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十九章 高层的反应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特勤总部位于京城中南海西郊玉龙山中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相传是清朝某位亲王的府邸,院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假山溪流相映成趣,汇流成塘,塘中荷叶田田,鱼儿嬉游……

    此时庭院内正有不少行色匆匆的军人在忙碌着,周围却极为安静,只能听到人们行走的脚步声,每个人都是神情严肃,庄重,庭院到处都是岗哨,在阴暗处甚至还有不少暗哨,每个想要从外面到达庭院内的人都必须通过层层关卡,验明正身后才能放行。

    这时庭院门口来了一辆军装越野车,从车内走下来一位身穿少将军服的中年男子,大概只有四十来岁,体型魁梧,脸形方正如刀削,眼神中偶尔射出内敛寒光,这名男子便是华夏龙组组长镇东山,是一位古武者,有天阶下品的实力,在今天清晨接到来自龙烟雨的电话,听完她讲述了这次任务的过程后,便匆匆开车来到特勤总部,而后经过重重检查来到一架电梯门口,取出特制的卡片在刷卡处轻轻一划,电梯门便打开了。

    镇东山跨步而入,直下地下十层,没多久便到达目的地,顺着通道走出来,却原来这里别有洞天,但见一个有几千立方的空间出现在眼前,里面不时有工作人员忙碌地工作着,还有校场上比武的人群,各式各式先进的锻炼器材,不时还传出“砰,砰,砰”的枪击声,和比武场的叫喊声。

    而这一切都好像与镇东山无关,只见他直往最里面的一个办公室而去,他轻敲了几下门,就听里面传来一声苍老而浑厚的声音,“请进”。

    待得办公室内人同意后,镇东山又推门而入,恭谨地敬了个礼说道:“首长,此次派去上海执行任务的四名龙组成员已经有消息了,清晨龙烟雨打来电话说这此任务他们只拿到了一部分的核心资料,由于我们的情报有误,他们遇上了十六名伊贺派忍者,其中有十五名中忍和一名上忍,他们一路被追杀到了上海郊区一个废弃工厂里,在被围杀的过程中,秦风和杜海涛为了掩护龙烟雨撤退都牺牲了,而王国正也只剩下一线生机。”

    “什么?情报有误致使我龙组损失三员精英,这情报部门是干什么吃的,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说话之人便是掌握国家安全的特勤总长龙绝天上将,古武高手,其实力已达到了天阶巅峰,乃是华夏五绝高手之一,由于功力高绝,岁月并没有在这位年过七旬的老将军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童颜鹤发,只是声音略显苍老,他曾参加过抗战,抗美援朝和对越反击战,他戎马一生,打过大小数百次战役,是华夏国硕果仅存开国将领之一,也是华夏国一根定海神针,咋听由于情报的不准确而造成龙组减员,顿时勃然大怒。

    看着龙绝天如此愤怒,镇东山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随后又继续说道:“首长,后来出现了一位神秘的年轻高手,此人不到二十岁,但实力非常强悍,能够凝聚真气成剑,瞬间便杀了十五名中忍,剑气的威力相当恐怖,直把那水泥地轰得坑坑洼洼,而后还与那个上忍召唤出来的式神进行肉搏战,打得那乌鸦天狗毫无还手之力,最后更是召唤出雷电将其轰杀成灰,以我的推测此人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神级高手。”

    “而且此人不但武功高绝,医术也是出神入化,本来秦风和杜海涛已经气绝生亡了,但不知他用了什么秘法将两人又救活了,而且还让他们功力更进一步,从人阶巅峰直接就提升到了地阶中品,而王国正更是达到了地阶巅峰,只要稍微巩固,不出一年就能跨入先天之境,达到天阶水平。”说完话镇东山眼中满是狂热和兴奋。

    “神级高手?这样的人才如不能为国家所用,那就真是暴殄天物了,东山你马上派人去接应他们四人,还有尽快调查这位神秘高手的来历。”一向雷厉风行的龙绝山立马下令,眼中不时并发着骇人寒光。

    一个多小时后,镇东山再次来到了总长办公室,而刘凡的一切资料也都呈现在了龙绝天的面前,从他几时断奶,几时尿床,……到现在所读的大学,事无巨细的罗列了出来,如果刘凡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害羞得想去跳河的,这同样也可以证明华夏国的情报部门是何等的强大。

    “刘凡,十八岁,孤儿,是由杭州玉皇山下刘家村的一位老郎中抚养长大,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只能说是很平庸,不过在今年的七月份失踪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点无法查出他的去向,到八月二十八号到复旦大学读书,期间曾用医术救过一对出车祸的母女。”看着刘凡的资料,龙绝天心里在不断盘算着,如何才能让刘凡为国所用。

    于是对镇东山寻问道:“从资料上来看,刘凡此人还是心地纯良的,而且不乏爱国情怀,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他加入龙组呢。”

