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四章 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感(下)(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小心……”这时站在一旁观战的温婉与林傲雪都不由自住的惊呼一声,可惜来不急了,那保镖出手实在是太快了,等她俩提醒的时侯,赵绰君已经被甩飞了出去了,所以两人只得心惊胆战捂住双眼,不忍见到即将发生的的惨状。

    “啊……”而赵绰君根本就没有听到两人的提醒,突然尖叫一声,便只感觉到身体如同腾云驾雾般轻飘飘地飞了出去,此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得下意识的双手抱住头部,以减轻伤害,都已经准备好了与地面亲密接触了,可是等了好一会却没有感觉到疼痛,而且似呼在地面还有些温度,肉感弹姓还很强,所以便大着胆子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而那人便是自己的班长——刘凡。

    这一发现顿时让赵绰君的心嘭嘭嘭地直跳,随即血液加速流动,直涌向脑门,脸上一阵发烫,紧接着俏脸又浮现一抹红晕,更是羞答答地低下了头,这时她那还不知道是刘凡救了她呢,只不过少女的情怀中是春,别看平时赵绰君大大咧咧的,很豪爽,跟班上谁都挺谈得来,那是姓格使然,别看她与温婉分析爱情分析得那是头头是道,可事实上她却还是个没有谈过恋爱的纯情少女,有过如此亲昵动作的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而现在却猛然间让一个男生抱在怀中,这如何能让她不心慌呢。

    至于刘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却说早上刘凡与苏小菲两人坐着直升机离开了南宫家,回到了市中心医院后,刘凡便驾车回到了学校,这一来二去的便到了中午,而他一回学校才想起昨天与温婉约好去吃饭,而自己却放人家的鸽子,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于是便心急火燎地想去教室找她。

    却没想到这时都已是放学时间,所以他估计温婉定是在食堂,所以便赶了过来,可一进门便见到赵绰君被人甩飞出去,朋友被人欺负,他当然不能坐视不救了,于是一个快步上前,伸手一揽便将飞在空中的赵绰君接了下来,于是便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哇……”而这一幕也同样被在场的其他同学看到了,随即又是哇然一大片,刚才刘凡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众人都还没看清楚刘凡是怎么出现的,只觉得眼前一闪,便多出了一个人影来,所以都感到很是惊讶。

    “赵学委,你没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怎么会跟人打起架来了。”这时刘凡将还处在朦胧间的赵绰君从怀中放了开来,随即又疑惑地问道。

    “谢……谢谢你啊,班长,要不是你救我的话,估计不伤也脱层皮,他们这些人实在太坏了,那个穿白衣服的小白脸追女孩子被拒绝了,还硬是死缠烂打的,甚至还威胁那位美女,我看不过去,就打了他一下,没想到他身边来了几个保镖,在他的授意下便与我打了起来,结果我让人一招就给KO了,班长,你身手那么好,一定要帮我教训他哦,不然我到小婉面前说你坏话,到时你就……哼哼!”这时赵绰君也清醒了过来,遂又将刚才的事简单地说给刘凡听,末了还一脸坏笑的威胁起他来了,听到刘凡直翻白眼。

    “啊……绰君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呢!咦……凡哥,你什么时侯回来的呀!”这时温婉也走了过来,刚才赵绰君被甩出去的时侯她心里都揪了起来了,现在见到赵绰君被救了下来,便忙不迭地小跑过来上下检查了一遍,待发现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可一抬头却见刘凡正在赵绰君身旁,遂又疑惑起来了。

    “呵呵!她没事,只是吓到了而已,现在你们都站到一旁看着,这事我来处理!”刘凡看着一脸担忧的温婉,心中不由得一荡,接着又是温柔地说道,语气中也透露出一股令便不敢忽视的强势来,随即又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温婉的秀发,以安抚她的情绪。

    “嗯!”而温婉则是很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退到刘凡的身后,虽然她没有开口说话,但眼神却是泛起了点点的涟漪,这就足以说明此时她的心里已开始悸动,显然刘凡出彩的表现已占据了她的心灵,而且刘凡刚刚地举动也令她之前的种种不安平静了下来。

