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三章 巧遇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来来来,大家举杯,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能凑到一起就是缘份,为了我们未来的大学四年干杯。”四人坐定后,陈刚做为宿舍老大,首先邀杯敬酒,半两小杯的酒一口气闷了下去。

    其他三人也也是有样学样,跟着一口喝下,老话说:感情深,一口闷,酒品看人品,从一种侧面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增进感情的事情,要不然华夏人为什么都喜欢在酒桌上谈生意呢,这也是华夏酒文化的一种体现。不过也不是每个人的酒量都好,这只是一个态度问题。

    喝酒对于刘凡来说跟喝水没什么两样,半两下去跟没事人是的,不过王施仁就没那么好运了,也学着别人一口喝尽,结果喝得太急,被呛得眼泪直流,但为了不让人瞧不起,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喝下,酒一下肚就如同火烧一般,脸红得跟苹果似的。

    “唉,我说小四眼,你不会喝就慢慢喝嘛,别那么急,等会可别喝醉了。”陈刚也看出了王施仁确实不会喝,关心地劝说道。

    “是啊小四,慢慢来,我们都是兄弟没人会笑话你的,只要心意到了就行。”这时张毅也凑到他边上柔声地说道。

    刘凡也看出两人都是真是实意地去关心王施仁,越觉得两人都是值得交的人,于是也安慰地说道:“没事,小四尽管喝,别喝太急,醉了等下我背你回去。”

    看到这些刚刚认识不到一天的舍友,如此地关心他,让他倍感舒心,曾几何时有过这样的一些朋友,以前他家里也算是小富之家,那时朋友也很多,但多数都是为了他手中的钱来的,都是些酒肉朋友,之后由于他父亲做生意失败,还欠了人一大笔债务,天天有人上门催债,以前刻意交好他的朋友也都一个个离他而去,甚至有同校同学还经常欺负他,现在却有如此兄弟,一时间让他眼眶湿润了。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啊,更何况是三个。

    “哈哈,我说小四啊,这么一会儿就让你感动成这样了,那以后你还不得天天以泪洗面啊,”张毅看到王施仁红着眼的样子,挤眉弄眼地调侃着说道,算是为他解围。

    这时王施仁也没有了一开始对人的那种防备感,用手擦了擦眼睛,完全放开胆地说道:“哼!喝酒谁不会啊,想当年咱也是练过的,来吧,谁怕谁啊,今天们不醉不归,喝…”

    “这才像话吗,爷们就应该大块剁肉,大口喝酒,来,喝!”三人看到王施仁心结已了,都很是开心,一时间四人传杯换盏,话语相当投机,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哎呀!刘凡,你怎么也在这里吃饭。”就在四人酒兴正盛之时,一声如莺声燕语般柔和悦耳的声音传入刘凡耳中,寻声望去却见一位身着粉红优雅荷花边连衣裙,手挎爱马仕粉边碎花包,身姿窈窕修长,绰约而娇媚,纤手轻掩樱唇,秀目甚是惊讶地注视着刘凡,款款走近刘凡等人,却见来人面如凝脂,螓首蛾眉,齿若编贝,秀发齐肩而随风扬起,美目间讶然微转,人如出水芙蓉般清纯典雅。

    见到如此倾国倾城之貌的女子,刘凡剑眉微紧,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忽然间记忆深处的那根弦被触动一般,手拍着头站起身对着眼前女子说道:“哎呀,这不是我们的美女班长吗?你怎么也来这里了。”等这女子走近来刘凡便认出是自己高中时的班长:宁琪。不仅人长提美,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是学校公认的才女,不仅成绩好,家世也是相当显赫,是男生心目中的梦中"qing ren",想要一亲芳泽者多不胜数,但都是折翼而归,曾几何是刘凡也是宁琪的暗恋者之一,只是当初的生活都朝不保夕地,那有心思去谈其他啊,后来这种思法也就慢慢的淡化了,不过平时倒也跟宁琪挺谈得来的,而宁琪为人处事都很是不错,完全没有大家族子女的那种高傲,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小凡子,还真是你啊,怎么见到姐姐我,你不高兴吗?”宁琪也看到刘凡轻皱着眉头,于是假装生气,美目微转娇斥道。那样子仿佛在说“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显然刘凡也知道宁琪的姓格很随和,大大咧咧地,也不在意,装做讨好说道:“没没没,我这是在想在我面前的这位仙女似曾相识,走近一看原来是宁大仙子您啊,小的这不是一时间没认出你来嘛,要不?一起吃饭吧。”

    “咯咯…真的吗?小凡子,你这个笨木头也终于开窍了,那好本小姐今天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宁琪听了刘凡这木头赞美的话,很是受用,贝齿轻启,嫣然一笑如空谷幽兰般清新雅致,把陈刚三人震惊得口若孱流,缓缓欲滴,可是宁琪话到一半又做出了让人擂倒的举措,只见宁琪秀眼轻转,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刘凡那白皙如玉的脸庞,香舌轻舔樱唇,缓缓靠近刘凡,讶然说道:“哎呀!小凡子,你的皮肤怎么这么白皙粉嫩的,有什么保养秘诀吗,快告诉我嘛。”边说着话边用芊芊细手在刘凡的脸上蹂躏了一番,然后用柔弱甜腻地语气撒起娇来。

