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一十八章 郁闷的曹键(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一十八章郁闷的曹键“嗯!”原本刘凡是不想惹麻烦的,不过一听大个子的话,眉头不由得紧皱了起来,接着有些不悦地问道:“这位警官,麻烦你将证件拿出来看看,不然我有权拒绝你的检查!”

    “你……”大个子警官被刘凡这么一揶揄,瞬间就有些语塞了,随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要是往常那些人碰到穿警服的都会潜意识地畏惧,要么就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鸟都不鸟自己,却从来没有人跟交警[***]律程序的,不过大个子显然也知道刘凡说的话没错,所以自知理亏之下也不好发作,遂只好板着臭脸从身上拿出自己的证件来,随手递给刘凡看。

    “市交警支队分队长,二级警督,曹键。”刘凡接过大个子递来的证件,淡淡地瞄了一眼,接着又根据照片对照了一下,确认无误后又将证件递了回去,随即淡然地说道:“嗯!证件确实不假,不过你还是将前面的障碍物挪开吧,你的级别太底,想查我的车,你还不够格。”

    “什么?你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我……”曹键本来以为刘凡将证件递回来,他便可以抓人检查了,可没想到刘凡却语出惊人,居然敢藐视自己,顿时他就恼火了,可就在他想上前找刘凡晦气的时侯,却被身后的一名交警制止了,这也导致了他刚想发火的话流产了。

    “喂!我说瘦猴,你拉着我干嘛呀,再拉我跟你急,没看到我正忙着嘛,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居然敢怀疑我是假交警,更可恶的是还说我没资格查他的车,他以为他是国家主席还是联合国秘书长啊,不行,这次老子非得削他不可。”原本就一肚子怨气的曹键,被瘦猴这么一拉不由得大为火光,于是又是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牢搔话,而且表情很是不耐烦,须不知被这么一拉倒是让他躲过一劫。

    瘦侯上前是想帮曹键一把,却没想到换来一堆废话,于是白了他一眼,紧接着没好气地说道:“头儿,你就别说了,行不?你看看人家的车牌再说好不好,看完你要是还有胆子上前去查车的话,那以后你是我爹。”

    “我要是有你这样忤逆的儿子,我那是倒了八……八……哎呀妈呀……”曹键话还没有说完,可回头一撇见刘凡车牌上那个显眼“京卫011”字样,顿时吓得亡魂大冒,一个“八”字说了N遍还没哆嗦完,最后更是干脆脚下一软,瘫了下去,还好身边的瘦猴将他扶住,不然他可就糗大了。

    “头儿,你要挺住啊!你该不会这就变软脚蟹了吧,这可不像你铁面曹的风格呀!”瘦猴一边将曹键扶稳,一面又强忍着笑道,一脸古怪地说着话,不过最后话里还有一点鼓励的成份。而一直在两人身后的其他人的表情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倒没有幸灾乐祸,只是难得见到一向铁面无私的曹键如此失态罢了。

    “你……笑,笑,笑个屁呀,是不是看着老子出糗,你们这帮混球才得意呀,等老子过完这一关,回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曹键被瘦猴这么一说,老脸不仅为之一红,想想刚才他自己的表现也实在是有点太丢人了,也难怪这些手下会笑话他,不过他知道这些手下不是嘲笑他,所以也只得将自己酿的苦果向肚子里咽。

    但是他看这些没大没小的手下心里就来气,说话间还不忘撂下两句狠话,当然这也只是说说而已,众人也不会信以为真,毕竟这些手下跟了他这么多年,他的脾气早就被摸清了,那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外冷心热。

    经过一番的思想挣扎后,曹键踏着沉重的步伐向着刘凡这边走来,一到跟前却又胆怯起来了,最后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说道:“这个……那个……啊哈!呵……呵……这位同志,麻……烦你将证件给我看一下,你看成不,我们这也是为了人民的财产安全嘛,所以……所以……”

    此时的曹键显然已被刘凡中央警卫局的车牌镇住了,他自己不过是一个地方的小副科,又怎么有资格去检查刘凡的车呢,这不,说话时舌头还在不断地打着结,不过说着说着他又开始犯浑了,居然在明知刘凡身份不凡的情况下还想检查,还真不愧是铁面无私之名啊。

    而曹键身后的那些手下开始听到他磕磕巴巴地话,心里都不由得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可听到最后差点没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不过心里却为自己的头儿暗自叫好,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有这份底气,果然不愧是铁面无私的曹铁面,但他们却不知道曹键的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但还不得不硬顶着上。

    曹键原本是临杭市局刑警队的,本身又是特种部队出身,身手不凡,加入警队的十年来破案率极高,原本应该是前途无量的,却因为不会作人,而且为人处事又死板,不懂得变通,所以狠是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至今还是一个二级警督,本来几个月前他很有机会升职的,可关键时刻却因为得罪的一个“官二代”,而导致升职搁浅,最后却被自己的死对头拔了头筹。

    而曹键的死对头成了他的上司,结果人家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的第一把烧到他这里了,一脚将他踢来压马路,还连累手下一班兄弟跟着受牵连,如果这一次再得罪来头更大的刘凡的话,那会不会被丢去守水库养鱼,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想也都心惊胆寒的。

    “哦!到了这个时侯还想检查?”刘凡咋听曹键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遂又是玩味地寻问道,虽然他对曹键前倨后恭的表现不是很满意,但是在明知自己有来头的情况下还有据理力争,这点倒是让刘凡有点欣赏,现今官场拍马溜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猛然间见到一个如此极品奇葩来,顿时来了兴趣。

    “是的!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还请这位同志配合一下。”曹键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但说出的话就犹如泼出去之覆水又怎么收得回呢,所以他也惟有死硬到底,不过这一次说话的语气却好了许多,至少不会太过硬邦邦。

    “哦!如你所愿。”这时刘凡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很配合地从口袋中掏出一本红色的证件出来,然后很是随意地递给了曹键,随即又是饶有兴致地看了曹键一眼。

    “呃……”曹键伸手将证件接了过来,入眼便见到“国安”两个凸起的金字,瞬间他的心跳陡然加速,额头更是冷汗连连,国安对于他这样的警察系统的小吏来说那是遥不可及而又需要仰视的存在,这一刻他心里的不安感越加强烈,这回是踢到比铁板还要硬实的钢板了。

    可这才只是开胃菜而已,当曹键打开红本子一看,心里登时掀起起了滔天巨浪,“国安中将副总长”那是什么感念啊,呀呀个呸的,这国安局三大巨头之一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对方还在这么年轻,现看看自己,都快奔四了,还只是一个小副科,这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啊,不过现在可不是自己感慨的时侯呀,要是这位爷一个不高兴,真把自个一撸到底都有可能,这下倒是连水库都不用去守了,直接下岗回家买红薯。

    (十一国庆节到了,今天四更哦,求基本鲜花喽,请大家给力支持啊。昨天晚上很遗憾没能捍卫第三名,郁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