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小辣椒温依(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嘭……嘭……”特警很是粗暴地将温家的大门踢开,原本残破不堪的大门不堪重击,瞬间轰然歪斜着倒在地上,随后几十名警务人员鱼贯而入,进到了温家大……

    “是谁?是那个龟儿子敢动我儿子?”陈方陈一进温家大门,便扯开那破铜锣般的大嗓门,很是嚣张的大吼道,一见躺在地上的刀疤刘,登时小跑过去,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再次大声吼道:“刀疤刘,你这个混蛋,我儿子现在在那,快说啊,不说老子枪毙了你。”说话间,陈方同从身上掏出一把黑色的警用手枪,抵在了刀疤刘的脑袋上,登时将刀疤刘吓得魂不附体。

    “咳咳……在……在那呢!”刀疤刘战战兢兢地指着墙角边的陈威,惊骇地说道,他的衣领被陈方同揪着,卡住了喉咙,所以拼命地咳嗽着,又被他用枪顶着额头,一下子吓呆了,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

    “龟儿子的,要是我儿子有事,老子让你陪葬。”陈方同顺着刀疤刘所指,果然找到了儿子陈威,一见他只是昏迷过去,登时心也放下了不少,随即用手拍打了几下陈威的脸,嘴里还不停地喊道:“儿子,儿子,快醒醒啊,你可千万别吓老子啊。”

    可惜喊了半天陈威都没有醒过来,这下子陈方同心里就慌了,使劲地掐人中,不停地用力按压陈威的胸口,这可是家里三代单传,要真出了什么事,那他陈家可就绝后了,这也无怪呼陈方同一听儿子出事,便火急火燎地赶过来,甚至还弄出这么大有动静,连特警队都出现了,这泥马的不知道的还有以是有恐怖袭击呢。

    “咳……咳……啊……别打,别打我啊……”没过一会,陈威便转醒过来了,也难怪?他本来就只是被打晕死去,被他老子这么一翻折腾,不醒那才是怪事呢,只不过他此时的意思还停留在被刘凡一甩的恐惧当中,一醒过来便惊慌失措,口中更是语无论次。

    “啊……乖儿子,你总算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你别怕,一切有老爸给你做主。”陈方同一见儿子醒过来,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同时也让他大大松了口气,不过转念间他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愤怒起来了,而从他的话中也可以看出他对这个儿子可谓是宠溺得不行,居然不问缘由便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儿子与黑帮搅在一起,讽刺的是老子还是警察局长,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典型的黑白勾结。

    “爸?真的是你啊,你要为我做主啊,那个小白脸他居然敢打我,我只不过到同学家串门,结果却被他一脚给踢晕了,你可以好好教训他,最好是将他的手脚打断。”陈威一见来人是自己的老子,登时好像找到了组织一样,一手指着不远处的刘凡,便开始颠倒黑白地向自己老子哭诉,只不过那眼里没有泪水罢了。

    “你放心,谁打了你,我就要谁付出代价,哼!”陈方同顺着儿子所指,便见到刘凡此时正一脸玩味地看着自己父子煽情的表演,顿时勃然大怒,身子一摆,颐指气使般吼道:“来人,将这小子给老子抓起来,此人蓄意伤人,聚众斗殴,带回去审问一翻,看这人贼眉鼠眼的说不定还是什么通缉嫌疑犯之类的。”

    “嗯?”这时与陈方同一起同来的那些武警们听完他的话,顿时不由得愣住了,这泥马的简直就是公报私仇,分器私用,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美其名曰通缉嫌疑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只不过这陈局长做得也太明显了吧。

    竟然居然睁眼说瞎话,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是陈公子觊觎人家小姑娘长得俏,上门抢人,结果被人家给打了,这地上躺着的人他们可是认识的,全是地痞流氓,没一个好的,你见过有人上门坐客带这么多流氓的吗?他们作为陈方同的手下,当然知道陈威那德行,尽管警察中好些人尽管不是很乐意为陈威擦屁股,可谁让自己领导是他爹呢,在这个拼爹的年代,伤不起啊。

    现在的工务员可是很难考上,就算考上了没有背景也是白搭,如果就因为这事没办好,而惹到陈大局长不高兴,指不定领导天天给你小鞋子穿,曹键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只是一次得罪陈威,便从风光无限的区刑警队长被排挤到了交警队去压马路去了,所以现在局里是人人自危,一听到陈方同的命令那敢违背,瞬间便有两名持枪的警察走上前去,想将刘凡抓住。

    “慢着……”可当两名警察刚走到刘凡跟前几步时,却听到一声娇喝声响走,随即便见到一个娇小的身躯挡在了刘凡身前,定睛一看这不是温依还有谁啊,姐姐温婉出门后,她便一直躲在房门后面偷看,一见陈威居然颠倒是非,顿时气得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冲上去扇他两巴掌,后来一见情况不妙,便匆匆跑出来阻挡警察抓人。

    “陈威,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自己没本事就找人来要挟我做你女朋友,现在居然还颠倒是非黑白,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了,就你这种人也配各我谈朋友,我呸……”温依一出现,便破口大骂起陈威来,还真不愧为小辣椒,果然是够火辣的,只要是个男人听到这种话,那是要多伤面子,就有多伤面子,而在自己老子身边的陈威一听这话也是脸色大变,一下子变得铁青,可却无法反驳。

    “小姐,请人让开,否则告你妨碍公务,阻挠警务人员执法,如果你不想到拘留所待几天的话,最好闪到一边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刘凡跟前的其中一名警察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懂不懂说人话啊,说谁是小姐呢,你们全家才都是小姐呢,不客气又想怎么样,难道你还能开枪打死我啊,来啊,来啊,姑奶奶是厦大的,你要跟我客气的话,你就是我生的。”面对警察言语不善的诘问,温依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挺起胸膛与两名警察对持起来,嘴下更是不饶人,不过刘凡却从她微微颤抖的娇躯可以看出,她现在心虚得很,之所以态度还那么强硬,估计也是一时脑门发热,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随后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两名持枪的警察,换了谁遇上谁都会心虚。

    “你……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哼!”这名警察被温依这么一责问,一时间气急,脸色阴晴不定地不停变换,眼中更是闪现出一抹暴戾的目光,接着举起枪托便向温依的头上咋砸了过去。

    “啊……”而温依也没有想到这警察居然说变脸就变脸,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向自己袭击而来,两人距离不到三十公分远,而对方的打击又那么快速,温依跟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只凭本能地将双手捂着脑袋,同时被吓得闭上了眼睛。

    “咔嚓……”

    “嗷……啊……”

    “嘭……”

    正当温依以为再劫难逃之际,却发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是听到了几声什么东西碎裂的脆响,接着又听到了几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心下不由得好奇起来,慢慢地挣开双眼一看,却没有见到刚才想打她的那个警察,倒是见到别外一名警察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身旁的姐夫看,而且好像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再抬眼环顾四周,却发现在自己家的墙角边见到了刚才想打自己的那名警察,此时正满地打滚,不停地哀嚎着,其中一只左手不知被什么人给捏得变了形,那模样好不凄惨。

    (今天接到网站通知,说是本书要上“作者访谈”,要求古月写一篇访谈稿,所以今天的更新才会这么迟,还请大家谅解,欠一更,明天会补上的,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