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四章 小试身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刘凡等人走出凤海大酒店的时候,酒店贵宾包间里传出了这一声暴戾的叫骂声,“宁琪那个臭"biao zi",贱货,居然不给我面子,要不是看在她的家世强悍,老子早轮了她了。”

    只见一个长像俊朗,仪表非凡的年轻人突然暴起,将手中的酒杯狠狠地砸在地上,愤怒的俊脸上出现狰狞的扭曲感,白色的衬衫上染了一大片红色,边上不时还有几个年轻人在一边符合着。

    原来这名年轻人便是沪海四大家族之一的卢家二公子:卢浩,为人暴戾好色,又没什么本事,仗着家里的的名头很是祸害了不少少女,偶然在一次舞会中认识了宁琪,一时间惊为天人,被宁琪的美貌所倾倒,随后对其疯狂追求,由于恶名在外,再加上本身没什么本事,所以屡遭宁琪拒绝,到最后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今天好不容易通过收买宁琪的同舍闺蜜,将宁琪骗了出来吃个饭,结果饭吃到一半卢浩就对宁琪毛手毛脚的,最后宁琪一气之下将杯中红酒都泼到了卢浩的脸上,然后转身走了,这也是卢浩为何如此气愤的原因。

    正当卢浩发脾气时,贵宾包间外走进了一个头染黄色,尖嘴猴腮,身材矮小的不良青年,见卢浩大发雷霆,于是小心翼翼地走上前说道:“卢少,我刚刚跟踪姓宁的那小妞,发现她在楼下跟四个年轻人吃饭,而且还跟其中的一人关系很是暧昧。”

    “什么?这臭"biao zi"已经有了姘头,难怪对老子不理不采的,在老子面前装圣女,妈的,非让这对狗男女好看不可。”卢浩听了手下人的汇报后,更是破口大骂,随后脸阴沉了下了,狭长的眼中散发出暴戾的目光,说道:“毛猴,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找几个兄弟跟上去,找准机会,男的给我打断双腿,女的给我抓回去,老子今晚就歼了她,量她家里也不敢怎么样,哼!要做得干净利索。做好了本少爷有赏。”

    “是,卢少,保证让你今晚爽个够,嘿嘿。”听到办完事有好处,毛鼠不禁*笑起来,在他的想法中,刘凡等人不过是普通的学生,找人打一顿还不简单,这好处费还不是十拿九稳的,可惜啊,他偏偏碰到的是刘凡这样的家伙,这也注定了他的悲剧。

    这时的刘凡还不知道他已经让人惦记上了,不过即使是知道了,刘凡也不会在意,这只不过是给他的生活增舔点乐趣罢了。

    刘凡等人酒足饭饱后,便出了凤海大酒店,陈刚三人先坐车回了学校,本来刘凡也想坐车的,可是宁琪却坚持走路回去,这样可以让刘凡和她一边走边聊,就这样两人走了一段路,谁也没有说话,两人分开有一年多的时间,应该是有很多少要讲才对,但又不知如何说起,再加上刘凡是出了名的木头,就更别指望他了。

    这时宁琪先开口了,樱唇微启,俏脸微笑道:“小凡子,你这些年过得好吗。有没有时常想我啊。”

    “啊!什么?哦!过得还行,有时也会想起你,对了,你现在住什么地方。”一路沉默的刘凡,突然听到宁琪的问话,有些反应不过来,只好愣愣唬弄过去。

    “我现在在财经大学上学,住在学校里,我们校舍离这里不远,你呢?”看着有些呆呆的刘凡,宁琪好像又回到了中学时期,想起了与刘凡的点点滴滴,俏脸上又浮现一抹红晕,羞怯地说道。

    “嗯!我在复旦大学读书,暂时住在校内。”刘凡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按理说以刘凡现在的修为应该能够看出宁琪现在的神情,只是在面对自己曾经心仪的女孩时,刘凡就显得有些拘谨,就像是纯情小男生一般,所以人们常说爱情是盲目的,它可以让聪明人变成傻蛋。

    “耶,原来你在复旦大学上学啊,那太好了,咯咯…,两个学校是相邻的,这样以后我找你玩就方便多了。”宁琪一听说刘凡在离她不远的复旦大学上学,兴奋得跳到了起来,手还不停的拉着刘凡,美目中满是庆幸和喜悦,俏脸甚是可爱地扬起嫩唇,开心地大叫道。

