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五章 打得你变猪头(上)(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嘭嘭嘭……”

    那几名保镖瞬间倒飞而出,一阵腾云驾雾后,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或是餐桌了,顿时将食堂弄得一片狼藉,地上随处可见的饭菜汤汁,还有几名站得较近的同学也受到了池鱼之殃,还真是有够倒霉的。

    “轰……”

    这时在场的所有同学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在他们的认知里,应该是刘凡被打倒在地,痛殴一顿才是理所当然的,可是眼前这个看是瘦弱的小白脸居然三两下便将几名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汉给打倒在地,而且貌似连站都站不起来了,甚至还有两人更是干脆直接晕死过去。

    这时众人才知道刘凡的恐怖实力,有了这样的认知后,在场的同学无不惊叹不已,看刘凡的眼神也都不一样起来了,尤其是那些小女生的眼神更是变得灼热起来,好似有团火在燃烧一样,紧接着更是瞪得铮亮,如饿狼遇到了猎物一般,而一些大胆一点的女孩子更是对着刘凡狂拋媚眼,每个女孩子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期望某天有一位大侠从天而降,来拯救她那那空虚的心灵,而恰恰刘凡在这个时侯横空出世,犹如天兵神降一般的强势,瞬间不知俘获了在场多少女孩子的心。

    当然这些女孩子中也包括了温婉与赵绰君,温婉本来就已是刘凡的女朋友,而且一直受到刘凡的照顾,虽然之前还在为刘凡昨天放也鸽子而患得患失的,可现在她却感受到了心上人的关怀备至呵护,尤其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于是乎刘凡的形像瞬间在这个单纯善良的小女生心里变得无比的高大。

    而赵绰君此时眼中也是涟漪翩翩荡起,尤其刘凡在救她的一刹那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让她陶醉,再后来又见到刘凡瞬间将几名彪形大汉打倒的场面,更是令她崇拜,她是军人世家出身,姓格方面多少也有点军人的作风,崇拜强者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也只是崇拜而已,以她大大咧咧地姓格又怎么会知道,其实在她的心里已经埋下了刘凡的身影。

    如果所此时在场的除了刘凡之外还有一个能清醒着的话,那就非林傲雪莫属了,可能由于姓格冷淡,再加上自身美艳不可方物,又是世家出身,身份高贵,虽然他不会去看不起别人,但骨子里的孤傲却是油然而生,而她平素对于男人都是不假以辞色,而刚刚刘凡一出现,她便下意识地对眼前这个小白脸不是很看好,但接下来刘凡的表现却足以堪称惊艳,不过也只是令她感到有些惊讶而已,同时也有那么几分好奇。

    “什么……你们这些废物,老子拿钱养你们可是是让你们来挺尸的,还不快给来子站起来,谁TMD要是再不起来,那以后也不用再起来了,哼!”白文斌刚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晃眼间,自己的几个保镖便被打飞出去,他现在对于刘凡的武力什心里有些惧怕,可他是谁啊,白家大少爷,单论自家资产就有几十个亿,那是几辈子也花不完啊,而且身后还有一个白家撑腰,无论黑白两道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所以他在外面惹是生非更是有持无恐,不过那是在必胜的把握,可今天遇上的点子似乎有点扎手,所以他不得不将保镖聚在身旁,这样可能比较有安全感,他虽然狂妄,但不是傻子,明的不行,不可以来暗的嘛。

    不过今天显然他的咆哮没有用,他在那时吼了半天,躺在地上的那些保镖却没有一个能爬得起身来的,晕过去的还好些,不用那么痛苦的哀嚎,没晕的可就惨了,全身的疼痛不断地冲击着他们的神经系统,令他们苦不堪言,这时他们甚至羡慕起那个位晕死过去的仁兄了,但同时对刘凡的恐惧就更甚了,现在打死他们也不会再心来的,这小白脸明显就是位高手,他们才不会那么傻,虽然钱很重要,但是有钱也要有那个命花才行啊,不然一切都是镜中花,水中月。

    白文斌眼看着自己的几名保镖倒在地上半天起不过,这下才有些慌了神了,眼见着刘凡一步步地向自己走过来,而且每踏一步都像是一击重锤一样撞击着自己的心灵,顿时有些恐惧起来了,但他还是壮起胆子向刘凡吼道:“你……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是白家大少爷,你要是感动我一根头发的话,那你就等着牢底做穿吧。”说话间,随着白文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话到最后更是威胁起刘凡来了,但,这样就能难得倒刘凡吗?

