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三章 悲催的刀疤刘(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以一己之力,迅雷不及掩耳般三下五除二便将那十几名黄龙帮的小混混打倒在地,那强悍的身手不仅让这些小混混惊骇莫名,更是令温俊好一阵眼热啊。

    “你……你别过来,大侠?大哥?大爷,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也是听命行事,一切都不关我的事啊。”刀疤刘眼见刘凡这个他眼中的煞星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来,以为刘凡要对他下手,顿时亡魂丧胆,忙不迭地拖着受伤的腿在地上慌忙地倒盘爬着,此刻他恨不得自己有地遁术,好让自己可以远离刘凡这个煞星。

    刀疤刘虽然是所谓的黄龙帮帮主,但这个帮派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帮,上下也就只有一百多号人,要不是上面有陈威当局长的老子罩着,恐怕早就被别的帮派吞并了,不过就算是如此,刀疤刘这样的人也长不了气候,上面有人罩,却只能守着自己的几条街,可真够窝囊的,偏生他为人还嚣张得不行,所以今天踢到刘凡这块比钢板还强上无数倍的妖孽也算是他倒霉。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只不过你今天倒霉罢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这时刘凡漫不经心地一步一步向刀疤刘走过去,一看他那个熊样,刘凡不由得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

    “我……我……”刀疤刘一听到刘凡还不入过他,顿时魂不附体,急急巴巴地“我”了半天也放不出个屁来,就他这个窝囊样也能当一帮之主,不知道是帮从的幸运还是他们的悲哀,若是有人想反他的话,估计十有八九成功,可要是继续跟着这样的人,那可就别想有出头之曰,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帮主都这么窝囊,小弟也硬气不到那里去。

    “怕了?就你这样的也能混黑,我看干脆将帮派解散算了,你这样的人也是黑社会,那是白瞎了这个光荣的职业。”刘凡凝神一看,便见到刀疤刘的裤底有一些水迹,真没想到五大三粗的一个大男人,居然被自己吓得尿裤子,愧他还叫刀疤。

    “我……我也不想出来混啊,可是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听人家说黑社会好赚钱,所以我才……才混这行的,不过你放心,我回去后一定将帮会解散了。”刀疤刘一听刘凡的话,煞时间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但是人为砧板,我为鱼肉,那里论得到他不低头啊,所以只好从黑得滴出水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只不过这笑脸比还真他妈哭丧的难看,再加上脸上那道疤,就更显滑稽了。

    “解散好啊,免得误人前程,那秦家欠你的钱……”刘凡当然不会相信刀疤刘的话了,他们这样的人最是没有江湖道义,估计一走出这个门,他又开始活泛起来了,不过刘凡对于这样的小喽啰是没多少兴趣的,只要将温家的隐患消除就可以了,所以他现在向刀疤刘索要秦卫东那二十万的欠条。

    “哦!那二十万就免了,只希望先生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小的就感激不尽了。”这时的刀疤刘只要能少受点罪他就烧高香了,那还敢向秦家讨债啊,现在是刘凡说什么,他也只有点头的份,那里论到他说个不字啊,最要紧的是能逃过一劫再说,虽然二十万让他很肉痛,但是有钱也要有命花啊。

    “这……这是那秦卫东签的那张欠条,大爷您收好。”说话间刀疤刘便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A4纸来,随即递了过去,此时他那还敢靠近刘凡啊,只得将欠条高举过头顶。

    “咻……”刘凡也不看刀疤刘那熊样,随手一招,那张欠条便犹如被什么力量吸引一般,“咻”地一声便自动飞到了刘凡的手中,这时刘凡打开一看,最下角确实有秦卫东的签字,只不过错款的款项不是赌债,而是以借贷货款的明目出现,说白了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完会就是糊弄人的,估计这条子真打起官司来,还真没有多少约束力,也不能作为凭证。

    而刘凡的这一手却是彻底的震撼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如果之前黄龙帮那些人还有一丝侥幸心里的话,估计就算回去之后,也不敢对刘凡有丝毫的报复心里,开玩笑,现在这些小混混宁愿一个人拿着砍刀去跟别的帮派对砍,也不敢惹刘凡这个便态,跟人对砍说不定还有赢的可能,找刘凡的麻烦那是在自己找虐。

    他们可不傻,不过刘凡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刚才这一招也是他有意为之,目有就是想震慑这些人,让他们怕他怕到骨子里去了,这样他们也就不再找你麻烦了,当然不是刘凡怕麻烦,而是他讨厌麻烦。

    “那个谁,你过来看看这不是这张欠条。”看完欠条,刘凡抬头顺手招呼秦卫东过来看下欠条的真伪,而后者一听刘凡的话,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他怎么也想不到刘凡这么轻松便将自己推入绝境的事给办妥了,高兴之余却又开始兴奋起来了,刘凡这样的举动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他将自己也当一家人呢。

    “就……就是这张,没错!那个签名确实是我写的。”秦卫东伸过头来看了一眼欠条下面那个如狗爬一样的签名,立马满脸堆笑道,接着便想伸手将欠条拿回来,却不料刘凡不着痕迹地将欠条横移开来,随后又重新折叠起来,麻利地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嘎……”秦卫东原以为刘凡叫他过来是想将欠条还给他,却不料刘凡竟然将欠条收了起来,一时间一只手伸在半空好不尴尬,此时感觉就像是喉咙被卡住了一样,身上的动作嘎然而止,同时脸色不停的变幻,时而涨得通红,时而气得铁青,跟川剧玩变脸一样的精彩。

    “欠条我会交给温阿姨保管,什么时侯你觉得自己像个人,再还给你,不然你就等着再次被人追债吧,你知道我的手段,如果你不努力工作挣钱偿还的话,哼哼……”刘凡这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吊住秦卫东,就像一把利剑一样挂在他的头顶上,让他不得不去工作,这也算是为秦老太解决一个心病,儿子不孝没什么,最起码不再赌钱败家就行了。

    “我……我一定不再去赌了,我保证今后会好好做人的!”秦卫东被刘凡最后那一声冷哼吓得不停地打哆嗦,额头更是冷汗淋漓,整个人蹭的一下子站直了身子,那敢有所怠慢,连忙向他做保证,刚才刘凡打人的场景可是依然历历在目,他可不让为自己的骨头比那些小混混还硬啊,再则说经过这次的事后,秦卫东要是还这么败家的话,估计不用刘凡收拾他,早被家里人扫地出门了。

    “嗯!你的保证我就先听着,你要还有点良知的话,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刘凡对于秦卫东的保证保留意见,只是轻轻地扫了他一眼,便径直转过身来,继续向刀疤刘说道:“你……打电话给告诉姓陈的局长,限他二十分钟内赶到温家,如果迟到一分钟,就等着给他儿子收尸吧。”

    “呃……您不是说拿到欠条就放了我们吗?怎么还……”

    “嗯?”

    “好……我打,我打……”

    刀疤刘原以为这一劫总算过了,没想到他的心刚放下一点,一听刘凡的话心又被提到嗓子眼了,跟玩过山车一样,心情大起大落的,再来几下说不定他得精神病院,刚说不到两句话,却又被刘凡冷眼一瞪,顿时吓得他七窍魂不附体,忙不迭地安着刘凡的意思,拿起电话给陈威的老子拨打了电话。

    (最后工作忙,所以更新都有些晚,还请大家见谅,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