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刘凡的小手段(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啊!什么,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听罢刘凡的话,秦卫东心里不由得为之一突,眼神一阵慌忙,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有点闪烁其词,不过很快他又装作很茫然不解的样子,想以此来搪塞刘凡,以为这样就可以糊弄过去,须不知自己的一系列表现早已被刘凡所洞察,在刘凡近乎显微镜般的变态观察力下,一切外伪装都是无所遁形的。

    其实早在刘凡一进门,便看到秦卫东两公婆身上的伤看似惨烈,其实很多都是伪装的,脸上只有几处淤痕是被打的,估计是开始时被胁迫时打的,其他的却都是用颜料涂抹上去的,就连嘴角的血也是番茄酱,刘凡一闻就能分辨出来,所以刘凡一早就知道这是一个阴谋了。

    “不说是嘛?那就让我来告诉你所犯的错误。”说着,刘凡又顿了一下,紧接着竖起手指再次说道:“其一,你们所化的妆太假了,汗水一过就退色,而且嘴上的血也是番茄酱,一闻就能闻到;其二,一个人被打得这么惨居然连吭得不吭一声,我可不认为你是什么英雄好汉,那么能忍,所以基于这两点,我有权怀疑你们是在欺诈,那么现地你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或者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说罢,刘凡冷着脸,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向这两公婆施加威压。

    “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虽然烂赌,但也不至于败家到将自己外甥女送给别人做女人的地步吧。”秦卫东被刘凡那犀利的眼神一瞪,瞬间从尾椎窜出一股寒气,一直延伸至脑门,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不过他还是矢口否认自己的恶行,不过却恰恰因为刘凡给的威压太重,以至于说话有些语无伦次,甚至于说漏了嘴。

    秦卫东的话刚说出口,刘凡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邪笑,随即又是似笑非笑地说道:“哦!我可是什么都没说,但你却说漏了嘴,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就把事情说出来,说不得我会帮你解决欠债问题。”说着,刘凡话锋一转,言语冷厉地说道:“如果你说,那些混混将你砍成九段,到时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哼!”

    刘凡最后一声冷哼更加重了几分威压,瞬间便将秦卫东两公婆心里防线给打击得分崩离析,此刻两人就好像掉进了万年冰窟一般,差点血液都被冻僵了,最后秦卫东的老婆首先承受不了刘凡的威压,率先开了口,顿时状若疯魔地大声吼道:“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凡也顺势收回了自己的威压,但那鄙夷的眼神却让这两公婆坐如针毡,随即刘凡又一脸不耐烦地说道:“说吧,是谁在打温依的主意?”

    “是……是老城区警察局局长陈楷龙的公子——陈威,都是这个死鬼太烂赌,不单将家里的钱都败光了,还欠赌场二十万贵利,所以天天被那些赌场的人踩门槛,最后被迫无耐才会将温依拉下水的,不然陈公子会砍死我老公的,因为……”此时的秦卫东的老婆张华妹早已被刘凡那惊天威压吓破胆了,于是当刘凡一问起这事,她便絮絮叨叨地将整件事的一切对刘凡和盘托出。

    却原来这个陈威是温依的同年级同学,典型的花花公子,为人当然是极为好色,平曰里仗着他老爹的名号在外面耀武扬威,欺男霸女,而温依无论是样貌和身段都是校花级别的美女,所以也就成为了陈威猎艳的对像,不过在温依虽然长甜美,但却是棵小辣椒,最是看不惯陈威这样的土霸王,所以对他的追求都是冲耳不闻,到最后甚至是厌恶起来。

    起初陈威自已为家世好,长得又很帅,所以在学校很是糟蹋了不少想攀高枝的女学生,但是陈威也只是玩个新鲜感,一个女孩子不到一个月便被他抛弃了,也有女同学的家长出来闹腾,但都无一例外地被陈威的局长老爹给摆平了,最后不了了之。

