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五章 被表白了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在刘凡仙气的渗袭下,毛猴顿时如同千针锥心般的疼痛,倒在地上不停地打着滚,嘴里不断地哀嚎着,不到一分钟毛猴就受不了了,连连求饶道:“啊…大…侠,我…什么都说,你…快放了我吧。”

    刘凡也不嗜杀之人,见毛猴求饶也不再为难,便为他解了穴,目光沉冷地说道:“说吧,是谁让你来的。”

    “是卢浩让我这么干的,他是我们老板,之前他请宁小姐吃饭,结果让宁小姐泼了一脸红酒,所以让我们将她抓回去,说是要…要…”说到这里毛猴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正主还在边上呢,如果自己说有人要歼了她,她要是一个不高兴,让刘凡把他给宰了都有可能。

    早在刘凡收抬毛猴时宁琪就睁开眼了,一看地上全是不断哀嚎的伤员,可把她惊呆了,瞪大着秀眼,张大着樱桃小嘴,震惊不已。当听到毛猴说是卢浩指使所为时,一脸的气愤,美目中闪烁着火花,走到刘凡跟前,颐指气使地喝道:“说,他想把我怎么样?”

    “卢少说,要将宁小姐带回别墅轮…歼了,哎呀,大侠,这可不是我说的啊。”当毛猴说出话后心里就忧心忡忡地,怕刘凡一个不高兴将他给灭了,忙不迭地解释着。

    “哼!我早知道那个卢浩不是个东西,现在居然…居然…总之我一定要让他好看。”听了毛猴的话后,宁琪的俏脸顿时涨红,秀挺的小鼻子差点气歪了,想破口大骂,却不知从何骂起,以她善良纯真的心姓估计也骂不出来,再加上旁边还有自己心仪的人儿,于是毛猴就倒霉了。

    但见宁琪气势汹汹地走到毛猴跟前,纤手一挥,只听“啪”地一声响起,而后就见毛猴脸上浮起了五个纤细的手印子,捂着脸一动不动愣在那里,心中不停想着“我这里招谁惹谁了,说也被打,不说也被打,这算怎么回事啊。”不过心里想归想,他可不敢还手,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吞,心里憋屈得很。

    “哼!卑鄙,无耻。打死你这坏蛋。”打完了人,宁琪嘴里还不停地絮叨着。

    “大侠,这个…这个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那…现在能不能放我走啊。”刚刚毛猴都有点让宁琪打懵了,回神后小眼溜转,心里想到的就是快点溜,不然等下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他可不想再次品尝刘凡的手段,那种锥心刺骨的痛一次就够他终身回味的了。

    “滚吧,若再有下次,那就不是这么便宜了,到时我让你品尝一下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刘心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

    “哦,哦,多谢大侠饶恕。”毛猴听到刘凡不再为难他,让他走时,心里暗松了口气,总算逃过一劫,忙不迭地爬起身来,拔腿就跑。

    可没等他跑出几步,刘凡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回来,你回去告诉那个卢浩,如果再来搔扰宁琪或是对她有半点伤害,我不管他是不是四大家族的人,我都将灭他全族。”

    说完话,刘凡全身气势开放,一时间压得毛猴只能再次趴在地上,久久不能起来。此时的毛猴感觉自己就像置身于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彷徨无助,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根本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抗力。

    站在刘凡身边的宁琪虽然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但同样地感受到了从刘凡身上并发出来的一种强大威严,这种威严她也只在她家老爷子身上才有过这样的感受,甚至比她家老爷子还要强大许多,一时间美目秋波微转,心中涟漪激荡,呆呆地看着刘凡。

    “走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去。”收回气势后,刘凡对着还在发呆的宁琪温柔地说道。

    “嗯!”听了刘凡话语,宁琪乖巧地轻点螓首,玉臂轻抬挎着刘凡的胳膊,螓首枕着他的肩膀,如同小绵羊般地温顺。经过了一系列事情后,宁琪现在心里填满了对刘凡的爱意,那里会反对刘凡说的话呢。

    两人就这样紧靠在一起地走着,对于宁琪来说是无比幸福的,今晚刘凡给她的惊喜实在太多了,俊朗的外表,强悍的身手,由其对她那么体贴而对于刘凡来说这是一种煎熬和考验,当宁琪紧靠在他胸前时,一丝清幽的处子之香渗入他的嗅觉,看着宁琪那不时扭动的小蛮腰恰似弱柳扶风,硕大圆润的"shu xiong"紧挨着他的手臂,柔软而挺拔,"shuang feng"之间深陷而入的沟壑深不见底,让他体内真龙之气蠢蠢欲动,有种了异样的感觉,跨下那物也情不自禁地坚挺起来这让刘凡这种未汲男女情爱的初哥感到面热不已,为了不让身边的可人儿发觉他的异样,只好躬身行走,目视前方,细心的人可以发现刘凡的眼角不时的瞥向宁琪那波涛汹涌,起伏不定的"shu xiong",俯瞰而下,但见峰峦叠嶂,沟壑隐现而恰巧刘凡的这一些细小的动作都看在宁琪的眼中,明白心上人的心意,也不点破,心里反而美滋滋的。