    这下可把刘凡四人擂得不轻,陈毅更是直接被震到了地上去了,而刘凡此时一脸黑线,尴尬地杵在那里,见到其他三人都用暧昧的眼神看他,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无奈地对三人摊手耸肩,清了清嗓子干笑道:“呵,呵,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们之间是很纯洁滴,这个…这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只是好像有点问错了对像,嘿嘿。”说完还不时用手挠着头。

    这不解释还好,话一出口,三人就又连想偏偏了,挤眉弄眼地齐声对刘凡贱笑道:“嘿嘿,明白,明白,大家都是男人嘛,我们了解。”

    这下刘凡就更无语了,索姓也不再辩解,这时宁琪也听出了点话外之音,她虽然平时有些神经大条,但人却极其聪明,不然也不会有才女这称了,想到刚刚对刘凡的暧昧举动,霎时间红霞溢满娇颜,粉肩轻颤,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丰韵圆润的"shu xiong"波荡起伏,俯瞰可见的沟谷深不可测,如怀春少女一般忐忑不安地站在刘凡身前,芊手不时地拨弄着衣角。

    其实在高一的某一天,正是宁琪刚借读到刘凡学校不久,在一条小巷中几名不良少年正对宁琪实施不规行为,恰巧刘凡经过救了他,当然刘凡也付出了血的代价,在家中躺了三个月,幸好刘凡的爷爷医术高明,不然刘凡不死也得残废,从那以后,刘凡的身影便不知不觉中,闯入了少女悸动的心里,之后两人的关系也变得很融洽,直到高三时宁琪因为要回原籍参加高考,便回了上海,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而这也是宁琪为什么时隔一年多时间还能够一眼就认出刘凡来的原因吧。

    “呃,这个…那个…美女班长,我们是不是先坐下来再说呢。”看着眼前的情形有些诡异,刘凡这才讪讪说道。随后为宁琪拉开椅子让其坐下,而宁琪则是低头含羞地说声谢谢,声音几不可闻,若不是刘凡耳力非凡,恐怕都听不见。

    “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三位是我的兄弟兼舍友,老大陈刚,老二张毅,老四王施仁,而这位美女就是我高中时的班长,宁琪宁大仙子。”刘凡有些搞怪地介绍道。

    “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别听小凡子搞怪,我可不是什么仙子。”这时气氛缓和了不少,宁琪也恢复了大家闺秀的风采,只是粉脸还余留些许红晕,贝齿轻启,落落大方地说道,旋即又回眸看向刘凡。

    听了刘凡的介绍后,张毅不乐意了,急忙用手搭在刘凡的肩上,将他拉到身旁故作不满地说道:“我说老三,你介绍我的时候能不能文明一点啊,什么叫老二啊,多难听啊,你得叫二哥,明白不,这多没面子啊,特别在美女面前更不能这么叫,这有损我的形像,我还要靠这个泡妹子呢。”说完还不望跟刘凡挤眉弄眼地,“不过老三,还是你牛啊,这么可爱又不失气质的美女,你都能泡上,果然有我当年的风采,有时间咱两切磋一下啊,这回给你面子。”

    这时刘凡听了张毅的话,顿时大窘,忙捂着张毅的嘴,“你可别瞎说,我们就是比较好的同学兼朋友关系,纯洁得很,没你那么龌龊。”

    正当两人勾肩搭背地秘密嘀咕时,坐在一旁的宁琪像是听到了两人的答话似的,“哧”地一声娇笑,手掩贝齿,再到最后见到刘凡那大窘样,更是捧腹大笑,芊手摇指着刘凡,“咯咯…小…凡子,你…这朋友太逗了,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其实宁琪的心里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笑的,只是听了刘凡说的话时,心里有些失落和心痛,黯然神伤而不自知,泪花忍不住流了下来,她知道两人的家世相差很大,而且她家人也不允许她去嫁给一个平民百姓,所以才借笑来掩饰。笑声停止了,很快地宁琪也平复了心情,只是眼神有些黯然。

    显然刘凡也从她的笑声中听出了点什么,于是关心地问道:“宁琪,你没事吧。”却见她轻摇着头,又说道,“哦,对了,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吃饭,要不?先吃点什么吧。”说完看到他们这一桌只剩下残羹剩饭,于是不好意思地嘿笑两声。

    听了刘凡的关心,宁琪心里暖哄哄地,美目微转,螓首稍摇,浅浅笑答道:“不用了,我刚刚已经跟朋友吃过了,后来回去经过大厅才看到你,就过来跟你打个招呼,过会我就回去了。”

    “嗯!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现在也不早了,晚了怕学校大门都关了,这样吧,老大你们三个先回去,我送宁琪回家后回校学。”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刘凡等人也就付了账,走出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