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七章 夜战群英(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嘶……”刘凡轻而易举的就将花越的部署给识破了,这份实力顿时让在场的二十几位武林高手倒吸一口凉气啊,众人怎么也不想信刘凡只瞄那么一眼就给看穿一切,事出反常必有妖啊,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人中有内鬼,所以也都纷纷向花越瞩目而去,但得到的结果却是花越摇头不语,是不知道,还是不解,那就不得而知了。

    “刘凡先生果然豪气啊,面对这么多的武林好手还有枪械的威胁,居然还能面不改色,甚至是从容不迫,真不知道你是艺高人胆大,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花越看不清刘凡的真实底细,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杀子之仇固然要报,得也不能弄个两败俱伤不是,所以花越现在也只是在试探而已。

    “呵呵!怎么?你们几十号人难道还害怕我一个人不成,要打就打那来那么多废话呀,小爷家里还有老婆暖着被窝等着我呢,没空陪你们扯蛋,要单挑还是群殴任选一样,墨迹个啥!”刘凡一听花越的话,那还不知道对方打什么算盘啊,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不堪一晒,再说刘凡还真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所以一出口那就是赤果果的藐视。

    这年头什么时侯天阶也成大白菜了,以前那是整天都见不着一个,现在倒好,前头在南宫家才见到一群天阶以上的古武者,甚至还有神级高手,今天又见到一大群,刘凡当初在龙组的情报系统中可不是这么说的,刚好相反,看来高手在民间这话还真是说对了。

    “哼,小子,你也别太嚣张,就算你是神级又如果,猛虎还架不住群狼呢。”这时人群中一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气愤地吼道,眼中更是闪动着仇恨的怒火,如果这怒火有实质的话,估计刘凡早就被焚烧殆尽,只剩下一堆碳灰了。

    “老虎是架不住群狼,但你们这些人充其量也就算得上是群狗而已,而小爷也不是病虎,你们也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回家洗洗睡吧,免得夜路走多了,可是会碰到鬼的哦!”刘凡话中那挑衅的意味那是极其浓郁,直接就将他们比作了狗,他这话便成了点燃火药桶的一点火星,瞬间就将众人仇恨激发出来,一时之间个个都是群情激愤的,尤其是那些有子女死在刘凡手中的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生吞了刘凡。

    “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们不讲江湖道义,上!”花越本来还想要客套几句的,占据大义,那样就算是曰后其他武林中人说起此事,他也有借口,这样既能为子报仇,又不会有损自己的威名,却没想到刘凡跟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而且还出言不逊,这还真是想睡觉就有人立马送枕头来了,心中不由得暗喜,倒是省去了不少功夫,说罢,花越大手一挥,口中怒喝一声,身后的那些人都纷纷使出了看家本领,或拳轰,或掌劈,或脚踢,一时间各种各样颜色的真气外放而出,一股脑地往刘凡身上招呼。

    看着眼前临身而来的各种各样的攻击,刘凡一指划过鼻尖,瞬间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怜悯,紧接着一手背负,单手竖起剑指凝聚出一道金光,随即大喝道“破气剑……疾!”手中金光应声一挥间,闪现出道道的金光,“咻咻咻咻……”无比犀利地划空气,顿时引得声声的气爆,瞬间便向眼前的十几人袭击而去,虽然袭向不同的方向,但唯一相同地是每一道剑气都同时没入每个人的丹田气海之中。

    “噗嗤……啊……”

    “噗嗤……啊……”

    ……

    随着道道剑气隐没,瞬间发出一声声的剑气击打的破空声响起,而每一声破空声之后都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而原本生龙活虎的十几名天阶高手也都应声而倒下,无一例外地捂住丹田在地上哀嚎不停,更有甚者更出现了抽搐之状,五官更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拧成一团,那模样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一时间场面除了低沉的哀嚎声之外,寂静得可怕,因为刘凡的这一手已将在场的人都震住了,这是什么手段?对于这些只有天阶实力的高手来说,那是不可想象的,虽然之前早就知道刘凡有神级的实力,但神级早已是传说中的级别,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只不过他们这样的想去却还是低估了刘凡,如果他们知道刘凡比之神级古武者还要厉害上千百万倍的大罗金仙,不知道他们还会不会找他报仇呢。