    而最近刚好又看上的温依,但他的德行早就是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屡次在温依面前都碰了钉子,恼羞成怒之下,陈威便开始不择手段了,并且通过关系查到了温依有个烂赌的舅舅,于是便与赌场的混混设让秦卫东欠下赌场一大笔债,之后将秦家人鄙得走投无路了,那么温依势必会去求陈威,到那时陈威便可以明正言顺地将温依收入怀中,只不过他却错估了温依跟秦卫东的关系,温依对于这个好吃懒做又烂赌的舅舅那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不管秦卫东如何求温依,她始终都没有正眼看秦卫东,所以无耐之下,秦卫东两公婆只好求自己的大姐,也就是温婉的妈妈,毕竟是血肉骨亲,他们相信秦桂枝不会见死不救的,却不料半路又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所以也就有了刘凡爆打那几名小混混的场景。

    听完了张华妹的话,刘凡也将整件事情了解了个大概,不过他知道这老娘们并没有将全部实话说出来,隐约间刘凡知道这两公婆还隐瞒了什么,比如说这两公婆在这出戏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会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是迫于无耐才会出此下策的呢,还是他们本身就是为了利益而出卖自己的外甥女的,这里面的说法就很值得推敲了。

    “真的是这样?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眼泪,啊……”这时刘凡脸色再次阴沉下来,他还真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夫妻,居然为了给自己开托,而将所以的事都推给了别人,却说得自己好像有多惨似的,所以刘凡也是很不客气地说道:“说吧,陈威还给你们什么好处,别妄想欺骗我,否则就如同这根铁棍,哼!”说着,刘凡伸出手掌,五指成爪一吸,顺势将不远处的地上一根小混混丢弃的铁棍吸在手里,然后双手一拧,瞬间便将近一米长的铁棍搓揉成铁球,最后更是五指一握将铁球捏成粉末,纷撒在了地上,随风盈盈飘动,不几时便将院子撒了一地铁粉。

    “嘶……”此时秦卫东两公婆已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两眼瞪得老大,下颚更是因为震惊而合不拢,就好似被人打断了下巴一样,更是本能地倒退了好几步,就好像眼前的刘凡是什么凶狠猛兽似的,好似惟有远院他才能让自己内心或得一点点的安全感,但也仅仅只是一点点而已,如果说之前刘凡打倒那几个小混混的身手让两人惊叹的话,那么这一手空手磨铁粉就不单是惊叹了,而是惊骇,令人胆战心惊的惊恐,这样的手段是人能做的吗?这一刻场面除了两公婆下意识地倒吸冷气的“嘶嘶”声外,便再也找不出别的声响,就好似一切都陷入了死寂一般。

    “现在你们可以说实话了吗?”正当秦卫东两公婆陷入呆滞之时,刘凡那令人胆寒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虽然语气很是平淡,却又一股不容质疑的威严在里面,一下子便将秦卫东两公婆惊醒过来。

    “我……我说,我现在什么都说……”如果说之前秦卫东还有一丝侥幸心里的话,现在他的心里防线是彻底崩溃了,就如同之前他老婆一样,精神同样涣散,刘凡给他造成的心里压力实在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紧接着秦卫东便絮絮叨叨地说道:“是……是陈威说只要我帮他将小依弄到手,就可以免去我那二十万的债务,另外事成之后再给我五万块钱,我……我当时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做出这样的混蛋事来,而且他们还威胁我,如果事情没办成就要砍了我的手脚,还在将我抓去坐牢,那个陈威的老子是区局长,所以我当时害怕就……”

    说着秦卫东又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刘凡,见他面无表情地听着,心下更是忐忑不安,随即又接着说道“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我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我本以为陈威家里有钱有势,就算是小依将来嫁过去,也不会太委屈,所以我才……”

    说话间秦卫东倒是还不忘为自己脸上贴金,他当然知道这事败露之后,他的名声是彻底臭了,尽管之前他的名声也好不到那里去,但是至少温妈妈还认他这个弟弟,不过现在恐怕是难了。

    “无耻……”正当秦卫东的话说到一半之时,却从门口传来了一声愤怒的骄喝声。

    (写作艰难,还请大家能谅解,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加入本书Q群:236047141,与古月探讨,谢谢大家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