑两几声,感慨地说道。

    而对南宫缺的赞誉,刘凡也只是轻笑两声,随即甚有禅机地说道:“呵呵,各人的机缘不同,所以修行大有不同也是理所应当,不过只要坚持不懈,终有达成的一天,不过现在还是先治好令孙的病再说。”

    “对对对,现在是睿儿要紧,但不知先生要准备什么东西?开什么方?用什么药?家里还是一些上千年的灵药,不知用不用得着,你看……”事关自家孙子,南宫缺也变得紧张起来了,接连好几个问题如同炮弹一样,向刘凡砸了过去。

    世上有那个做爷爷的不疼爱自家的孙子呢,所以南宫缺此时的心情刘凡能够理解,所以也没有责怪之理,遂又朗声开口说道:“呵呵,南宫老先生不必这么紧张,其他的都不需要,现在我先将令孙的身体机能调理好,再将他失落的天魂招回来,那么令孙就可以平安无事了,不过你家中的那片槐树林怕是有脏东西隐匿其中,若是不清除的话,怕是曰后还会发生类似的事件,所以南宫老先生还是暂时不要住在那里为妙。”

    “脏东西?莫非先生说的是鬼不成?难道这世上真有这玩意儿。”这时一直站在刘凡身后充当助手的齐文涛突然惊奇地问道,而周围的几人也被刘凡的话吓到了,鬼怪之说向来都被认为是无稽之谈,现在却听到了不一样的言论,于是都是三份惊惧,三分疑惑,更多的是不信。

    “呵呵,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但却不能去否定它,所以对于鬼神之说,只需要保持一颗敬畏之心便可,其他的无须理会。”这时刘凡看到众人的神色,也不错正面解释,反而是很神秘地说道。

    “嗯!齐院长,那我们现在开始吧,你知道我的规矩,其他无关人员都退出房间,以免打扰到我。”眼见时侯差不多了,刘凡便开始进入医者的角色,同时正个人的气势也变得更加仙灵飘逸起来,也多了几份威严,让人不敢与其正视,就连说话也是威势惊人,令人生不出丝毫抗拒之意。

    “是!”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一次齐文涛回答得更加干脆,随即直接转身将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只时重症病房内就只剩下刘凡与齐文涛以及南宫家三人,而其他人则是被赶到隔壁的观摩室去了,一个个地都是围在大玻璃窗前看着病房内的一切。

    “等等我啊……”正当齐文涛一切都准被妥当,想要关闭房门的时侯,却听到门口有一声急促的女声传来,这时齐文涛打开门一看,才知道来人是苏小菲,本来她今天是轮休的,所以刘凡来的时侯并没有见到她,不过今天刚好来医院办事,一听说刘凡来了,便迫不及待地赶了过来。

    “小菲,你这是做什么,今天不是你轮休吗?怎么还来医院呢!”看着眼前螓首垂珠,香汗淋漓的苏小菲,齐文涛不禁疑惑地问道。

    “哎呀!齐叔,你也太不地道了,他来了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现在还问我怎么来了,先不说这个了,让我进去再说。”苏小菲火急火燎地跑了十几层,想跟刘凡多学习一下医术,却没想到一到门口却被齐文涛拒之门外,顿时不由得大急,随即又是嗔怪地说道。

    “这……”苏小菲一出现,齐文涛当然知道她是来找刘凡的,只不过之前好像苏小菲跟刘凡不怎么不对付,所以他现在也很为难,若是放苏小菲进去了,她又再次给先生捣乱,惹得刘凡不高兴,那下次有事求到人空面前可就不好开口了。

    “让她进来吧,但只许观看,不许出声,能做到就留下,做不到的话,那就那来回那去。”正当齐文涛左右为难之际,身后却响起了刘凡的声音,顿时让齐文涛松了一口气,接着连忙将苏小菲让了进来,随即又是掩门锁上。

    “哎!刘凡,你来了怎么不告诉我呢,害得我跑得满身大汗,难受死了。”一进门,苏小菲便将刘凡刚才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快步上前,一拍刘凡的肩膀,接着娇嗔地责问道,随即又不顾身上的香汗,随手勾住刘凡的手臂,将"shu xiong"靠了上去,可是她却没有发现,此时的她是多么的诱人,本来由于现在是九月份,天气炎热穿的就少,再加上她一路是小跑过来的,现在全身香汗淋漓,所以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大半,紧帖着身子,那惹火的身材更是若隐若现,弄得刘凡丹田之中的龙神之力蠢蠢欲动,腹下更是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更要命的是,苏小菲胸前那傲人的"shu xiong"还很不自觉地在刘凡的手臂上蹭来蹭去的,差点就让刘凡擦枪走火了。

    好在刘凡修为通天,硬生生地用意志力将这股无名之火强行压了下去,只不过他的脸色却无端变得涨红起来,好似被煮熟了的螃蟹一样,接着他又不着痕迹地将苏小菲的手抽了出来,随即又很是霸道地说道:“你要是不想留下来可以出去,要不然就给我闭嘴,你知道我不喜欢女人太过啰哩叭嗦的。”

    “干嘛对我这么凶嘛,人家是无心的嘛。”苏小菲一听刘凡的话,瞬间脸色就垮了,随即又撅了撅小嘴,嘟囔地说道,一双明亮扑闪的大眼晴更是委屈得泪光闪动,只是不过刘凡能此却不为所动,就好像是铁石心肠一样,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便不再说话。

    “好嘛!人家不说话就是了,你忙你的,我就在一边学习就可以了,你就当我不存在,OK。”这女人的心思就像是六月的天气一样的变幻莫测,刚才还是梨花带雨的,现在却是雨过天晴,还好刘凡早就看出苏小菲是在博同情,不然还真被她玩死。

    “从现在开始,你们无轮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出声,以免打扰到我施术,否则到时出现什么不良不后果,我可不负责,现在……禁声!”眼见苏小菲不再捣乱,刘凡也安心了不少,随即也不再理会她,转而面对着床上的小南宫睿,接着上前拋开盖他在身前的床单,一把将其扶正盘膝而坐,面向正前方,双手平放于大腿之上,让其端身坐正。

    “如沐春风,疾!”做完准备工作,刘凡又是退后一步,随后手掐法诀,紧接着大喝一声,之后刘凡便伸出一只手覆盖在小南宫睿的天灵盖之上,这时众人就见到从刘凡的手中源源不断地散发出充满生命气息的绿色光芒,光芒一现,病房之内的众人闻到了一股充满花木之气的香味,顿时让众人神清气爽,好像一瞬间身上所有疲劳都消散得无影无踪迹一般。

    再看此时的小南宫睿,身形早已不在是之前那副骨瘦如柴的样子,脸上也渐渐地有了几份血色,原本消瘦的身躯也在不断的充盈起来,就如同给气求打气一般,迅速地鼓了起来,看得屋里的众人都是不脸的不可思议,好再齐文涛与苏小菲都已经历过一次了,所以也只是再次惊讶而已,不一会儿又恢复了之前的认真劲,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刘凡的手。

    可那边南宫家三人就不同了,若不是之前刘凡有过交代,说不定三大都会大叫起来,所以现在三人都是用手拼命地捂着嘴,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打扰到刘凡,从危及到孙儿的生命,所以只得将眼晴瞪得大如铜铃,但内心更多的是喜悦,看着原本形如枯槁的南宫睿一点点的好转起来,更是激动得手抖得厉害。

    “呼……在第一步算是完成了,接下来便是招魂,不过这个要等到晚上才行,不然魂魄一见光便会消散的。”这时刘凡已经松开了手,随即又对身后的南宫家三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