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三章 哥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感(中)(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雪儿,刚才我在来的路上看到这束玫瑰花,觉得跟你很般配,所以就卖下来送给你,希望你能够喜欢!”这时那白衣帅哥走到林傲雪的身旁,将手中捧着的玫瑰花深情款款地递到了林傲雪的跟前。

    “轰……”随着这位帅哥的举动,餐厅内的所有人都哄然搔动起来了,眼前这位帅哥他们当然都认识,华夏国十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大少爷——白文斌,同时也是复大四大公子中的老大,是大三的学生,一向自诩浊世佳公子,玩过的女人无数,但却从来不用强,玩的是情调,因为在他的眼中,女人只不过是他的一件玩物,直到有一天他与上了林傲雪,顿时惊为天人,于是又向她展开了铺天盖地的疯狂追求,但每一次无一不是折戟沉沙,可男人就是贱骨头,往往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得到,好似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白文斌,我们是不可能的,请不要来烦我,还有以后请叫我林傲雪,我们不是很熟!”林傲雪深深地皱了下眉头,连头都懒得抬一下,便冷冷地说道。

    “好吧,傲雪,既然你不喜欢这花,那我就扔了它。”说着,白文斌便看也不看地就将手中的玫瑰花扔向窗外去,而且动作好像很娴熟,估计是以前狂追林傲雪时没少做这样的事,同时也可以预见他被拒绝的次数不少。

    白文斌眼见林傲雪没有回应,便又接着很是傲气地说道:“那要不我请你到二楼吃饭吧,一楼都是些下等人吃的粗粮,怎么合适你这豪门千金的身份呢!”说着,便又想凑上前去请林傲雪,不过他的话却让在场的三位女生都大皱眉头,什么叫下等人吃的,难道这食物还有分等级的?

    “不用了,我习惯在这里吃,而且我也吃不惯你们上等人的东西,你还是走吧,这里不适合你,还有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虽然林傲雪出身豪门,但却从来没有看轻过身边的同学,只是她为人太冷傲了,所以在学校里很少有朋友,所以也造成了她的姓格越来越冷,而且她更看不惯白文斌这种世家公子哥,真以为自己是“高富帅”,所有女人都得围着他转似的。

    “傲雪,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三年来我对你的好,难道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如果是你已经有男朋友了,那我不会再纠缠你,但你现在不是没有吗?而且我可以向天发誓,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没有之一。”再次碰了软钉子的白文斌并没有气馁,反而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林傲雪,期望能以自己的深情溶化林傲雪这块千年寒冰。

    “这些话你还是留给你那些情妹妹吧,你所谓的幸福就是用钱砸出来的吗?你所谓的幸福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吗?你白文斌不过是一个依靠着家族生存的啃老族,你有什么资格谈幸福,等你那天能靠自己的能力生存的时侯,再言幸福吧,还有,请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因为就算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这么一个纨绔子弟,现在请你离开,你已经影响到我的食欲了。”这时林傲雪突然站起身来,脸上布满着冰霜,语气很是犀利地数落道。

    “呼……难道我就那么一无是处,难道在你的眼中我就那么不堪,你不要忘了,你们家族现在的处境,如果没有我们白家帮忙,那么很快你家就将成为历史了,难道你想看着你家沦落到那种地步吗?”此时的白文斌已经被激怒了,自他懂事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说他,虽然他可以容忍女人拒绝他,但他的高傲却不容许别人践踏他的自尊,就算是心爱的女人也不行,所以他骨子里的暴戾也开始爆发出来,现在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你……”家族对于傲雪来说就是她的软肋,不过她没有想到白文斌会以此来要挟她,一时间也被气急,虽然她出身豪门,但其实她对林家完全没有归属感,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她宁愿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那样最少自己会过得很快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她早就离开这个家了,这也是所谓的豪门多薄情。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都不愿意了,你还纠缠人家,你还要不要脸了,难道老师没有教过你‘羞’字是怎么写的吗?要不回家问你妈去,最看不惯你这种‘富二代’的嘴脸了。”这时一直坐着没有出声的赵绰君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本身也是出身大家族,而且还是军人世家,身上有着军人特有那爽朗与侠气,骨子里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纠缠不清的小白脸,所以一见林傲雪被欺负,便挺身仗义执言,而她身旁的温婉也是一脸的愤愤不平,只不过她姓格比较柔弱,所以才不敢吱声,但还是用行动来支持赵绰君。

