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四章 老郎中的遗书(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进入爷爷的卧室便想起了那个令他挨打挨骂的宝贝箱子,不由得心下好奇,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宝贝能让爷爷那么紧张,想到这里,刘凡低下了身子,将手探入了床底下,便见到床角边上正躺着一个半米见方的大木箱子,这便是平时刘老郎中存放贵重物品的箱子,想不到事隔好几年还在,倒是令刘凡大为欣喜。

    “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宝贝,让爷爷这么紧张?”这时刘凡很轻松地将大木箱从床底下提了出来,心里却不禁好奇起来了,随即打开一看,道先看到的却是扬起的一阵灰尘,诺大的箱子里却只有几个一些残破不堪的书籍,以及一大堆旧衣服,这不禁让刘凡大失所望,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看来当然他那顿打算是白挨了,不过这也算是爷爷的遗物,所以刘凡当下将衣服与书籍重新整理了一下,却没有想到,刚刚拿起一本书籍抖了一下上面的灰尖,却从书页里面掉出来一个信封,而且信封赫然写着“吾孙刘凡亲启”几个字样,这倒勾起了刘凡的好奇心。

    刘凡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信封,嘶开封印里面果然有一页旧信纸,一看之下却是令刘凡惊骇莫名,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因为这里面赫然写着的是关于刘凡的身世之迷,只见信上写道:“小凡,当你见到这封信时,估计我早已不在人世,这么多年来我们爷孙俩相依为命,曰子虽然过得清贫,但也算怡然自得,你自小体弱多病,爷爷用尽毕生所学也未能将你治愈,实乃爷爷一生中一大憾事,爷爷自知命不久于人世,所以特写下这一封遗书。”

    “你小的时候总是问我自己的父母是什么人,但爷爷却总是拿其他借口来哄你,其实爷爷那是舍不得让你离开,我怕那一天你的亲生父母回来将你接走,我这样做是不是很自私,但每次你在我怀中里喊着闹着要去找你亲生父母时,我心里就慌得紧,记得你十岁那年有一天你偷偷跟到卧室将床弄塌了,那时侯爷爷怕你发现了箱子里的秘密,所以才不得已打了你一顿,你可知道爷爷那时侯有多心疼吗?”

    “……当然我将到沪海出诊的时侯,无意间在一处孤儿院门口发现了当时还在襁褓中的你,当时天寒地冻的,而当时的你也正在发高烧,我一时生出测隐之心,便将你带回家里抚养,那时侯你身体很虚弱,又是发高烧的,眼看着就快不行了,是爷爷一个人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将你从死神手中拉回来……”

    “……看着你一天天的长大,爷爷这心里就越是不安,怕那一天你将离我而去,可现在爷爷已经是将死之人,不得不将这些告知于你,在卧室床底下的那个箱子底下,有当年你父母留也你的物品,其中有一块龙凤玉佩,还有当时裹在你身上的衣物,当时上面还有很多血迹,我想是当时你才刚生下来,便被人抱走,放在孤儿院门口的,可能是你的父母遭遇到了什么危险,所以才不得不将你寄放在孤儿院的,所以小凡,千万别去恨你的父母,也许他们当时是身不由己……”

    “……另外爷爷也从很多古医书上找到了医治你的病的方法,根据上古医书记载,你乃是九阳绝脉,需要极阴之药物方能与你体内至刚至阳的绝脉相抗衡,可惜爷爷找了整整十年也没有找到极阴之药,也许是现在天地间的灵气稀薄,无法孕育出极阴的天材地……”

    “……后来我听老朋友说起武林中有一门神奇的武功秘籍——欢喜禅功,可以调和阴阳之道,靠吸取女子体内元阴修练自身,此功法出自藏西密宗佛教,但在抗战时期就已遗失了,于是爷爷又打听到了华山派的紫霞神功亦有导引体内阳气的功效,所以爷爷约了两位好友一起上华山偷书,却没想到被当时的华山派大长老发现了,结果我那两位至交好友欧阳哲与西门笑为了掩护爷爷离开而命丧当场,而当时爷爷也被震断了心脉,命不久已,若是他曰有机会去到京城必当报答这份恩情……”

    信还没有看完,但刘凡此时已是泪流满面,从小刘凡就在老郎中的百般呵护下长大的,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爷爷居然是为了自己而身受重伤,最终不治身亡,怪不得爷爷经常一出门就是十天半个月的,有时甚至更久,而几年前最后一次出门却带伤而归,原来一却都是为了自己,可那时侯的自己却还一直埋怨爷爷丢下自己不管,真是该死啊,子欲养而亲不在,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怪只怪那时的年少无知。

    “爷爷,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刘凡拿起从木箱中拿起一本古书来,上面还染着发黑的血迹,这书的封面赫然写着《紫霞神功》几个篆体字,这就是爷爷以生命的代价换来的秘籍,看着上面黑色的血迹,刘凡内心没由来的一阵抽搐,仿佛那血迹像冷厉的刀子一样,重重地扎在了他的心窝上,撕心裂肺般的伤痛,也让刘凡清醒了过来。

    紧接着刘凡慢慢地将古书籍与旧衣物都清理了出来,在最底下发现了一个包裹,这便是刘老郎中所说的关于刘凡父母的线索,刘凡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却见里面裹着的是一张金丝边的绸缎,显然不是凡品,十几年前能用这样材质的绸缎,那都是顶有钱的人家,上面还留下不少血迹,由于时间长了,血迹早已变成黑色的了。

    而在绸缎的中间还有一对碧绿色的玉佩,一只雕龙,一只刻凤,雕刻得栩栩如生,极为传神,估计是出自名家之手,显然是夫妻间的定情信物之类的,看着玉的质地也是高档货,老坑出产的玻璃种翡翠,入手润泽细腻,还有丝丝的暖意,不过在刘凡眼中却也只是普通的玉石,而在玉的背面还雕刻着两个字,龙佩上的是“凡”字,凤佩上的是“羽”字,估计是刘凡父母名字中的其中的一个字,或者两个字是刘凡本来的名字也说不定。

    以前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刘凡天天吵着嚷着要去寻找,现在终于有了线索了,刘凡却反而平静了下来,这倒不是刘凡现就不想找自己的身世,而是他已为大罗金仙,对于这些反而是看淡了,一切随缘吧。

    收拾好心情,刘凡便将爷爷刘下来的遗物都整理了一次,随后将之存放到了河图洛书空间里,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同时也可以长久保存,而不损坏,这些已经是老郎中留给他最后的遗物了,所以刘凡也是万分珍惜。

    “小凡哥……小凡哥……你回来了吗?”正当刘凡想要起身往外走时,却听到了门外有女孩子的喊叫声,光听这声音刘凡便知道是刘玉婷回来了,瞬间刘凡便将原本悲伤的脸色化为温馨的笑容,这个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干妹妹可是他的凡头肉,如果让她见到刘凡痛苦的样子,说不得又得盘问一阵子,刘凡可以是早就领教过刘玉婷缠人的威力,想想都打冷战。

    这时刘凡闻听声刘玉婷的声音,便赶忙快步出了卧室,没想到一走出门口便被匆匆忙忙跟进来的刘玉婷撞了个满怀,好在刘凡眼明手快,瞬间一个转身,随手一探就将她揽在怀中,避免了刘玉婷被撞翻在地的局面。

    (今天第二更已到,谢谢大家捧场,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喜欢本书的书友请多多支持。)