    而刘凡看着眼前如此可爱的宁琪,心中顿时生起了强烈的保护欲望,心中暗下决定,今生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要好好地保护着这眼前的人儿。而这时的刘凡也开始警觉,看着这周围灯光昏暗,两旁树阴成叠,人烟稀少,确是打劫下黑手的绝佳场所,于是边走边用神识察探。

    果不其然,在刘凡身后不远处正有十几个人躲藏在树阴后窥视他们,看到这一切刘凡也不要意,不慌不忙地停住脚步,目光注视着后方躲藏的十几人,沉着脸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们躲在树阴后面。”

    听了刘凡的话后,宁琪有些莫名其妙,随后便见到十几个手持钢管刀具,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穿得胡里花俏的不良少年走了出来,这时宁琪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她虽然大家族出来的千金小姐,但终究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几时见过这种阵仗,手抖着向刘凡靠近,躲在他的背后。

    而刘凡也看出了宁琪脸色不好,于是轻轻握住她的手,将一丝仙力渡入她的体内,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缓缓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除非我死了。”

    宁琪只觉得在刘凡握她的手后,有一股热流从她的手臂速地延伸到她全身,暖暖地很舒服,心里也不再那么害怕,当听到刘凡的话后,一种被保护地幸福感填满了她的心间,这一刻什么家族规矩,什么门第之见都被她抛之脑外,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地去爱眼前这个让自己梦中都记挂着的男子。

    “哟!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恩爱,兄弟们,女的留下,男的打断双腿。”十几个不良青年中领头的一个头染黄发,尖嘴猴腮的青年嚣张地说道,这人便是接了卢浩命令而来的毛猴,尖细的小眼看向宁琪时满是贪婪之色,另外的人也是满嘴的污言秽语。

    气得在刘凡身后的宁琪牙根紧咬,脸色通红,美目中泪水几欲夺眶而出,本来刘凡也不想太过为难这些人,教训一下就行了,可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更是出言不逊,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主意打到了他身边人上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于是沉着脸冷笑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敢对我身边人下手的,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来吧,让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说完回身抱着宁琪柔声道“别怕,有我在,你闭上眼睛,等下场面可能会有些血腥。”

    “嗯!”宁琪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美眸中不时闪动着关切的神色。

    “上,把你男的打成残废,回去后卢少重重有赏。”看着刘凡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危机在前还在那里眉目传情,再加在他嫉妒刘凡长得比他俊秀,马上让身边小弟围抠刘凡。

    却见刘凡好整以暇地站立在宁琪身前,静立不动,摆出一个不八不丁的姿势,左手负背,右手垂立成拳,看着从眼前冲来的十几人。

    就在其中一名不良青年快到刘凡跟前时,刘凡动了,只见他迅速迎面而上,右用成爪抓住砍来的刀,一个肘击击中青年的前胸,那青年瞬间飞出几米,倒地不醒人事,紧接着刘凡一脚踢中一人左肋,那人瞬间失去战斗力,随后又是四名青年一起围攻,想以多欺少,可是刘凡是那么好对付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就见刘凡凌空跃起,一个鞭腿击出横扫千军,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抽在四人脸上,四人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看到刘凡如此神勇,有些人也心生退意,但在毛猴催促和许诺奖赏下,为了以后的钱途,他们也不得不狠下心来,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剩下的人也像不要命地向刘凡攻来,但让他们失望的是,无论多少人攻上去,都被刘凡轻而易举击倒在地,失去战斗力,说时迟,那时快,短短的两分钟不到,十几个人能站着的只有毛猴一人了,这还是因为他没有参加打斗。

    眼看着自己手下一个个地倒地不起,毛猴心里就感觉害怕了,双脚不停地在抖,平时也就是仗着人多为祸乡里,欺负欺负百姓,几时见过刘凡这么能打的猛人啊,看着刘凡缓缓地向他走来,顿时心防崩溃,吓得大小便失禁,跪在地上不停地颤抖。

    “说吧,是谁让你来的。”收抬完这些小混混后,刘凡走向毛猴,不容质疑地说道。

    “没…没谁…谁要我们来的,是…是我自己见色起义,精虫上脑才会来找你们麻烦的,求求好汉爷放过我们吧,我…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女儿,下…下有嗷嗷待哺的老母亲,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大侠你放过我吧。”毛猴这下可是吓坏了,说话语无伦次地,但做为一个有点头脑的混混,他知道如果把自己主子供了出来,那他也就别想活了,他可是知道那位卢少为人残暴,所以也没讲真话。

    不过他这点小伎俩怎么能够瞒得了刘大仙人呢,见毛猴不说实话,冷哼道:“哼!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真话的咯。”说完也不看毛猴,在他的颈后风府穴上摁入气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