    “这这这……这就是神级高手的实力吗?凝气成剑,千米之外取人首级如探囊取物,真……真是太恐怖了。”这时花越身后的段宏北颤抖着双手,死死地盯着刘凡的剑指,口中喃喃自语地,但眼神中更多的是对武功的无限狂热,随后眼中甚至还闪过一抹毒辣之色,那意味很明显是在觊觎刘凡所修练的功法秘籍。

    “嘶……”这此没有参加攻击刘凡的人,见到眼前的一幕,瞬间脑后升起一股寒气,纷纷不由自己地打着冷颤,甚至其中几位来助战的高手也萌生退意,他们有的也只是因为利益,或者因为交情而来帮忙的,但是利益与情份在死亡面前,那是多么苍白无力啊。

    天阶与神阶看似只相差一个境界,却没想到实力却是天差地别,不过他们还是想差了,天阶与神阶虽然相差很大,但是一名神级高手也只是能与十几名天阶高手连手相抗衡而已,但却就算是能战胜,自身也要有所损伤,否则的话这神级也太逆天了。

    “你对他们使了什么妖法?”花越好不容易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但头脑却有点为清醒,说话好似有些语无论次起来了。

    “切!孤陋寡闻,乡巴佬儿没见识,剑气都不懂,怎么在武林中混啊,还门主呢,啊呸,门柱没有得你撞,怎么不见你撞死呢,不过还好小爷今晚心情好,不然可就不是废去武功那么简单了。”轻松搞定十几人后,刘凡很是装B地在剑指上吹了口气,好似上面有烟气一般,说话间更是将花越鄙视了一翻。

    “你……”花越听到刘凡的话,顿时气急,差点没激怒攻心吐血翘辫子,但却一手指向刘凡,颤颤巍巍地抖动着身子,说道:“你居然废了他们的武功?”此时花越心里在滴血啊,这十几人中可是有一半是他百花门中的长老,弟子,可现在却被刘凡一举整成废人,那么他百花们今后在南方武林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说不定今天的消息一传出去,自己的那些仇家都有可能找上门来了,那么就算他今天侥幸能擒下刘凡,那也就会有无尽的麻烦找上门来的,越想花越便越是恐惧。

    “你是一门之主,要有能人所不能的魄力和狠辣的手段,不然终将难成气候,无毒不丈夫。”这时段宏北见花越此时已是方寸大乱,便出手在花越的背部轻拍几下,随即一脸阴沉地伏在花越耳边说道,末了还隐晦地向花越比了一个神秘地手势,估计是门中暗号什么的,反正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你什么你?反正都是废物,再废能废到那里去呢,接下来可就轮到你们了,你们是打算乖乖束手待宰呢,还是我将你们摆在砧板上再宰。”刘凡当然也听到段宏北对花越的提点了,虽然那手势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当那不是他关心的,所以说话间更是漫不经心地,而且听他的话气倒像是在对一群猪说话,什么叫宰啊,这么侮辱姓的字眼,众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只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武林世界拳头大就是真理,他们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谁让自己拳头没有刘凡的硬呢,所以也都齐刷刷地再次对花越行瞩目礼,谁人花越是这次事件的带头人呢,不找他找谁呀!

    花越也被众人的目光盯得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他是这一次的发起人,现在一个照面就被废了十几个高手,那他要是再没有办法的话,估计那张老脸也不用在武林中混下去了,不过好在之前得到了师叔祖段宏北的提点,所以心里头暗自狠下心来,再次发号施令道:“诸位,今天横竖是个死,倒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还有一丝希望,若今天能大难得过,那么我百花门愿意开放藏书阁,让各位阅览一个月,如何?”

    (感谢[王五貕]大大的打赏和花花,古月会更加努力更新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