    这时刘凡走上前几步,来到刚才与赵绰君打斗的那位保镖跟前,面色冷酷地说道:“刚才是你伤我朋友的?你不觉得一个孔武有力的壮汉,欺负一个弱女子很是可耻吗?难道生为一个习武之人连这一点武德都没有吗?”说着,又转身后一旁捂着胸口喘气的白文斌说道:“是你让人打我朋友的,这事我不管谁对谁错,但身为一个男人,对女人下手就不对,所以我要求你向我朋友道歉,否则……哼……”最后刘凡语气中的威胁的意味可想而知。

    “轰……”刘凡的话刚一出口,顿时将食堂里的其他同学雷得外焦里嫩的,明眼人看就知道对方实力悬殊,一方是几外孔武有力的壮汉,而一连则上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帅哥,安正常来说,实力根本不对称,显然大多数人都不看好刘凡。

    “哼!你算那根葱啊,见到我白大少,居然还敢出来英雄救美,小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一身的地摊货,一看就是死穷酸一个,在这时给老子充什么大瓣蒜啊,我劝你少管闲事,不然哥让你知道花为什么这样红。”白文斌一听刘凡居然要他道歉,顿时肺都气炸了,想他堂堂白家大少爷,平是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从来就没有人敢忤逆他的话,今天估计是出门没看黄历,竟然一天之内两次被伤,而现在一个死穷酸也敢跟自己叫板,那他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呢。

    “真的非要让我出手,你可要想好了,要是不道歉的话,哥今天就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感!”一只蝼蚁在刘凡面前乱叫嚷,本来他是不会理会的,可是事及朋友,那就令当别论了,不将你弄进医院躺几天,那都是轻的。

    “噗嗤……哈哈”这时周围的人听完刘凡这一句俏皮话,都纷纷忍俊不禁地大笑起来,而一向大大咧咧的赵绰君更是笑得前仰后合的,温婉则是掩面莞尔浅笑两声,就连一向冷若冰霜,不苟言笑的林傲雪也被逗乐了,只不过她笑起来比较含蓄,浅笑即止。

    “你……”而这时白文斌的脸色却刚好与众人笑意相反,憋着得一脸通红,好像便秘一样,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最后更是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们几个给我打断这小子的狗腿,先让他到医院里躺上几个月,要是下手轻了,我为你们是问,哼!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

    “是,少爷!”那几名黑衣保镖一听到白文斌的话,立马摆开架势,将刘凡围在中间,接着便有两个一左一右向刘凡攻击而来,而周围等着看好戏的人群也都识趣地纷纷让开,免得遭受池鱼之殃,但一个个脸上都很兴奋,其中大多数人都是对刘凡幸灾乐祸的,显然都不看好刘凡,不过还有不少的女孩子见刘凡长得那么帅气,心里都有些不忍。

    只是估计他们又要失望了,就这么几条杂鱼又那里会刘凡的对手呢,只见刘凡站在中央却没有做任何的准备,就那么随随便便地站着,连看都懒得看那些保镖一眼,而这也令得那么保镖很是恼火,他们怎么说也是军中兵王,几时重过这样析待遇啊,遂几个心里都暗下决定要给刘凡一个终身难忘的回忆。

    “啊哈……”此刻几名保镖都卯足了劲向着刘凡攻击而去,不管是为自己的雇主,还是为自己的尊严,他们都必须尽全力将刘凡痛殴一顿,只不过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却很残酷,碰上了刘凡这样的变态,那也只能算他们倒霉。

    “嘭嘭嘭……”就在几名保镖的拳头将要临近刘凡的身躯上的时侯,众人都以为刘凡是被吓傻了,连反应都没有了,而几名保镖也是同样的想法,甚至已经露出了胜利的笑脸,只不过下一秒众人却见到那几名保镖向刘凡身边掠过之后,便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顿时便将围观的人给吓傻了。

    (鲜花已经与第二名持平了,那么现在就是超过他的时侯了,请大家给力支持啊,鲜花,我要更猛烈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