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一章 女孩心思不要猜(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当刘凡美美地睡了一大觉后醒来,推开房门走到户外正准备晨动的时侯,却发现苏小菲正一个人卷曲着身子坐在石凳子上,望着天空发呆,而且眼睛有些迷离,耷拉着眼皮半睁半闭着,好似没精打采一般,许是昨晚一夜没睡,脑袋还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样子好像很困倦。

    “苏小菲,大清早你怎么坐地这里,而且也不多穿件衣服,就不怕冷着感冒了,你自个还是医生,怎么连这点都不懂呢?”这时刘凡走上前去,有些责怪地说道,随即脱下身上的运动服披在了苏小菲的身上。

    “嗯!”此时苏小菲好似没有听到刘凡的话一般,只是下意识轻轻地将衣领收紧,随即又发现来人的声音有些不对劲,猛然回过头来,却发现身后之人正是刘凡,不由得怔怔地呆愣住了,她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不由自住地用手揉了揉眼晴,再次睁开才知道原来不是梦,顿时笑颜如三月里的桃花般绽放开来,随后不顾一切地扑入刘凡的怀中,弄得刘凡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呜呜……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我还要为你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呢,你这个大坏蛋,你知不知道人家担心了你一个晚上了,你说过要教我医术的,结果你却变成龙飞走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呜呜……”苏小菲一扑入刘凡的怀中便大哭了起来,一夜的担忧化作泪水,瞬间决堤,澎湃地向刘凡涌了过去。

    “呃……这个我几时撇下过你啊,还说‘又’,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此时刘凡可真是即尴尬又郁闷啊,苏小菲一入怀中,他便感受到了来自于苏小菲"shu xiong"上的肉感,没错,就是肉感,软绵绵地,很有弹姓,这时刘凡才发现原来苏小菲身上穿着的是睡衣,而且里面居然是真空上阵,这可真是要了刘凡的老命了,清晨是男人全身阳气最重的时刻,再加上苏小菲惹火的身材,差点就让刘凡擦枪走火了。

    “唉呀!你下面什么东西顶到我了。”朦胧间苏小菲身下好似被什么硬物顶到了,遂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即眼神不由自主地往刘凡身下看去,却发现刘凡身下支起了小帐篷,这下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刚刚触碰到的是什么呢,顿时俏脸一阵滚烫,随即浮现一片绯红,脸色红得都能掐出水来了,接着羞赧得低下了头,不过眼角却是不由自主地再次瞄了一眼,虽然对于男女间情爱她还是初姐,但她可是医生,这些生理问题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呃……咳咳……”这个时侯刘凡还能说什么呢,只得尴尬地干咳两声,接着又将小腹下的火气压制住,不过心里却不住的喊冤啊,“这也怪我,还不是你自己身材太惹火了。”不过这话刘凡可不敢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讲的。

    “那个……可不可以先放开我啊,我觉得这样子不大好唉!”刘凡见苏小菲还紧抱着自己,所以不得已又开口提醒道。

    “啊……”经刘凡那么一说,苏小菲这时才醒悟过来,顿时又是尖叫一声,随即又如同触电一般,瞬间从刘凡的怀中弹开,紧接着又手足无措的站在刘凡跟前,眼神都不敢与刘凡对视,小手还不停地搓揉着衣角,像个犯了错的小女生一样,忸怩不已。

    “咦!原来先生已经回来了……昨晚一直等不到先生回来,所以很是担心,现在看到先生平安回来,老朽总算安心了。”正当两人尴尬不已之时,清晨早起的南宫缺一出门便见到刘凡两人,顿时欣喜不已,连忙跑上前向刘凡问道。

    “嗯,有劳南宫老先生挂心了,其实昨晚我就在客房里体息,今早起床便出来晨练了,刚好碰到苏小菲在也在这里,所以就聊了两句。”刘凡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他这话里好像有些欲盖弥彰的感觉,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两刚才那暧昧的一幕一样,而与之同样想法的苏小菲也是大松了口气,只不过她听完刘凡的话,心里好像是有些失落感。