    “首长,我看这事有点悬,在小雨的汇报中,她说这个刘凡喜欢自由,不习惯让那些条条框框束缚着,像他这样的高手都是很高傲的,除非用亲情来打动他,不然我们别无他法。”龙绝天说的方法镇东山也想过,可是好像都不太现实。

    “首长,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您肯不肯了。”这时镇东山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条好计,于是便想跟龙绝天说,可又担心被骂,所以才想着征求一下意见。

    “说!只要对国家有利的事情,我龙绝天豁出老命也要办到。”对于一生为国家出生入死的老将军来说,没有什么比国家利益还重要的了,说出的话也是无比霸气。

    “就是美人计,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小雨不是您孙女嘛,而且长得又是倾国倾城,所以……”听着龙绝天那霸气的话,镇东山也是热血沸腾,便将自己所谓的绝好妙计说了出来,只是到最后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此时自己首长正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而龙绝天听了镇东山的话后有些愣神了,想到自己那个人称火爆魔女的孙女,他就头疼了,这丫头从小让宠坏了,到处惹麻烦,京城里面可是有不少高官子弟都让她作弄过,而那些人又畏惧她的家世,不敢对她怎么样,于是这样更助长了她的气焰,慢慢地她的姓格也就变成现在这样火辣暴力。

    “嗯!找个人管管那丫头也是不错的,行,就这么办,我现在去向主席会报此事,你先去把事情办妥了。”这时龙绝天摸着下巴想了一会,便下决定了,于是刘凡和龙烟雨就这样被乱点了鸳鸯谱了。

    随后镇东山也去执行他所谓的招揽人才大计去了。

    而我们的刘大仙人还不知道他的老底已经被人抄了个底朝天,现在还在宿舍里蒙头大睡呢,昨晚他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还好陈刚三人喝醉了酒都在睡觉,所以也没惊动其他人,连衣服都没脱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而且还做上了美梦呢,脸上露着笑,嘴角不时地还流着口水。

    清晨,一缕明媚的朝阳从窗户射到了刘凡的脸上,当他睁眼看到了让他吓一跳的一幕,却是在刘凡做美梦未醒的时候,陈刚三人看他笑得那么龌龊,于是三人便凑过去研究一下,看着刘凡醒来,三人就用似笑非笑,很是暧昧的眼神盯着他。

    “老三,梦,美吧,想什么好事啦,给咱哥仨说叨说叨。”

    “是啊老三,你看你连睡觉都笑得那么龌龊,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还有啊,三哥,你昨晚可是很晚才回来的,是不是昨晚把那个谁给那个啦。”

    “大家都是兄弟,我们也是想跟你取取经嘛。”

    “嘿…嘿…快从实招来,不然别怪兄弟们大刑伺候。”

    ……

    刘凡一睁眼就听见这哥仨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当说他流口水时,手还不由自主地往嘴边擦了擦,结果他还是没搞清楚状况,于是问道:“你们说了一大堆,我还是没听明白你们说什么。”

    “哎呀,还不承认,兄弟们,行刑。”说完三人就将还一脸茫然的刘凡压在床上,一个劲地往他身上扑去,就像叠罗汉一样将他死死地压在下面。

    “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那个宁琪去开房了。”

    “说,有没有戴安全套,还有昨晚几次郎了。”

    这回刘凡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举手投降地说道:“我说,我说,你们快起来,不知道我都快憋死了,我昨晚是送宁琪回去了,不过是送到宿舍就回来啦。”

    “真的,那你昨晚那么晚回来又是怎么回事呢,肯定有歼…情。”一向以情圣自居的张毅挤眉弄眼地插嘴道。

    “这个真…没有,我不是回来晚了进不来嘛,于是我就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睡了几个小时,清早才回来的,那时你们还酒醉没醒呢。”这时刘凡就有些心虚了,他昨天才跟宁琪确定关系,那这算不算有歼情呢。

    “老三,你不老实啊,你看你说话都有些心虚了呢,还在外面睡…了几个小时呢,嘿嘿,还是招了吧。”陈刚也是怪腔怪调地挤兑刘凡。

    “好吧,你们赢了,那我可就说了啊。”这下刘凡也唬弄不过去了,于是很是隆重地说道:“嗯喀!兄弟们,现在我郑重地向大家宣布:我恋爱了。”

    “呃!就这样了,没啦。”这下场面有些冷场了,三人听了刘凡的话都是一脸怪异。

    “是啊,没啦,难道我恋爱了你们不高兴?”这时刘凡也看出了其他三人情绪不是很高,但同样摸不着头脑,于是一脸无辜地问道。

    “扑哧,哈哈…”这时三人看到刘凡一脸诧异的表情,实在是忍了住地笑了起来。看着三人都是捧腹大笑,刘凡那还不知道让三人给耍了啊,不过他也不在意,反而觉得这样更能增进兄弟间的友谊,也是笑着一起打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