    “啪……”显然白文斌是低估了刘凡的胆量,同时也高估了他白家这块招牌的威力,因为刘凡已经用自己的行动来说明白家在他眼中那就是一文不值,只见刘凡在白文斌说话的同时,便已快步上前,眼中寒光一闪,然后毫无预兆地扬起手掌,一甩手便重重地打在了白文斌的脸上,顿时“啪”地响起一声脆响,与此同时也在白文斌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红色的巴掌印子。

    白文斌下意识地摸了摸那有些滚烫的脸,此刻白文斌也被刘凡的这一巴掌打懵了,作为白家嫡系长孙,从小就被长辈呵护着,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又怕化了,别说是打了,就是骂几句也得小点声骂,而现在却被刘凡这个一文不名的穷酸给打了,这是对他的侮辱,同时也是白家的耻辱,于是白文斌顿时便怒了。

    “你……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老子要你的命。”短暂的失神后,白文斌胸中一股无名之火熊熊燃起,瞬间犹如发了疯的野兽似的,探出一双弱不禁风的手臂,猛地向着刘凡的衣领抓去,想借此给刘凡一个深刻的教训。

    但刘凡岂是那么好相与的,眼神阴冷地看着发了疯的白文斌,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在白文斌的手还没有触及他的衣领之前,便一个跨步,栖身到白文斌的跟前,一手揪着他的衣领,瞬间将他整个人毫不费力地拎了起来,就好像他拎的是一条死狗而不是一个一百多斤重的人似的,紧接着刘凡反手又是一扇,只听得又是“啪啪”的两声脆响响起,瞬间将白文斌的两颗门牙给扇没了。

    “啊……王八蛋,你个狗杂种,你会后悔的,我白文斌要是不将你开除学籍的话,名字倒过来写。”白文斌牙门被刘凡扇掉两颗,说话都有些漏风了,但却还是死姓不改,仍然破口大骂几声,但是迎接他的依然是刘凡的巴掌。

    只听到“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不大一会功夫,白文斌原本俊朗的脸蛋便肿得老高,跟猪头似的,嘴角更是有丝丝的鲜血溅了出来。

    “小子,你行啊你,够狠的啊,不过你死定了,你他妈就算现在算了我,老子也要让你把牢底坐穿,不整死你,老子跟你姓。”这时白文斌顶着个猪头,口中含糊不清的大吼着,眼神满是杀气腾腾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刘凡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可惜那终归是幻想,不过到现在白文斌还能有如此胆气,也算是让刘凡高看一眼,但就算看得再高,在他的眼中,蝼蚁就是蝼蚁,会叫几声也没什么区别。

    “啪……啪……啪……”回答白文斌的还是连绵不绝的巴掌,而对他的威胁,刘凡根本就是充耳不闻,一只手如同风火轮一样,左一下,右一下快速地拍打着白文斌的猪头脸,脸上都已经皮开肉绽了,不过伤势看起来很恐怖,但刘凡下手还是有分寸的,这些只是皮外伤而已。

    而这时食堂里围观的同学们开始见白文斌这个浮夸大少被打,都有些幸灾乐祸的,可到后来见他已被打得不诚仁形了,心下又有些不忍了,胆小的女生也都捂住眼睛不敢去看了,而那些男生也被刘凡血腥手断镇住了,都纷纷不由自主地远离刘凡的身边,好似担心下一刻被打的人是他们一样。

    “大……大哥,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只要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给你钱,很多的钱,并且保证以后不再找你的麻烦,求求你放过我吧。”此时白文斌的底气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话也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估计是被刘凡打得不清。

    (今天一更到,求鲜花,现在终于爆人菊花了,暂居第二,希望大家继续给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