    “哼!臭三八,给我闭嘴,这里没你什么事,吃完了赶紧给老子滚,再叽叽喳喳的,别怪老子不客气。”赵绰君的话刚说完,白文斌猛地回头对她冷哼一声,随即又是颐指气使的破口大骂,之前那种温文尔雅的绅士气质顿时荡然无存,俊朗的面孔也因为气急而变得有些狰狞,现在的白文斌就是一头疯狗一样,逮谁就咬谁。

    “切!你这种人姐见得多了,想让老娘滚的人还没出世呢,怎么,想跟姐单练不成?”赵绰君见白文斌被她这么一刺激便发怒,心里对他的厌恶就更重了几分,同时也看轻了几分,一个没有城府的男人,那与草包没什么两样,所以赵绰君的眼神更是流露出淡淡的不屑,说完话还不由自主地捏了几下拳头,挑衅地在白文斌的眼前扬了扬,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羞辱的意味可是很浓烈的,这是赤果果的打脸,顿时将白文斌的脸都气绿了。

    “死三八,这可是你说的,那就别怪我了,哼!”此时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么白文斌也不再顾忌什么绅士不绅士的了,话刚说完便迅速上前,一拳对着赵绰君的脸庞毫不留手地打过去,只不过他低估了赵绰君,同时也高看了自己,以为仗着人高马大,又是男生,便自以为这一拳就是十拿九稳了,却没想到赵绰君头轻轻一偏,便闪过了白文斌奋力一击,接着顺势一个擒拿手,扣住白文斌袭来的右手,随即反手一翻,便将白文斌的手反锁住,让其动弹不得,紧接着长腿对着白文斌的胸堂一扫,便听得“嘭……”的一声巨响,随后就见到白文斌翻身倒地,狼狈不堪地在地上滚了两下。

    “哼!怎么样小白脸,姐的擒拿手跟扫腿滋味不好受吧,你现在是自己滚呢,还是我打得你爬出去,就这两下子,还来丢人现眼。”一招制敌的赵绰君显得有些洋洋自得,站着俯视地上的白文斌,很是不屑地说道。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这时从门口进来了几名身穿黑西装的彪形大汉,看样子倒像是保镖,而且额头两边太阳穴看起来鼓鼓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你们还说什么废话呀!快给本少爷将那女的拿下,谁能擒住她,本少爷重重有赏。”这时白文斌在几名保镖的帮助下,狼狈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即又指着赵绰君对身边的保镖大吼道。

    “是!”这时站在最前面的一名保镖应了一声后,便转身面向赵绰君,说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那就得罪了,看在你是女子的份上,让你三招!”说完,这名保镖便摆开架势与赵绰君对持起来。

    “哼!助纣为虐,你也不是什么好人,都是一丘之貉,姑奶奶下手可不会留情,也不需要你相让,哈……”赵绰君乃是军人世家出身,自小便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因此也学得一身军体拳,不过她也看得出对方不好惹,虽然嘴上那么说着,其实心里却在打鼓,但却没有退缩,毅然提起粉拳,向那名保镖攻了过去。

    “哼!不知好歹!”那保镖看着赵绰君攻来的拳漏洞百出的,又听到她骂话,顿时心里有些恼怒,遂冷哼一声,栖身而上,一把擒住赵绰君的手臂,一个过肩摔便将她整个人摔了出去。

    (第二更到,今天鲜花很给力,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离第二名只有一步之遥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