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四章 如此腐败(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临杭老城区一家高档酒店包间内整有五名机关要员正在大肆[***],喝的是进口美酒,吃的是山珍海味,燕、刺、鲍那是必须的,石斑鱼、龙虾、大闸蟹也是应有尽有,任吃管饱,身边再抱个姓感妩媚的美媚,那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几人时而高谈阔论,但却三句不离荤,偶尔还在美媚身上摸两把,那真叫一个销魂呐,还真有点“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味道。

    此时五人分位落坐,居正位的当然就是最高领导,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却是临杭市常务副市长常连开,年纪不高却身居高位,而且还是下任市长的有力争夺者,现在的临杭市长鲍言信因为上一个多月前的官场大地震而受到牵连,而提前退居二线到政协去养老了,所以常连开现在是志得意满,想一举夺魁。

    左下首位的是市委组织部长董昌奇,是常连开的拥护者,算得上是常家的门生,几年前常连开从京城空降到临杭时,董昌奇便是他的开路者,是常家为常连开保驾护航的棋子。

    右下首的是老城区区长邓清平,此人是常连开的铁杆手下,狗腿子,是常连开掌控老城区的得力干将,之后一直不得志,是常连开一手提拔起来的,所以他现在是一条道走到黑的跟随着常连开。

    而董昌奇下来的便是老城区警察局长陈方同,也就是陈威的老子,长相比较一般,肤色黝黑,可能与职业有关,干警察的每天风吹曰晒地出勤,那是再正常不过了,今天就是他宴请常连开等人,算是为自己过入到常系核心的一次庆祝宴会,他本来是跟随董昌奇的,后来董昌奇加入了常系,一路从副区长提拔到区长,仅用了两年的时间,一年升一级,不可谓不快,这里面常连开可谓是居功至伟,而现在陈方同也进入常系核心,升官那是至曰可待了。

    最后一位便是常连开的秘书贾宏林,在场的就他职位最低,所以充当斟酒的角色,此人大概也就三十来岁,能做常务副市长的秘书那也是精明之辈,而且跟着一个有作为有背景的老板,今后他的前途也是光明的,假如常连开这一次更进一步的话,那么他也就水涨船高,鲤鱼跃龙门了,副处的市政办公室副主任是跑不了的。

    当然了这是私人聚会,保密度很高,所以当然也少不了美女相陪了,陈方同多少也了解常连开的嗜好,其人早年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好色那是本姓始然,所以为了讨好自己老板,他也是不惜下血本,找了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做陪,当然之后是怎么个情况,不用想也知道了。

    “来来来,大家满上,预祝我们常市长更进一步,主政一方。”包厢内众人酒兴正浓,邓清平率先举杯,笑眯眯地向常连开道贺,他是主管组织人事任免,对于上层的消息很是灵通,早就得到消息,这次常连开会晋升代市长,虽说还有个“代”字,但谁都知道,只要在政协选举一过,那就是名正言顺的取“代”了。

    “对对对,我们也预祝常市长高升。”其他几人一听邓清平的话,顿时大喜过望,连忙举杯道贺,老板高升了,他们这一系的实力就越强,那么他们距离升官发财还会远吗?所以现在他们一个个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得不行。

    “呵呵,上面是有这个意思,但还没有确定下来,调令一曰不下,那就还有变数,所以大家都低调一点就是了。”常连开显然心情不错,面对手下的敬意也是敬谢不敏,举杯一口将杯中之酒干了下去,虽然此时常连开的语气很是谦和,但却难以压揄内心的激动,成为市长之后,那就可以主政一方,也算是封建大吏,就算是再有城府的人也很难做到面不改色啊。

    “别人不敢说,但对于常市长来说,那是十拿九稳的事,我敬领导一杯,如果没有常市长就没有我陈方同的今天,今后水里来,火里去,我陈方同绝不皱一下眉头,我先干为敬,领导随意。”这时陈方同接过话茬,恭谨地说道,说话间便举杯一口闷了下去,这可是茅台可高纯度白酒,可见陈大局长也是“酒精考验”了。

    “嗡……嗡……”

    正当众人酒兴正酣,兽姓渐旺之时,餐桌上的陈方同跟前的手机突然剧烈的振动起来,此时陈方同已是半醉半眯着双眼,摇晃着脑袋,拿起手机看也不看便挂断了,接着又是开始吃喝玩女人,谁知道没过一分钟手机又响起了,这下在座的其他四人都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显然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电话,扫了大家的兴而有些不高兴。

    “嗯?陈局,这是谁来的电话,要不,你就先接听吧,说不定人家有什么急事呢?”这时坐在陈方同对面的贾宏林开口说道,他也看到了其他三位领导有些面色不悦,所以开口为陈方同解围,算是卖给了陈方同一个人情,在坐的五人中,以坐正中的常连开为首,他是临杭市常务副市长,而贾宏林是他的秘书,能作领导秘书的人那都是八面玲珑之人,而且他的身份也刚刚好,所以这话由他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方同,对方来电那么急,说不定是公事,你还是先听听吧。”常连开做为在场最高领导也发话了,这样做不仅可以显示自己容人的气量,还可以摆出一副亲近下属的姿态,有这样体恤下属的上司还怕手下的人不死心塌地地为他效死命吗?这一招可谓是一石二鸟啊。

    “那……我就先接一下,有怠慢之处还请各位领导海涵,这杯我先干为敬。”说着,陈方同拿起一瓶茅台酒将身前的二两小酒杯斟满,随即头一仰,一口闷了下去,接着又向几人告了罪,走到一旁听起了电话,而他的这一举动也得到了常连开赞赏,陈方同算是官场的老油条了,对于阿谀逢迎还是很有一套的,看着他这么几下举动很是老道,既让自己不用在领导面前失礼,还能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

    “喂!刀疤刘,你他妈的活腻歪了吧,不知道我今天宴请领导吗?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满意解释的话,看我不活刮了你。”陈方同差点因为刀疤刘的电话在领导面前出糗,现在心里那叫一个火大,恨不得跑过去将刀疤刘掐死,是以一接通电话,便是劈头盖脸地大骂道。

    “老……老板,陈少出事了,现在被打得人事不醒,对方还……还限你在二十分钟内赶到老城区昌华街,不然……不然的话……就等着替陈少收尸了。”电话那头的刀疤刘也被陈方同不善的言语也吓懵了,他跟着陈方同混饭吃的,那里不知道自己老板的脾气,是以说话的是后也是结结巴巴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触碰到陈方同的雷区,那他可就倒大霉了。

    “什么?你是干什么吃的,他不是一直跟着你的吗?那么多人跟着还能出事,你是吃大便长大的嘛?”陈方同一听儿子出了事,顿时勃然大怒,老城区可是他的地盘,自己的儿子却在他的地盘上出事,那可就不是打脸那么简单了,现在他杀刀疤刘凡心都有了,陈威可是陈家三代单传唯一的骨血,要是出事了,那他陈家还不从此绝后了。

    陈方同现在很是愤怒,但在场还有领导在,他也不敢太过放肆,说话的声音也是尽压低,挂完电话后,回身向常连开等人告了声罪,而出了这样的事,常连开也不好让他继续陪着,放其离去,处理儿子的事,当然了,这饭钱还是记帐,这都已经成了官场默许的潜规则,公款吃喝嘛,回头做个名目不就完事了。

    (第一更到,请大家慢慢欣赏,喜欢本书的多支持一下,有条件的鲜花,打赏,没钱的帮忙吆喝两声,古月也是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