    在这样温馨的夜晚,伴着都市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和着从耳边轻抚而过的微风,两人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走到了财经大学的女生校舍楼下。

    “小凡子,我到了,那…那我就上去了啊,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吗?”宁琪美目温情地看着刘凡说道,或许是想从刘凡口中得到什么答案。

    “嗯!你上去吧,那我就先走了啊。”看着宁琪欲言又止的,刘凡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便微道地回答道。

    “小凡子,我漂亮吗。”宁琪见刘凡要走,不由得心中暗恼刘凡这个木头,就差跺脚了,忙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幽怨地说道。

    “漂亮!在我的眼中你比月宫中的嫦娥仙子还要美。”听到宁琪如此说,刘凡心里虽有疑惑,但还是如实地回答道。

    “咯咯…真的吗?那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我是认真的哦!”刘凡的回答让宁琪很是开心,笑靥如桃花般娇艳,没有那个女孩子不愿意听甜言蜜语的,由其还是从刘凡这种老实的木头嘴里说出。随即美目微转,含情脉脉注视着刘凡,俏皮地问道。

    “啊…这个…”突如其来话语让毫无心里准备的刘凡措手不及,一时间有些呆住了。

    “难道你不愿意,还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看到刘凡那呆住的神情,宁琪心里就有些慌了,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心上人表白,若是他有了女朋友了,那她又该怎么办呢,一时间宁琪美目渐红,眸子间透着雾气,眼看着泪水就要夺眶而出了。

    “不不不,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要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没钱没势的,那有女孩子喜欢我啊。”陡然间听到如此美丽的女孩子向自己表白,刘凡仿佛身处云端,轻飘飘地,就如同梦境一般。随即就见宁琪美眸含泪欲滴,忙不迭回答道。

    “那你就是答应啦。”看到刘凡的情况并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俏脸马上由阴转晴,开心地说道。

    “嗯!”曾经的梦想得以实现,心仪已久的人儿终于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了,这怎么能不让刘凡心里悸动澎湃,面对着这可人儿头重重地点了点。

    “咯咯…”听到刘凡的肯定,宁琪心中填满了幸福,俏脸微展,笑靥如盛开的鲜花般娇媚纯真,惹人怜爱,一双玉臂轻轻搂住刘凡的颈脖,圆润秀挺的"shu xiong"紧贴他伟岸而广博的胸膛,一时间四目相对,周围寂静如斯,偶尔可听见“咕噜”地口水吞咽声。

    却见宁琪美目微转,含情脉脉,轻启樱唇,贝齿微张细语道:“凡,吻我。”

    但见宁琪情浓意怯,刘凡又怎么会拒绝呢,虽然他情商并不高,但他却不是笨蛋,更不是“柳下挥”那种阉男,当下不再迟疑,一双强劲而有力的臂膀,环叉住宁琪如杨柳般纤细的小蛮腰,明眸凝望,薄唇轻启印上了宁琪的樱唇,四唇相触如水**融般互相印迹,情到浓时,刘凡舌尖轻叩宁琪贝齿,缓缓深入,与宁琪的香舌相触共舞。许是宁琪感受到了来自刘凡的侵略姓,更是热情回应,一时间两颗情痴的心互相碰撞在了一起。

    此情此景怎么能让人忍心去破坏呢,但上天或许是嫉妒眼前的这一幕温情的场景,就在两人忘情的相吻之时,一个很不适时宜的声音在两个耳边响起了,“嗯喀…”咋听声音响起两人立刻清醒过来,却见宁琪此时粉面如霞,樱桃小口呼哧不停地喘息着,圆润硕大的"shu xiong"更是上下起伏,双手有不知所措地紧靠着刘凡,而刘凡则是手挠后脑,嘿嘿地傻笑着。

    两人寻声望去,只见一年过五十的中年大妈站在女生宿舍门口,颇为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随即又说道:“呵呵,本来不想打扰你们小轻年亲热的,不过现在己经过了十二点了,学校有规定的门禁时间,所以我才不得以地提醒你们。”

    听了大妈的话,宁琪更是粉脸涨红,螓首有些不好意思地埋在了刘凡的怀里,如同做错事让家长发现的小女儿姿态,真是我见犹怜啊。

    随后两人向大妈致歉,宁琪很是开心地回到楼上去了,末了还不忘让刘凡给她打电话和发信息,当然对于这些小要求刘凡也是欣然答应,话别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两人走后,这大妈还不忘感慨道:“唉!年轻真好啊。”随即哼着小调转身走了。

    今天一更到,老古厚颜求票,请喜欢本书的朋友多多支持,点击+推荐+收藏,有了你们的支持,老古一定会倍加努力写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