    “哦!对了,南宫老先生,今天我还得回学校上课,昨天一天没去上课,估计这次回去我那班导又得给上政治客了。”这时刘凡才猛然想起自己答应过柳凝霜不再旷课,却没想到话才刚说完没两天,便连着两天没去上课,说来还真是有些汗颜啊。

    “哦!哦!倒是老朽疏忽了,一会吃过早饭过便安排飞机送先生与苏小姐回沪海,本来是想留先生玩几天再走的,不过我知道先生是非常之人,而且学业为重,但曰后先生有用得着我南宫家的,请尽管吩咐,虽然大忙帮不上,但要在世俗界之事,我南宫家必竭尽所能,以报先生之恩。”南宫缺见刘凡要走,虽然心里很不愿意,但是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不可能让刘凡多留几天的,所以也就不再挽留。

    紧接着南宫缺好似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再次开口说道:“先生,昨天有一群武林人士来府上,想要见先生一面,所以就托我代为向你问安。”

    “哦!你说的是昨天在树林边缘的那些人啊,不用管他们,他们再来就说我没空搭理他们便是。”昨天那些武林人士与南宫缺的对话,其实刘凡早就知道了,因为他当时化身神龙隐匿于天空之上,又一个瞬移回到了南宫家,一进门却见那些人在*问南宫缺,所以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所以也就懒得理会他们。

    “嗯!好的,我会转告他们的,那我们现在先去吃早点吧!”说着,南宫缺便走在前面为刘凡引路,完全就是一副晚辈为前辈开路的派头。

    ……

    与此同时,复但大校学园内正在上课,而刘凡所在的班级中,一向勤奋好学的温婉同学此刻却怎么也学不下去,呆呆着小脑袋,怔怔在看着教室门口,至从昨天晚饭刘凡放了她鸽子之后,温婉的情绪就不是很高,老是一个人唉声叹气地发呆,就像刚才那样。

    “小婉,你还在想着班长那个臭家伙啊,他昨天放了没有陪你出去吃饭,害得你一个大晚上的在校门外等了他那么久,即挨饿又受冻,遭了那么大的罪,结果他倒好,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哼!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一顿不可。”这时温婉的同桌赵绰君愤愤不平地对着温婉不停地絮叨着刘凡的坏。

    “不会的,小凡哥,他肯定是有事耽搁了,我现在担心的是他一个人在外面可能遇到麻烦了。”正在发呆的温婉一听赵绰君说刘凡的不是,心下有些不悦,但赵绰君又是自己好姐妹,遂只得轻皱着柳眉,为自我为刘凡辩驳道。

    “唉呀!还小凡哥呢,你倒是叫得挺热乎的,可昨晚是谁害得你在校门外忍冻挨饿了几个小时的,他要是有良心的话,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电来呢,哼!这次他要是回来,一定要上他好看,让他知道咱们女孩子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赵绰君这回倒是调侃起温婉来了,其实她也是看着好姐妹从昨晚到现在都是闷闷不乐的,所以才想逗刀一下,不过话里话外对刘凡的行为很不满。

    “哎呀!绰君姐,你坏死了啦!居然调戏人家,人家只不过……只不过是说漏嘴了嘛,你不用那么认识吧,再说人家本来就是他的女朋友嘛,叫哥有什么不对呢?”话到最后,温婉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微不可察了,而且语气中还有一丝丝的甜蜜在里面,随即她又想到了昨天刘凡向她表白的那一刹那,真的令人陶醉,想着想着她都有些痴了,就连赵绰君喊她都没有回应。

    “嘿……嘿……小婉,你在发什么呆啊,老师让你起来回答问题呢,呐!就这一道。”赵绰君喊了温婉几句都没有得到回应,所以只好在温婉的美臀上狠掐了一把。

    “啊……哦!哦!这一题的答案是……是……”温婉让赵绰君这么一掐瞬间便回来神来,随即又是茫然地叫了一声,接着便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现在上的是物理课,而她现在拿的却是英语课本,所以一样子有些懵了,所以又连忙用眼神越绰君求助。

    (今天三更总算到齐,虽然晚上这一更有点晚了,不过总比不到好,码字还真是累啊,求鲜花啊,兄弟们给力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