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见“官二代”(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与温家人在屋内吃兴正浓时,门外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一个个都穿得糊里花俏,手里还拿着各式各样的管制刀具,后背大砍刀,薄片西瓜刀,棒球棍等不一而足,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帮人员似的,就差没在头上刻上“我是流氓”几个字了。

    而其中打头的的人身穿海黑色西装,约摸三十多岁,脖子上挂着一条一指粗的金项链,跟暴发户似的,左边脸上还有一刀几公分的伤疤,面容显得很是狰狞,阴沉着脸无不张显他的狠辣,令人看着便心生畏惧,而紧挨着其右的还有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脸上长着零星的青春痘,两个鼻孔朝天放,眼神中尽是倨傲,仿佛目空一切,视别人于无物,一边哼着小调,一边还对脚下的一名少年拳打脚踢的。

    “嘶……呸……陈威,就你这癞蛤蟆也想追我二姐,哼,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你也配吗?有种你把我打死,不然小爷要你好看。”那被打的少年非但没有向其妥协求饶,反而猛地挣扎几个,趁那战痘少年不注意的时侯吐了他一脸口水,随后更是出言讽刺。

    而这名被打的少年便是温婉的弟弟——温俊,今年才十五岁,刚上高一,中考成绩太差所以只能到三中上学,是住校生,一般只有周末才回家一次,而温依成绩却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现在一中上高三,所以两人不同校。

    本来温俊是不可能遇到陈威等人的,不过温俊在邻居同学那里听到有人到家里找茬,所以大中午他便急忙赶了回来,谁知道在途中正好遇到了前来寻仇的刀疤刘与陈威等人,陈威一直纠缠温依,他是知道的,而且之前也发生过摩擦,所以两人算上小有仇怨,于是仇人见面那是分外眼红,言语之间便发生了冲突,以前有温依在场,陈威为了在温依面前表现风度,所以一直不敢对温俊下重手,而这一次却不同了,早上自己派去的人被打了,这会陈威还在生闷气,结果就可想而知,温俊被暴打一顿后,便成了阶下囚。

    “呸!小子,你别不识抬举,等老子把你姐弄上床后,你可就是我的小舅子了,到时有好处当然少不了你的了,若是不然的话,哼哼!”这时陈威抹开粘在脸上的唾沫,伸脚便温俊的小肚子踢了一脚,随即居高临下一把揪起温俊的衣领,一脸嚣张地说道,此时陈威话语里的威胁之意很是明显,末了更是将温俊往地上一推。

    而温俊之前就被揍到浑身疼痛,那里还受得了陈威这一脚,吃疼之下便不由自住地蜷曲着身子,脸色苍白地捂着肚子,不过从他倔强的眼神中却迸发出了极强的恨意,别看温俊只是一个小青年,但是对于家人,那是绝不允许别人侮辱的,“去死……”当温俊的恨意达到顶点时,恰是陈威最得意之时,遂温俊强忍着身上的伤痛奋起怒吼,右手五指紧握成拳,一拳又急又快地向陈威的脸长砸了过去。

    “嘭……”

    “啊……”

    由于温俊是出其不意,而且陈威又是近在眼前,得意忘形之下左脸颊瞬间便被温俊打个正着,顿时一声闷声过后,便又传来的陈威惨叫的声音,随后便见陈威婆娑着向后倒退几步,最后一屁股跌倒在地上,手不住地捂着半边脸,嘴角也流出了一丝鲜血,口中还不时地抽搐几下,显然这一下伤得不轻,没过几秒半边脸都出现浮肿了。

    “陈少……陈少……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这时身边的一个小弟献媚般地将陈威从地上扶起身来,随即又不知从那里掏出了一张纸巾,连忙帮他擦拭嘴角的血。

    “啊的,猪喃搞大偶,辣滋妖里吼刻。”此时的陈威被温俊打了一拳,说话尽漏风,含糊不清地,其实他说的是:妈的,居然敢打我,老子要你好看。说着他便挣脱扶着他的小弟,顺手从另一名小混混的手中抄过一支棒球棍,便冲上前去,一棍子便向温俊的头上狠狠地打了下去,如果这一棍被打中的话,不死也得头破血流。

    而此时的温俊早已在打出那一拳之后便已筋疲力尽了,而却还牵动了身上的其他伤处,现在的他那里还有力气去规避这来势汹汹的一棍呢,所以温俊也只有坐以待毙了,眼怔怔地看来兜头打过来的棒球棍,却无能为力,这一刻他多么渴望如小说中的男主一样拥有强大的武力,这样他也就不会被人欺负了,更重要的还能保护自己的家人。

    就在那些小混混都以为温俊这次是在劫难逃时,突然间温俊只觉得眼前一黑,好似有一个人影从眼前闪过,温俊定神一看,却见来人一手抓住陈威手中的棒球棍,随手一甩便将陈威连人带棍甩飞了出去,直到十几米远撞到墙角才轰然止住去势。

    “啊……”而陈威却在茫然之中被人轻飘飘一甩便飞出老远,在飞行的过程中,陈威那是惊恐万状,一阵腾云驾雾后,便化成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晕死了过去。

    而来人当然就是刘凡了,他一走出门口便见到温俊被打倒在地上,紧接着又看到陈威举棒向他的脑袋打去,霎时间也不顾惊世骇俗,施展缩地成寸,一个跨步,瞬间便来到了温俊的身前,替他挡住了致命的一击,如果小舅子在自己面前被人重伤,或者打残,那他这个大罗金仙也就不用混了,就算他不在意,也会被温婉埋怨死的。

    此时那黄龙帮的小混混们也开始惧怕起刘凡来,都纷纷不约而同地后退几步,甩手间便将一百多斤的活人给扔到十几米外,这可不是普通人做得出来的,这些混混虽然不入流,却不是傻子,当然看出刘凡是个危险人物了。

    “刀疤哥,就是他,早上就是这小子把兄弟们给打了,你可要为我们报仇啊。”这时一个脸上贴着几道创口贴的小混混看到刘凡出现,便愤愤不平地对刀疤刘说道,而这说话之人可不就是早上被刘凡打的那个小头目八哥嘛。

    “小子,你是那条道上的,你可知道刚才被你打晕的可是区警局陈局长的公子,你就等着牢底坐穿吧。”刀疤刘虽身为黄龙帮帮主,自认为也学过两下子,但想将人轻易甩飞十几米他是做不到,也知道自己不是刘凡的对手,于是黑的耍不过,便来白的,这世道就算是高手听到“警察”两个字都会本能的畏惧,所以他是想用陈局长的名头来压刘凡,只不过他显然是打错算盘对错人了。

    “哟!又是一个什么局长,上梁不正下梁歪,反之也是一样,儿子都是这个德行,做老子的也好不到那里去,不用想都知道是个[***]份子,而且什么时侯当官的也开始混黑了,不过不要紧收抬完你们这些小蹩三后,我自会去找那什么局长,所以今天你们来多少人,都得给老子横着出去。”刘凡一听又是局长之名,顿时不屑的说道,别说是一个处级的局长了,就是省部级官员刘凡也是照打不误。

    要知道倒在刘凡脚下的高官可不少,远的不说,就上一次的沪海官场大地震,一个正部级大员便被他整倒了,顺带着还有一大窜官职大小不一的官员不是被撸帽子,便是下大狱,所以对于刘凡来说,一个局长还真不够看啊。

    (今晚总算是没有失约,将昨天欠的一章补了回来,请大家多支持,求鲜花,求收藏,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